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缺德何以确保社会安全和奥运安全?

昨日的深圳新闻网有消息说,在“四·二八”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现场视察通车情况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表示,中国政府有信心确保整个社会的安全,确保奥运的安全。

张德江摇身一变成为“国家领导人”之后,已经习惯了“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说话,可喜可贺。可在这次的重特大事故现场,他“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对遇难的旅客致以沉痛的哀悼,同时对受伤的旅客表示慰问,并希望受伤旅客早日康复。张德江告诉记者,在这次重特大事故中,整个山东省的医务人员都在全力以赴抢救伤员,并且政府已经从北京请来了专家协助救治。他表示,中国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伤员,千方百计地减少因伤致残,千方百计地减少因伤造成新的死亡。张德江说,从四月二十八日凌晨四时多事故发生,到今天凌晨二时十六分正式恢复通车,仅仅用了二十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这是很不容易的。”

党国的百姓听惯了党官们成年累月四平八稳说一些大话、空话和套话,以及一些避重就轻、掩过饰非的话,上面的这些泡泡话从别的党官嘴里冒出来,在我也许不觉得那么刺耳,可从张德江的嘴里冒出来,我不但觉得刺耳,而且一阵翻胃。

人贵有自知之明。在这次的“两会”召开期间,一些社会贤达纷纷撰写警示文字,强烈反对张德江混入国家领导人队伍,有些论者甚至直指张德江为“政坛悍匪”,张德江主政广东不过短短的几年时间,便使“原以经济繁荣、舆论开放而著称的广东已经彻底沦落为中国的首恶之区”(《刘逸明:张德江应该下台——致两会公开信》),这俱说明张德江跻身中南海,不仅缺乏民意基础,而且力有不逮,是在把自己赶鸭子上架。可就在社会贤达纷纷撰文要求他下台或请辞副总理提名之际,他却不顾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对,也不考虑自己的实际工作能力,强行登上了副总理的宝座。官欲熏心、个人仕途前程为重,国家前程和人民福祉为轻,于为官品德而言,是为缺德!

张德江的个人私欲是得到满足了,但人民群众却又一次遭殃了!既没有相关专业知识也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张德江目不见睫,“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4月25日“来到铁道部指挥中心,发表‘重要讲话’,对铁路安全工作进行了充分肯定,认为铁路‘运输安全保持基本稳定’”,结果话音刚落,4月28日就出重特大事故,重特大至国内铁路部门首例!胶济铁路线上舆死扶伤、惨不忍闻,而且有消息表明,两辆相撞的列车,其中一辆还是奥运宣传专列!网民公开在BBS上留言,“要求说空话不负责任的副总理张德江下台谢罪”。遑论其它,仅此一回,张德江便已是罪大恶极,再次给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群众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

不惟如此,这个习惯于把丧事当喜事办的昏官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没有对自己的重大失职表现出哪怕是片言只语的自责和痛心,竟然又在迂回给自己表功,又在!!!“张德江说,从四月二十八日凌晨四时多事故发生,到今天凌晨二时十六分正式恢复通车,仅仅用了二十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这是很不容易的”,看到了没有?撩开此语面纱,便不难发现他在迂回给自己涂脂抹粉,在借媒体之口宣扬他主导的这次救援工作十分“得力”,在自我表功,“仅仅用了二十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啧啧!没让胶济铁路21年不通车,也没让这次的重特大事故搞得两辆火车的人都“报销”,还“剩余”了不少,且重创了4个法国人,啧啧!自己“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并主导这次重特大事故的救援工作,没等国人给他打分,他就抢先自己快步跑上了领奖台,给自己颁发了一个“这是很不容易的”奖品——自己给自己颁奖!至于这次事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则只字不提,啧啧!为官之道,谙熟于心,一个字:赞!

晕啊!倘使党国知人善任,换一个精通业务之人去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也许就不会“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者4月25“发表‘重要讲话’,对铁路安全工作进行充分肯定,认为铁路‘运输安全保持基本稳定’”,结果4月28日就惊天动地、震惊全球。这不足为怪,张德江发表“重要讲话”,说了等于没说,因为他对 “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纯属外行。你张德江在事故现场“哀悼”个什么呢?倘使你张德江稍微有一点自知之明,别不自量力、半生不熟去“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这回的重特大事故或许也就不至于发生。你懂得如何“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吗?你不懂,你没有相关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你“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不仅是在瞎指挥,而且是在害人误国!

勉为其难“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本为一错;讲话也讲得不看场合不看时候不分轻重,又为一错。在那样的重特大事故现场,作为“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的责任人,那些涂脂抹粉的话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是由他亲口来表述,哪怕是习惯了把丧事当作喜事办,多少也得讲点场合与技巧。那地方,那时候,是涂脂抹粉的地方和时候吗?还要不要一点为官起码的风度和矜持了?大量罹难者尸骸未冷,大量受伤的旅客尚且挣扎在死亡线上,生死未卜,张德江面对记者,竟有心思为自己迂回表功!晕啊张德江,假使官员个个若你,官民对立情绪只会日重,又如何保证“有信心确保整个社会的安全,确保奥运的安全”?

行文至此,我想到了我惨烈遇害的孩子至今仍在广东的殡仪馆里死不瞑目;想到了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仍然是“国家机密”;想到了十七大前夕,我第二次在北京上访,被广东官方非法绑架回去,又不由分说要将我载往不明地带,我妻子那日被他们惊吓得一天5次嚎啕大哭!有警员透露把我“送往福建”,是“北京的指示”;想到了“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对我夫妇俩公然“重兵把守”,对我们不断进行贴身监视和跟踪;想到了我的表达权和生存权在国内被剥夺,我夫妇俩被官方逼迫得在广州、佛山连续数月行乞街头,从而向官方提出要求面见张德江,但官方拒绝了我的要求;想到了这起令人发指、绝人之后的惨案发生了655天,案发当地仍在“讨论”,对一道“二选一”的选择题,竟不知从何选择,对此血腥惨案至今未做任何实质性处理……所有这些,是人类能干的事吗?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我党能干的事吗?大家也曾为人父母,也有自己的孩子啊!摸着心头想想吧,将我迫至如斯境地,于心何忍啊!

我知道这起赤裸裸的迫害事件,迫害的源头未必就在广东,因为在写作时评的日子里,我甚少评说广东。但是,张德江作为广东当时的主政官员,可以对黑恶势力针对我一家一再雪上加霜装聋作哑吗?可以对一个21岁即加入中国共产党、荣立军功、莫名其妙家破人亡的作家扛着党旗在街头行乞无动于衷吗?可以对这样一起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影响的血案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就拍拍屁股走人吗?这是人类行走的地带,不是禽兽栖身和活动的莽林荒野,一个人为官一任,怎能泯灭了起码的良知和同情心,为人处世连一点起码的形象都不顾?假使官员个个沦落至此缺德至此,国家的前程何在,人民的希望何在?又如何去保证 “有信心确保整个社会的安全,确保奥运的安全”?

不该发生的事情再次发生了。今天,我们面对胶济铁路重特大交通安全事故数目如此之众的罹难者和伤残者,面对张德江在事故现场所说的那一席不该他来说的话,面对发生在海内外为争“面子”而出现的近似于社会动乱的惊心场面,甚至于同胞之间的大打出手、操戈同室,再想想中国百姓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想想京城访民的亚肩叠背、惨不忍言……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怀着沉重的心情,凝思泱泱大国何以会走到这地步!当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史的国家连久远传承的道德尺度也没能守住时,我们还能守住什么?还能给后人留下什么?我们在为罹难者洒泪哭泣的同时,也该为国家和各自的今天与明天沉痛哭泣!但泪水,是否就能拯救得了百孔千疮的中国?

嗟叹:一次次血与泪凝成的现实,为什么就不能换来该有的反思和警醒?“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论语·阳货》)之类的追问,我们或可以暂且丢开,姑置勿论,但“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 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论语·泰伯》)似的道德崇高和恩泽博大,在这个正呈现着道德大滑波的非常岁月,乃至在任何时候,中国俱须推崇,不可无视,不可荒废!

倘使不是脑残,便应该人人懂得:用缺德无法确保国家的前程和人民的福祉,同理,用缺德也无法确保社会安全和奥运安全!在将要承办奥运会的紧要关头,张德江先生等一众官员,尤其需要从方方面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并甘于攻苦茹酸、敦本务实,不可误民,不可误国!时间老人在冥冥之中注视着每个人的一言一行,任何人的是非功过,俱将被光阴之手忠实记录,不要留下千古骂名,不要在某天被岁月之神彻底清算!

2008-04-30(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55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若被屏蔽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