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张北韩”摇身一变成为“国家领导人”

人称“张北韩”的原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终于如愿以偿,在饱遭争议中摇身一变成为“国家领导人”,美滋滋坐上了副总理的宝座,中国官场进而也再次突破了一道底线,罩上了不可预见的阴霾。就凭张德江主政广东的那“吃相”,我相信许多人对他的“新官上任”难于给出乐观的预期。张德江的飞黄腾达,至多满足的只是他个人的官欲熏心,对中国的进步和发展,我看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我前后在广东省内居住10年,其间在广州居住3年,在广州市荔湾区毗邻的佛山市南海区居住7年,对张德江是一副怎样的“吃相”,我是有所了解的。和一些街坊谈起“张北韩”其人,人们的共识是李长春在任时,还可以,言及“张北韩”张德江,则多半是一声叹息。

张德江在粤担任“一把手”时,广东省属于恶性事件多发地段,在海内外不时名声大噪,可惜出的是个臭名。譬如隐瞒SARS疫情事件,譬如孙志刚被殴打致死事件,譬如整肃《南方都市报》,譬如强权打压太石村罢免村官,譬如残酷迫害郭飞雄事件,譬如军警“误死误伤”汕尾农民,譬如珠三角上千企业倒闭或外迁,譬如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在这些恶性事件中,无不闪动着公权极力掩盖罪恶或失误、不作为甚至反向作为的身影,在海内外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作为当时广东的主政者,张德江当也难辞其咎。

人称张德江为“张北韩”,可谓恰如其分。曾节明先生论及张德江,曰:“其人是罕有的由朝鲜培养出来的中共官僚,左得发狂。张书记主政广东期间,几乎处处向朝鲜学习,活生生把广东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样板省份,搞成了抓捕记者、整肃媒体、禁锢言论、残酷镇压法轮功、异议人士和维权上访的法西斯黑社会模范省;为了‘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张书记不惜出动武警部队和装甲车……如狩猎一般血腥屠杀汕尾维权农民,一手制造了震惊国际社会的‘汕尾惨案’。张德江凶残的反人类兽行招致国际舆论谴责的怒潮……”

刘逸明先生在《张德江应该下台——致两会公开信》一文中,则如此写道:“广东当局的黑社会化和流氓化并不仅仅表现在掠夺民脂民膏方面,对于生活在广东的异议人士,广东当局也是百般迫害和骚扰,自由作家刘水因为在媒体做记者和编辑期间大胆报道广东的社会黑幕而被几度关进劳教所,出狱后又被驱逐回乡,女作家李剑虹在广东打工期间也被强制驱逐出境,笔者本人也有类似遭遇。张德江所领导下的广东执法部门已经彻底沦为执法犯法的先锋,和黑社会并无两样。毫无疑问,有着‘广东王’之称的张德江也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广东黑社会老大。”

在“张北韩”的地盘上,文人遭罪的何止这些啊。“(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喻华峰、南方报业编委李民英、新京报及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及财务人员邓海燕等先后失去自由,喻华峰、李民英获刑”(见《昝爱宗:就张德江主政期间失误致信全国两会秘书处》);在广东就职的诗人陶君被驱逐出境;异议作家兼维权人士陈启棠被抓捕……我移居广东,结果也是明珠暗投,不但家破人亡,还一度被当地官方逼迫得行乞街头!政府协调小组组长叶某悍然直言,就是我找到了工作,他们也能把我的工作给“搞掉”。该协调小组事无巨细均得向“上面”汇报,不知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到底是谁?

惹不起“张北韩”掌权的广东,不惹你总算行了吧?在写作时评的日子里,我评说广东评说得甚少。可广东似乎并不领情,对我这样一个终年只为百姓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呐喊的作家仿佛天生有仇,我孩子遇害的次日,“张北韩”旗下的某部门就下达了“封口令”,勒住了《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等多家媒体的脖子,就连北京驻广州的一些记者站,也收到了该部门的“封口令”。离开广东之前,为儿鸣冤的我夫妇俩先后被抓、被打、被恐赫、被频繁监视跟踪、被一再限制人身自由、被多次非法绑架、被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就连卖房自救,也一度受到官方的刻意刁难……血淋淋的虐杀学生事件,公权强行谎言欺世至今,在迫害作家方面争当急先锋至今。

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我曾经公开要求面见张德江,然而张德江不敢见我,或者说不屑见我。我当时扛着党旗在广州和佛山那样的闹市区一边乞讨,一边为无辜遇害的孩子申冤,本想借助飘扬的党旗,提醒张德江等官员即便是不为我夫妇俩着想,至少也不能不为党的声誉和形象着想。然而,“张北韩”旗下的党和政府在沉睡,根本不在乎什么形象不形象。到今天为止,广东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连起码的善后工作都没做,更别说还原血案真相,严惩杀人凶手。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则早成了“国家机密”。

“张家王朝”内有冤无处申的远远不只是廖家。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天堂围村的谢寿祥,在申诉材料中自述因维权儿子和外甥被黑恶势力杀害,他本人则被劳教一年,云“此恶性贪污、杀人案件在广东省委张德江书记接见我后,不但没得到解决,反而遭到长期的打击报复、迫害”,并指出“广东省省委书记张德江犯渎职罪”;丈夫“自己撞死”在广东佛山的罗双红一家,连续两个月亲眼目睹有上访者在广东省公安厅的信访办内服毒自尽(详见《廖祖笙:请记者们到广东省公安厅信访办采访》)……

不惟如此,“张北韩”主政广东期间,各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人肉市场”成行成市,花街柳巷随处可见;不少地区黄赌毒泛滥;闹市区光天化日之下抢劫、群殴之事时有发生;在广州市文化公园一带等闹市区,成群结队的非法人员长期在大街上公然招揽办假证、兜售伪造的增值税发票竟没人管;一些城市的警察经年累月在通过查车、查证等手段忙于“创收”;部分学校和贫困学生普遍反映办理助学贷款的程序过于繁杂,有的学校为办好一笔助学贷款竟要盖70多个“章”,有的大学生晚上饿得在垃圾桶里拣东西吃……“张北韩”领导之下的广东,怎一个”黑“字了得!

然而,凡此种种,并没有影响“张北韩”张德江摇身一变成为 “国家领导人”。在这次的“两会”召开之前,朱健国、昝爱宗、刘逸明等人纷纷以公开信的方式撰写警示文字,历数“张北韩”主政广东期间的各种败笔或恶行,有些论者甚至直指张德江为“政坛悍匪”,但这阻止不了张德江升任副总理。假若民主选举在中国存在,于“民间酝酿‘驱张’”的广东,张德江能得多少票,在此姑置不论;排排坐、分果果的权力再分配方式是否为“乱弹琴”,在此也姑置不论。我心存疑问的是:张德江长期从事党务工作,他如何去胜任副总理?而廖梦君遇害当年,原佛山市委书记黄龙云同样长期从事的是党务工作,他又如何去胜任广东省副省长?中国的官场,谁能读懂?

在我看来,某些政客在唾骂声中的飚升对中国而言,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想到我可怜的孩子至今还躺在广东的殡仪馆里死不瞑目,想到我夫妇俩这几百天来所经受的各种苦难,想到我八旬母亲的老泪纵横,对张德江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哪怕是用枪顶着我的脑壳,我对他也尊敬不起来。我想说:你“张北韩”哪是什么“国家领导人”?你不过就是一个靠了腐朽体制的庇护而暂时免于被问责被追究的人权恶棍和渎职者!即便迫害的源头不在广东,南粤的某些“公仆”在客观上也充当了迫害我一家的帮凶!

在风雨如晦的当今中国,在我中年痛失爱子之后,在你等暗自窃喜终于将要把我这样一个人逼向“反党”的境地时,我尤其看不见你们身上的党性和人性!在此,我要重复我在《要求面见张德江》一文中所说过的这句话:“这事不处理,就永远是张德江脸上的一坨屎,哪怕他来日当上了副总理,我也一样是会没完没了追着他!”

2008-04-12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