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2008-01-22 廖祖笙:冤声载道源自北京不作为

去年我第一次来北京上访,两位记者请我夫妇俩吃饭,席间那位美国记者如是说:“我来中国这么多年,感觉北京对访民很不负责,好像在说:上访的事让地方上自己去搞掂吧,访民就别来烦我了。”这句话给我印象尤其深刻,我觉得他的这个比喻是形象的。

事实也确真如此。对绝大多数奔走在北京的访民来说,没有党中央,没有国务院,没有全国人大,没有中纪委,没有公安部,没有最高人民检察院,没有最高人民法院……中国的首都在许多时候已完全丢失了它原有的功能,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秀场而不自知。

我们知道民主的缺乏是导致这个灾难深重的国家乱象丛生的主要根源,但体制框架的变革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果把一切乱象都归罪于体制的痼疾,那么无疑是在强找借口,推卸责任。我始终认为,即便是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倘使心里真有百姓,北京和各地的主事机关,也一定可以把各项工作做得更好。而眼下冤声载道,恕我直言,它源自北京的不作为!

北京固然无法事必躬亲、时时刻刻均坚持为访民秉持公道,但如若北京不是总这样把什么皮球都往地方上踢,对一些恶性事件能够及时予以严肃查处,以儆效尤,地方上那些拿着俸禄的黑恶势力,也就根本不会像今天这般来得凶狂。

野蛮截访的事在北京城内日日公然发生,北京能允许这种恶行长期存在,不但是一种不作为,而且是对罪恶的默许和纵容!要是接访便意味着往地方上转一转材料,那么小学生即可担任接访员,无需培训便可上岗。访民如潮,可访到头来,又访出了什么呢?

《信访条例》埋下的伏笔,为党政官员和职能部门行惰政提供了广阔的舞台,一句“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就足可以不变应万变,打发一切的访民。北京各接访单位有了温家宝总理亲赐的这块“金牌”,是大可名正言顺集体不作为的。而这一经不起追问的制度纰漏,要予以修正,在北京似乎也俨然是比登天还难。

倘使真能“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那么,这京城久聚不散的访民又何来?我不只一次这样发问过,但我知道永远不会有答案。“伟大的首都”北京,像这年月油头粉面的官僚一样,也早已是习惯了装聋作哑,只在乎表象的涂脂抹粉。

《信访条例》的“精髓所在”是“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这便也怨不得而今的中国实质上已沦落成千年未见之乱世。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分管教育的副镇长梁庆昭就牛气冲天,多次对我说“你到哪里去上访,最后也还是要回到大沥来处理这事。”可廖梦君惨烈遇害在“人民政府”开办的学校内,刀口累累在殡仪馆里躺了将近600天,南海又“处理”了什么呢?

在这样一个专制已久的国家里,人民没有选举权,没有罢免昏官酷吏的权力,单靠了上级管理下级、老子监督小子,“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又从何保障?北京一沉睡,访民就流泪,囤街塞巷的访民已见证了太多的北京不作为!

访民对北京的不作为束手无策,对地方官员的不作为也同样没辙。比方说我觉得原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原广东省省长黄华华没有为我屈死的孩子负责,没有为我的家庭和人生负责,也没有为党的形象和事业负责,若真负责的话,也就不至于让一个作家家破人亡后,在广东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可我又能拿张德江、黄华华如何?他们不也一样官运亨通,扶摇直上吗?

维权人士郭飞雄一家饱遭迫害,其妻子张青应该也是向张德江、黄华华苦苦申诉过的,可现在的张青呢,申诉无门,在向美国总统布什申诉,请求布什救救她随时可能被迫害致死的丈夫,她一家人也一样是无法向张德江和黄华华问责的。如此,张德江和黄华华大可洗净了屁股,入京为官;如此,往后干脆让布什代张德江和黄华华之类的官员走马上任,越洋到北京来作官好了!

忘却首都职能,凡事寄望地方“自查自纠”,这无异痴人说梦!可以这么说,没有北京各职能部门的长期不作为,也就没有地方上那许多昏官酷吏的有恃无恐!而京城访民潮连年来的澎湃不息,也是北京自找的。北京在自作自受!

一个国家的首都,更应该用来被朝拜,可试问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又有多少人在北京真正拥有朝拜的心情?北京要是继续这般不作为,刺痛的将不只是百姓的心灵,摧毁的也将是整个民族朴素的情感和信仰!不要让一个来之不易的政党,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去!

今天,我夫妇俩随着拥挤的人群再次走进了国家信访局的大门,又一次体验了什么叫作敷衍了事和不作为,也又一次见识了种种的人间惨象。那情景,不说也罢!离开那儿时,我的眼前晃动的总是访民们绝望的目光,以及那位残疾人一脸的愤怒,耳中想起的,总是那位老妇人异常凄厉的悲泣之声。

途中我们又去看望了那些风雪天气仍然露宿在小巷内的访民,一时竟忘了自己正置身于“伟大的首都”北京。不作为的北京,继续用冷血“抚慰”着这些生命连草芥也不如的访民。不知怎的,我便想到了萨达姆,不知萨达姆那个流氓政权,在垮台之前是否会这样对待本国的子民?大抵忘了“羞耻”二字如何书写,北京和大江南北便也有了无所谓,便也有了如此令人瞠目结舌的不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