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子尤的BLOG:我们还有光明!!!

此事我关注已久,对于这种事件背后所隐藏的可怕的黑暗,我实在实在是无语!申冤的博客点击量好像已过百万之巨(廖祖笙插话:那博客被封时浏览量为152万),相关的各类网站几百万我都“米休得”了(闽中方言,意为:不知道》)。其中还有韩寒在其博客上提供的链接。我不想再向大家叙述什么了,毕竟有些话说出来我怕我明天吃饭都有问题!

搜”廖祖笙”自个儿看去吧!

它更引导我们反思:究竟还有多少个廖梦君?!该案谁是谁非我们不敢妄言,但能因此而引发我们对中国民主法制真实现状的关注,看到海外对中国社会的客观评价。

居然在中国的媒体上搜到了报道他独子离奇被害的新闻视频?!这是真的耶!!!(廖祖笙插话:我没见过哪家“中国的媒体”上有过相关的“新闻视频”,有的相关视频或源自国外电视台,或源自网友。血案发生后,广东几家电视台到案发当地采访,或采访被拒,或无法如常播出;案发次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6家媒体赶到黄岐采访,采写的新闻稿当晚被一纸“封口令”尘封;某电视台3个节目组先后主动与我联系过,欲赴广东采访但均无法成行,有记者告诉我选题在某个地方批不下来。)可见当今中国还是有那么一点光明的。我们不能对伟大的新中国失去信心。新中国就是新中国,还是没有旧掉的,至少没有旧得太离谱。在类似的灾难还没有降临到你我身上之前,我们尽管去歌舞升平。

他是著名时评作家,相关的博客、网页因申冤被删无数,几经辗转,终于在国外的网站上找到一席说话之地。(东方不亮他西方亮,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说起我的这个博客,都不好意思提“点击量”三个字,估计很安全,要是有人来删了我也欢迎,只能说稀客稀客啊,改天来我家喝茶。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宣传的,绝不辜负党和国家和人民的重托(主要是人民啦),打游击都行。但还是要说,因为我也想说话啊!现随意提供一些链接,什么时候上不了不要找我,那应该庆贺我们新中国的民主法制建设又向前大踏步前进了!同喜!同喜!我们又翻身作奴了,普天同喜啊!请随意点击随意浏览。如果再让我听到诸如什么“啊呀别一惊一乍的啦,这种事见多啦,你还年轻好好学着点”之类的话,我绝对不饶恕,一个都不饶恕!

(本文作者此处提供了不少相关网站和文章链接,略——廖祖笙注)

我初三就开始看了他的一本书了,我看了绝对不下十遍,文笔之辛辣犀利让几乎只见过教科书的我十分吃惊。(廖祖笙插话:过誉。亦商亦文时我写的那些玩意十分粗糙,也谈不上“辛辣犀利”,更多的应该是轻快、率真。)我那时候开始知道所谓教科书其实就是( )(此处填空。要求:只要比韩寒的那句什么“所谓的教科书就是过了九月份就没用的”来得带劲一点就一律满分。)。到了高二下学期吧,突然想到去网上搜他的名字,发现他写时评了,文笔比年轻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因对中国时政批评过多过直,实际上树敌无数。为了让大家对他有一个了解,夸张一点,大家把他看成是当代鲁迅就是了。(廖祖笙插话:这年月扯什么也别扯“当代鲁迅”!我就是宁可再被衣冠禽兽逼得街头行乞,也不愿意被谁看作是“当代鲁迅”,同时也忠告对文字仍抱有幻想的年轻人:就是会饿死,你也千万别邯郸学步去效法鲁迅。在《不要再以流氓手段迫害廖祖笙夫妇》一文中,我夫妇俩已声明:这几百天来的血泪现实,已令廖祖笙深刻感受到了文字之于强权社会的乏力——既不能让恶棍从良,也不能让无耻的嘴脸面带羞色,更不能救谁于水火,连自身都难保!这片土壤缺乏通过文字改良社会的必备元素,他对文字已是日趋厌倦。我们勉为其难撑持到现在,更多的也还是在追寻这一个案的公正,尽为人父母者所该尽的责任,剩水残山的我们,实无力改变什么。)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jiangling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