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屠夫们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在那次血腥杀戮展开之前,也就是19年前,我正服役于解放军某部政治处,和处里的几个官兵接触了一份红头文件,就此看到了一个独夫民贼的专横跋扈,同时了然独裁者们并不在乎国际舆论。那些学生死于屠杀之后,我黯然泪下,第一次为自己所穿的军装感到可耻。

19年前的今天,不少大学生仅只是因为要求社会改良,呼唤民主、自由和惩治腐败,一个个骤然撒手西去,倒在了弹压之下,或是倒在了坦克车的碾压之下。枪响过后,他们就再也没能回家。作父母的望眼欲穿,也没能等来子女给自己带来欢笑,或是再献上一盏热茶。

就正如我孩子那日出门之后,就再也没能背着书包回家,在楼道里就朗声笑道:“亲爱的父亲、母亲大人,你们的宝贝儿子回来了,你们也不给点掌声,夹道欢迎一下我吗?”夜深人静时,梦君再也不能轻按一下我的肩膀,体贴道:“老爸,别工作得太晚,早点休息!”

19年前的今天,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带到处是血腥的杀戮。独夫民贼的一声令下,使多少家庭因此而破碎。作父母的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的孩子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长大,最后却会倒在天安门前的血泊中。黑洞洞的枪口,竟然也能指向成群的孩子!

大屠杀结束之后,由大学生们发起的这次民主运动,被屠夫们倒打一耙,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像花蕾一般娇嫩、单纯的孩子,被法西斯的武装机器碾碎了鲜活的生命,还得背负“暴乱份子”的污名至今。就正如他们当初夺走了廖梦君的生命,还一度试图夺走他的清誉。

19年来,天安门母亲们眼泪哭干,熬白头发,也没能为自己惨遭杀害的子女讨回该有的公道,甚至没有为自己争取到该有的补偿;19年来,海内外的相关谴责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但独裁者们在批量杀死了那许多学生之后,日渐心安理得,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这就正如廖梦君的惨烈遇害校园,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竟然成了“国家机密”,国内媒体噤若寒蝉,律师对绝人之后的惨案完全无法介入,官场从上到下装聋作哑……他们以有形的利刃杀我无辜的孩子,以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一个作家被夺走了唯一的孩子,在国内还得被公然剥夺着表达权和生存权。

19年来,嗜血的屠夫并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更没有真心实意忏悔过或是赎罪过。仅在今年,中国的多个省区就又发生了多起流血事件。而四川大批的少年、儿童,近期又死于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和谐”的口号依然响亮,“和谐”的背后,照样充斥着有形和无形的杀戮。

对于天安门母亲们内心的惨痛,我感同身受;对于四川痛失子女的父母们所经受的痛彻心腑,我也同样感同身受。这么多年来,我们像负重的老牛一般,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重压之下喘息前行,对于种种人为强加的苦难,黎民百姓谁不感同身受?

特别是娇嫩的生命被魔爪悍然扯碎时,任何一个人性未泯的男女,内心深处都将落下泪来。假若顽石有泪,顽石也将流下泪来。而那些把杀戮的枪口和利刃指向孩子的屠夫们,早已完全灭绝人性。在他们公然演绎的残暴、无耻和无赖当中,我们又何从看到其人性的光辉?

他们一定是没有自己的孩子和父母,一定是从石头缝隙中蹦跳出来的!否则,他们又怎至于连孩子也不肯放过?怎至于到现在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怎至于光阴荏苒了19年,还没有得到起码的进化?他们仍是同一副嗜血的嘴脸,在喋血中使用的,甚至是大同小异的套路!

他们在野之时,也曾口口声声要过“真正的民主”,可夺得江山之后,他们立刻就换了另一副嘴脸。他们的同党在呼吁民主的过程中,有个三长两短是烈士,“新中国”的大学生们要求民主,却遭到了铁血镇压,时光流驶了整整19年,那些惨死的学子们依然是“暴徒”。

他们一方面极力渲染着自己的“伟大、光荣和正确”,一方面或把枪口指向手无寸铁的请愿学生,或让我们的孩子在危楼之内接受一体化“教育”并批量死亡,或让无辜的学子惨烈遇害校园,历时690天也死不瞑目……他们一次次这样公然杀人或变相杀人,而后又以无赖的姿态,在如潮的谴责中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样子。就是在全世界人民的注目之下,他们也能狂妄得不屑于洗去满手的血污!

19年了,19年了啊,他们就这样权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任天安门母亲们眼泪哭干、愁白头发,一任惨遭杀害的学子们死不瞑目,一任从枪口下逃生的部分幸存者流亡海外……在这件事上,他们同样是无法向国人交待了,于是他们一如既往耍赖,已是整整耍赖了19年。

他们时而也搬出法律、道德和良知说事,可当他们穷凶极恶杀人或迫害良善时,法律、道德和良知何在?人性都不要了,他们哪里还会去讲什么法律、道德和良知?他们耍赖了整整19年,法律、道德和良知在他们来说,也已抛弃了整整19年——他们并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这哪里还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靠了人民的供奉把持国家权力者,倒过来杀害人民的子女,这是什么行为?这是白眼狼的行为!世上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国家。一个国家或政党没有一点省察罪恶的意识,没有面对自己的勇气,又如何让国家走向兴盛,让政党走向崇高?

今天,是一个沉重的日子,也是一个人类应该纪念必须纪念的日子。一个国家没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成为适于人类生息的地带,也不会走向真正的辉煌。19年前那些学子的鲜血,乃为中国人民的福祉而流为全人类而流,他们永远值得怀念和崇敬!

在这个沉重的日子里,我们同时也要诅咒暴政、鄙视暴政。人类高贵的心灵和意志,永远不会屈服在强权的淫威之下,更不会屈服在屠夫的屠刀之下,杀戮阻挡不住中国人民最终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权!在这个沉重的日子里,我们岂会忘记屠夫们还没有洗去满手的血污?

2008-06-04(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690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