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

他们大量批发拌有蜜汁的口号,这些年批发得最多的就是“和谐”。原以为“和谐”是以务实的态度和春风化雨般的柔情,实现社会公平,促进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和有效整合……结果纷纷判断失误,在血与泪凝成的现实中,世人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向北韩学习,向古巴学习,在意识形态上实行更为残酷的管制,在劫持了传统媒体之后,不惜大量抛洒纳税人的血汗钱,以尖端技术和人海战术转而劫持互联网。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不择手段掩盖罪恶,是“互联网是我家的”,是国人哪怕负屈衔冤也得用代理软件到国外去诉说,是用 “网友”的姿势将人们的认识模糊化或扭曲化,并人为制造信息孤岛。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内外有别并选择性失明,是非洲人民的苦难看到了,印尼发生海啸看到了,朝鲜缺粮看到了……本国人民多年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等等大山之下,却偏偏“没有看到”。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在国际舞台上扮演阔佬,在国内舞台上表演哭穷。是动辄对外免债几百个亿,对内吝啬若葛朗台,哪怕民众病卧床头,也得领受“人民医院”的趁病打劫。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以每亩2.5万元的价格强征农民的耕地,而后转手以每亩500万元的价格售出牟利。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以“城市建设”等名目变相掠夺民众祖传的家园,而后再给点象征性的经济补偿……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从某些事关民生的决策上,悄然完成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共为脣齿,进一步批量制造房奴、医奴和学奴,是对外挥金如土,对内残酷压榨。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周期性发作,千里迢迢“访贫问苦”,每次“亲民”的表演无一例外在电视、报章定格成某种美丽的传说。可当合法权益遭受严重侵害的民众哭诉无门,寄望“青天大老爷”秉持公道时,“亲民”的“公仆”垂头塞耳。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会堂之内衒玉自售、掩过饰非,会堂之外愁云惨雾、怨声载道。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哪怕部分访民冬夜冒雪露宿京城,也没有一个“公仆”去过问这事,更没有一个“公仆”为雪中的访民送去一件寒衣或是一杯热茶。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默许或纵容一部分人欺压另一部分人,是把国家的首都变成一个巨大的秀场,任由访民行号卧泣、乞哀告怜。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滥用公权,以野蛮截访等手段,毛手毛脚扯一块大花布,捂住生疮或流脓处,讳疾忌医,并对国际社会抢白道:“谁说我的身上生疮或流脓啦?你看我的皮肤多白皙,我的胳膊多粗大,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中国可是一个法治国家!”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希望人人成其为手中的提线木偶,只能信仰他们自己也未必就真信仰的“共产主义”,不能信仰点别的什么主义。他们自己干着种种邪恶的勾当,却习惯于凭借手中掌控的各种公共资源,为自身造势,横刀立马占领着“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居高临下指摘这拨人“邪恶”、那拨人“胡闹”,同时启动国家机器,长期残酷迫害某些手无寸铁的信仰群体。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要黎民百姓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把专制的狼牙棒挥舞得龙行鹤舞,把“杀鸡儆猴”的那套把戏耍得炉火纯青。在这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屎盆子甩得满天飞的非常年月,一些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权的男女或身陷囹圄,或以别样形式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与“国家政权”,同民主、自由和人权“天生有仇”。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擅长创造世界“奇迹”。他们把持着舆论工具,把持着左手监督右手的公权力,在任意颠倒黑白、一手遮天的路上渐行渐远。他们一边像和尚诵经一般念着“和谐”的紧箍咒,一边在创造“奇迹”方面阔步向前、推陈出新:一会儿清纯的处女成了被罚款的“卖淫女”,一会儿喇嘛无端成了“暴徒”,一会儿耿直的作家成了“撒谎者”,一会儿维权者成了“精神病”……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精心选点,隔山打炮,杀了为民请命者的孩子,指鹿为马,泼以莫须有的污水。当弥天大谎再也难于欺瞒人心时,他们惊惶地搬出“国家机密”作说词,封博客,封网站,在搜索引擎上做手脚……把作家逼成乞丐,令他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申诉无门。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剥夺一个耿直作家的表达权和生存权,摧毁其家庭和人生,制造史无前例的“震慑”标本。

原来他们所谓的 “和谐”,是血淋淋的凶杀案也能一次次看人下菜,把对方当成二百五来“协商解决”。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光天化日之下剥夺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和名誉权,公然践踏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尊严。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滥用公权,沆瀣一气,与杀人犯、包庇犯翩翩共舞,历时数百天对家破人亡者雪上加霜,对令人发指、绝人之后的惨案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摆出一副无赖的架势,不要脸了,把脸面干脆抛进了阴沟里,以无声的语言对群情激愤宣示:“俺就这副德性了,俺就不要脸了,俺有枪有炮有镣铐,俺还怕了谁不成?你能把俺怎么着吧你?”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以无耻为盾牌,横行不法,作恶多端,国内舆论在其势力控制范围之内,能控制便百般控制,国外舆论控制不了,便且随它去,拉倒。

原来他们所谓的“和谐”,是惯于寻求表皮的缝缝补补,给丑陋的面具涂抹异想天开的亮光漆,并习惯于强词夺理,玩儿愤青,化解自己所面临的某些危机。当种种恶行终于招致人神共愤时,他们一方面寄望于到国外找公关公司“修复形象”,一方面又打出了“爱国”牌和“民族”牌,撩拨得一些无脑的愤青嗷嗷叫。他们拉下了一堆沾血的恶屎,却要被蒙敝者七手八脚用”爱国“牌草纸为其揩屁股。

……

总算是读懂了他们所谓的“和谐”,世人便也对政治小丑、人权恶棍、昏官酷吏们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在感叹生不逢时的同时,也对灾难深重的土地多了一分心忧。“想到白骨黄泉,壮士之肝肠自冷”,先烈们若泉下有知,大抵也要质疑:“难道这就叫‘和谐’?”

2008-04-19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yoyohost.com/ (国内浏览建议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目前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