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已经堕落成了一个不顾人民死活的僵尸党,中国人民所面临的各种苦难往深层追究,无不与执政党的腐败无能、经常不作为甚至反向作为有关。这个党崇尚暴力和谎言的习性,几十年来无改,即便是在亮出了“以人为本”幌子的年月,也并未抛弃暴力和谎言改过迁善,反而变本加厉,在公然残害人民的路上更加明火执杖,渐行渐远。我实则早已怀疑这个党内的黑恶势力祸及池鱼,剥夺了我孩子的生命权,忍无可忍之下,我强烈要求僵尸党不再装聋作哑,并自证清白!

廖梦君惨烈遇害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时至今天,已是660天!我被无耻公权赤裸裸迫害到现在,也已是660天!在这段漫长而又难耐的日子里,我时常能清晰感觉到无耻公权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面”操纵下,对我似乎怀有某种刻骨仇恨,从方方面面把我玩弄在掌心,非得以变态手法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惨案发生之前,我无尽说道的不过是中国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这个丧尽天良的“上面”,居然能对我下这样的重手,“人去禽兽不远”的同时,也昭示着对方正公然在与人民为敌,因为我正是在为人民而呐喊的!

为了让孩子的冤魂得到救赎,许多话我过去欲语还休,在行文中装糊涂装到现在,而今忍无可忍。我要说:其实我早怀疑是某个位高权重的党内流氓或某个执掌重权的小集团策划了这起血案,以求“隔山打炮”,给国内时评界以“震慑”,以尽可能消除奥运会之前的“杂音”。一开始未必就真想杀害我孩子,可能在实施“教训”的过程中,行为失控,最终导致无可收拾。而包括体制内的一些朋友与我经过细致分析后,也同样得出这样的判断。不然这起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的惨案,不会到现在没人管或没人敢管。相关方面竟以装聋作哑和厚颜无耻为盾牌,一路抵挡至今!

警告实则早已发出,只是我未料及后果会如此严重而已。就正如我在《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核心提示》中所说的那样:“案发之前有一段时间,我的电子邮箱内每天涌入数十封的病毒邮件,电脑死机异常频繁;有人‘代我’在美国的互联网上‘征友’;有人多次把别人写的文章署上我的名字,贴进国内网上论坛(在《还有多少污水要朝廖祖笙泼来?》一文中我已有所披露)……不少稿费我莫名其妙收不到;之后教育系统又强行要我孩子把‘择校’当作中考的‘第一自愿’,择校费竟高达3万元(在2006年5月2日写下的《其实我已经没有了评说的热情》中,我也有所披露)……”由福建移居广东的我,在那地方举目无亲,几乎每天是在或读或写中度过,常常一两个月也未必会下楼一次。而且我过去写的那些文章,并不像现在这么激烈,当时谁要想给我扣什么帽子以言治罪,颇不容易。

惨案发生后,公权百般怪异,印证着这起血案非比寻常,不太像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某部门公然下达 “封口令”,阻止媒体报道这起血案,随后全国媒体噤若寒蝉;一个以文为生十几年的作家,在国内媒体和热门论坛的发言权居然被完全剥夺,同时也被剥夺了用文字换得稿酬的生存权;我的3个博客和近40个网站先后被封删,目前仍在打理的博客和网站没有一个能够安然建在国内,我的新浪博客在被封删前不断有人24小时删帖,有时一天删帖竟会删出百余次;网友们自发为此案建立的10余个Q群陆续被封;一群公认的“5毛”则一度夜以继日,在国内某热门论坛对我肆意进行辱骂,甚至以各种谣言对亡魂进行侮辱,网友们要为我家说话,发言被论坛大量屏蔽或禁止,并封冻ID,同时也禁止我以正视听;我夫妇俩多次赴京上访,然而北京似乎“管束不了”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国内网友难于找到我仍在更新的网站……所有这些,显然不是广东佛山所能做到的,甚至不是广东省所能做到的——这起赤裸裸的迫害事件,不像是地方行为,更像是国家行为!

与此同时,不断有异议人士在奥运会前遭到赤裸裸的迫害,滕彪博士年初撰文披露: “在奥运会到来之前,北京正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吸引世人的眼球:逮捕人权捍卫者和异议人士。2007年12月27日下午,著名的维权人士、博客作者曾金燕,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胡佳,而是一些秘密警察。电话、手机、互联网被切断了,几十个秘密警察在门前把守,她和刚刚满月的孩子无法出门。中国最知名的人权斗士之一胡佳先生就这样被抓走了。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中国刑法典里的这一罪名,是专门给维权人士和异议作家准备的。北京律师高智晟、辽宁作家郑贻春、广西作家荆楚、组织“人权先于奥运”签名的杨春林,都是因为这一罪名而被抓捕或判刑的。至少有88名中国记者和作家至今被关在监狱里……”

无耻公权原想用一派谎言将一起人神共愤、绝人之后的凶杀案瞒天过海,结果发现无法欺瞒人心,导致而今骑虎难下。案发当地以“国家机密”为由,不让家属和律师触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也不让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和正常取证,我们告到法院,两级法院也不受理……当地政府组成了一个所谓的协调小组,我夫妇俩一去哪里上告,就被强行拦截到这个协调小组的面前,说是要“协商解决”,表示在我们同意火化梦君遗体并承诺匪夷所思的种种之前提下,可以”资助“我们。可“协商了几十次,哪怕我夫妇俩病卧床头、揭不开锅、行乞街头,也看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何在!他们所谓的“协商解决”,原来是要将一起虐杀学生的惨案变成一本糊涂帐,丝毫不考虑这一血案给我夫妇俩造成的巨大伤害,也不考虑我夫妇俩将如何重新展开余生,只想将我夫妇俩当二百五看待,把凶杀案当一般事故来处理。这就正如有人分析的那样:这不过是阴谋的延续,杀了一个为民请命的作家的孩子,让这个作家痛不欲生,然后再以各种邪恶方式,谋杀这个作家的人格,并使其在身心俱疲中耗尽余生!这,难道就是温家宝先生面对中外记者所说的“中国是法治国家”?

我夫妇俩亲眼目睹廖梦君惨不忍睹的遗体,也花费了数月时间了解到了惨案发生之时的情形。我们苦苦哀号苦苦恳求,希望党和政府以及执法机关主持公道,然而,这个党犹如僵尸,装聋作哑至今,任由黑恶势力对痛失爱子的我夫妇俩雪上加霜。我向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苦苦申诉了多久,世人有目共睹,迄今未获回应。假使在民主国家,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如此作派,大抵被人民赶下台一百次也不只了!从上到下的装聋作哑只能得出这等解释:这起惨案一步错步步错,已无法向社会交待,只能这么无尽“冷处理”,以图不了了之!

在常态情况下,一个中学生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能是什么“国家机密”?律师何以不能依法调阅卷宗并取证?媒体怎么就不能正常报道?法院怎么就不能受理?且不说凶杀案是否能“协商解决”,单说案发660天案发当地连起码的善后工作也没做,对方就已百口莫辩。把一个21岁即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荣立军功的作家逼到街头扛着党旗行乞数月,让一个身上遍布着虐杀痕迹的孩子的冤魂无所归依,对此等惨案迄今未做任何实质性处理,不论怎么说,都是这个僵尸党不折不扣的耻辱,同时也是人类社会莫大的耻辱!

这几百天来,我心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这个党已然亡党!如果这个党还确真存在,如果这个党还有正义可言,如果这个党不是在与杀人犯、包庇犯翩翩共舞,那么就请摆出起码的姿势,并自证清白。作家廖祖笙强烈要求中国共产党不再装聋作哑,责令相关机构依法逮捕法办残杀未成年人的凶手,并依法追究在这条掩盖罪恶的链条上,作恶已久的昏官酷吏们的相关责任!

同时我也强烈要求中国共产党在一周之内责成案发当地遵守尸检前、尸检中对我们的承诺,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给我。其它有关我孩子遗体的照片,也该如数给我一套,作为孩子的父亲,我有绝对的知情权!同时强烈要求中国共产党责成案发当地,让律师依法调阅本案卷宗!倘使继续装聋作哑,那么一周之后对不起了。在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装糊涂装了几百天,也苦苦哀求了这几百天,我已问心无愧,仁至义尽!

在这里,我要重复在《不要再以流氓手段迫害廖祖笙夫妇》中说过的那段话:“我夫妇俩向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申诉、呼救甚至乞讨了多长时间,世人有目共睹。官员并非生活在外星球,在信息时代,对这等惨绝人寰的迫害事件闻所未闻之概率较低。假使黑恶势力针对我夫妇俩的迫害加剧,或迫害无尽延伸,或终于令廖祖笙‘蒸发’于无形,抑或背负了莫须有的罪名身陷囹圄,胡温当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古训有云:‘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矣。’然而我们苦苦哀求党和政府甚至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主持公道至今,未获回应。‘公仆’济济,垂头塞耳至此,在客观上已构成了对罪恶的默许和纵容!”

2008-05-05(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60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若被屏蔽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