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天灾人祸屏声敛息逼近苍生,在人类发展史上已是史不绝书,而今也还在不时延续。2008年的5月12日午后,我和妻子从外面回到家乡,感觉天空还像往常一般湛蓝,并无一丝异样的云彩;感觉脚下的土地,依然若过去那样坚实而又富有温情。然而,就在同日下午2时28分,四川龙门山地震带发生了7.8级地震,山崩地裂中,震区的城镇化为废墟,当地的百姓一生九死……为之震惊的,何止是我的父老乡亲?那一刻,整个世界俱为那一片片废墟以及大量消亡的生命而颤栗,而呜咽。

那是怎样的一种惨象啊!废墟、鲜血、尸骸、惊惧、哀号、恸哭等等,宛若一颗颗连续发射的子弹穿透了这个多事的年份,也穿透了无数海内外华人本已伤痕累累的记忆。大自然以柔情的一面,赋予给人类恩惠无数;也以如此狰狞的一面,告诫着人类对天地间的某些规律和变数,必须保有足够的敬畏之心,来不得丝毫的疏忽和怠慢。2008年的5月12日,就那样成了人类史上又一次永远的痛!呜呼,让我们一同起立,为这次大地震中的天年不测、舆死扶伤而沉痛默哀!

汶川地震之后,苍天再一次黯然垂泪。淅淅沥沥的雨滴,其实难于承载人世间的创巨痛深。记得梦君惨烈遇害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那晚,也一样是狂风席卷、雷雨倾盆的。面对这一次次本不该有的天灾人祸,“天若有情天亦老”。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而鸣。”在这个黑色的五月,约翰·多恩这番语重心长的告诫,又一次沉重地回荡在了我们的心头。

也许,就在汶川等地发生大地震的时刻,你像我夫妇俩一样,正置身故乡的某一隅,或与亲友共话家常,或以寻常之心感知着故乡熟识的种种。然而,对一部分四川的儿女而言,他们虽然因为在外求学、打工、出差、经商等等,侥幸逃过了这次无妄之灾,但他们却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家乡——他们的家乡在这次的山崩地裂中,已经化作废墟了!他们不但失去了家乡,而且相当一部分人还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父老乡亲!这是一种怎样的惨痛啊,惨痛至此,要到何年何月能够抚平?

家园化作废墟之后,固然可以重建,但对幸存者来说,却永远不会再有了记忆中悠长的小巷;罹难的生命,再也无法复制或复活;年幼的孤儿,再也没有了自己亲生的父母……汶川地震,注定会是一种永久的痛。负伤的心灵,将岁岁年年伫立在废墟前呜咽,就若那分撕心裂肺的惨痛,注定将贯穿到我也倒下的前一秒!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何时才能告别这样的梦魇?何时才能不再听到废墟前的呜咽?



人世间有形和无形的废墟,是经常存在的。

汶川地震次日,一位美籍华人急得跳脚,给我挂来越洋电话,对祖国谢绝国际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表示强烈不满。我和她的共识是:至少得让日本的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因为日本是一个地震较为频繁的国家,他们对震后搜救幸存者应该有丰富的经验。这时候,应该把政治问题全面抛开,集结一切能集结的力量,救人要紧!

郭泉先生在当天发表了《拒绝国际地震救援组织来华协助搜救是极不明智之举》,文中称:“……中国民政部副部长罗平飞表示,目前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协助搜救。但中国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王振耀表示,愿意接受捐赠款物。经查,中国发生地震灾害后,美国、欧盟、日本、英国、德国、以色列、罗马尼亚、智利、墨西哥、葡萄牙、阿富汗、塞浦路斯、西班牙等政府领导人和相关政府机构,向中共政府领导人和有关部门表达了慰问并提出了援助的意愿……”

这实在令人有些想不明白。灾情严重,人命关天,这种时候竟然“未适宜接待外国救援队协助搜救”,这又从何说起呢?怎么个“未适宜”法?想不明白。

这次回乡,我没带上自己的电脑,因此上网有些不便,关于震区的信息,更多的只能是从电视屏幕上获取。我看到震后几十个小时了,救援工作还没有全面展开;看到温家宝总理在灾区现场指导工作,也留意到了他的两鬓飘霜;看到温总理对工作人员说,要赶紧解决运输的问题,把食品快些运进来;也看到温总理对一个哭着的女孩说:不哭,很快就会有吃的了……

之后我又看到这样的信息:

“现场记者还目睹了救人心切的温总理罕有地发怒:当温总理接到电话,听说由于桥梁倒塌,彭州市10万群众被堵在山中,救灾人员和物资无法运入时,总理在电话里大喊:‘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这10万群众脱险,这是命令!’之后他把电话挂了。”

“总理向前往汶川的登机部队领导发出指示,‘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对于这些信息,我不想做任何文字上的解读。这些天我久久无法入睡,眼前一会儿是那一片片的废墟,一会儿是瓦砾中一具具惨不忍视的学生遗体,一会儿是梦君血肉模糊的尸骸……有泪珠在我的眼角滚落,我的心底不止一次叹道: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7名官员来到了我的家乡。5月15日上午,家乡的官员通知我下午要和广东的人见面。

同日上午,网友挂来电话,又和我说起汶川地震,要我“赶紧把笔动起来”,我说:“这个事我是一定要写的。”可挂断电话之后,我在内心反问自己:从文这么多年了,文字到底改变了什么?写了又有什么用处?

汶川地震导致无可复制的生命大量消亡,但随着岁月的流驶,淋漓的鲜血会被再造的“繁华”替代,一如几十年前的唐山大地震,20多万条生命毁于一夜之间,也并没有给这个“健忘”的民族带来该有的长进和警醒。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让汶川少流血,我想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作家,在这种时候,都愿意周而复始从旭日初升,一刻不停写到夜幕降临。

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改变眼前的现实,中国百姓连年来所面临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也就不至于一仍旧贯,我的孩子也就不至于枉死,我夫妇俩也就不至于到今天为止,还被丧尽天良的掌权者玩弄在掌心,忍受着种种非人的折磨。

倘使“赶紧把笔动起来”,就能让中国人民免于苦难,免于种种的天灾人祸,总理也就不至于像救火队队长一般,一会儿出现在矿难现场,一会儿出现在雪灾现场,一会儿出现在汶川震区……在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温家宝总理谈到:“加强对现代条件下自然灾害特点和规律的研究,提高防灾减灾能力。” 可当灾害再次来临时,总理一样得走出中南海,一样得亲临现场,事无巨细操心个没完没了。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只要这种令国家机器不断被动运转的体制没有改变,只要公众零成本的监督依然无法到场,这样的局面就不可能有大的改变,这片土壤也不会拥有通过文字改良社会的必备元素。在某些问题上“赶紧把笔动起来”,其结果要么是枉费工夫,要么是招来无妄之灾——这已经是有无数事实印证过的,在此无需赘述。

这天下午,我夫妇俩参加了与南海方面的座谈,我们还是感觉不到对方的诚意。其中一位官员反复告诫我3点:1.面对现实,接受事实;2.多考虑自己以后的生活;3.不要再做反国家反人民的事,那样对自己绝对没好处。我的内心由此越发悲愤,把此前写过的所有文章在脑海里粗略地过滤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哪篇文章是在“反国家反人民”,这帽子扣在我头上,竟然不怕张冠李戴了?

我的眼前再次晃动着汶川的惨象,以及梦君血肉模糊的尸骸,内心也再次响起这样的悲鸣: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在家乡小住的日子里,我在街头遇及一个校友,倘使不是对方热情地拉住我的手,说出一些同学的姓名,我几乎想不起这位校友。后来我了解到,他贷款50余万元为妻子治病,这样的负担,给一个凭工资吃饭的人带来了怎样的人生煎熬,可想而知。

离开家乡后,我又从海外的一些中文媒体上了解了一些有关汶川的信息。梦君遇害次日,多家媒体采写的新闻稿被一纸“封口令”尘封,我在国内媒体、博客和热门论坛的发言权被完全剥夺……从那以后,我便习惯了凡事尽量去审视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严酷的现实教会我重新认识这世界。

我宁愿相信海外媒体披露的某些消息是“谣传”,但在我看来,汶川地震导致当地人民死伤如此惨重,不论震前是否已经监测到地震将至,相关责任人都已是罪大恶极。2005 年11月26日上午8时49分,江西省九江县与瑞昌市交界处发生5.7级地震,我曾为此写过一篇短文,题为《江西地震预报何在?》,在这里,我要节录该文的一段话:

“据中国地震信息网介绍:70年代末,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在部分重点危险区就已基本达到监测6级以上地震的能力。全国的监控能力目前可达ML≥4.0级地震。可江西达到5.7级的地震,怎么就没能监测出来呢?这回地震预报缺失的根源何在,值得深究。”

在此,我们同样可以做这样的追问:汶川地震达到7.8级,怎么就没能监测出来呢?这回地震预报缺失的根源何在?

7.8级地震无疑>4.0级地震,应在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范围之内。汶川地震虽非人力所能避免,但减少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原本应该是不难做到的。然而,震区的惨象却是如此触目惊心,谁该给那许多亡魂一个该有的交待?谁该给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一个该有的交待?

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在危及生命的自然灾害和社会灾害面前,任何搪塞的说词都是经不起追问的;任何“正面宣传”,也都是化解不了幸存者内心巨大的悲伤,更是无法让罹难者死而复生的!如何避免类似的悲剧一再重演,当是一个值得深思且无可回避的问题。

痛哉,汶川!痛哉,中国!



我不过是一介文人,而且是一个饱遭迫害、言说场地十分有限、心如死灰的文人,我能为震区百姓所做的事非常有限。在这里,我要说的也只能是这样一席话:

人命关天,在这紧要关头,一切有能力减少灾区损失的相关部门,应该抛开不急之务,抛开花拳绣腿,抛开本末倒置,以救人为重,以抢救、抚慰幸存者为重!震区少一个遇难者,国人就少一分永久的痛!

向所有奋战在救灾第一线的党政官员、干部群众、解放军官兵、医务人员致敬!向所有为震区百姓献爱心的人们致敬——不论您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为这次的死难者沉痛默哀!

为以往被杀害或被变相杀害的死难者沉痛默哀!

愿“痛哉,汶川!痛哉,中国!”之类的悲剧,在中国大地不再重演!

愿五月的和风,及早吹散那废墟前的声声呜咽!

2008-05-17(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72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