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开放”的背后是雾锁中国

6月6日的新华网头条新闻以《诸多“罕见之举”勾勒中国抗灾史上最开放的场面》为题,报道了汶川地震之后党国实行的某些“开放”举措,报道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造成举世震惊的悲剧,也在无意中成为外界观察中国开放程度的窗口。”

“罕见之举”、“抗灾史上最开放的场面”、“空前开放”等等溢美之词,在我看来,恰恰勾勒的不是“最开放的场面”,而是鲜明地反衬出了一个雾锁的中国。正是因为许多该有的开放在这个国家还没有成为常态,便也有了“罕见之举”和“空前开放”之说。

“举世震惊的悲剧”,“无意中成为外界观察中国开放程度的窗口”——把丧事当作喜事办的气味又飘袅而出了。这样的“观察中国开放程度的窗口”,对国人而言何其悲哀?对党国而言何其难堪?“观察中国开放程度的窗口”,竟然也能安在“举世震惊的悲剧”之上?!

极权统治之下,越是闭关自守,越是喜欢刻意渲染“开放”。在“敏感”词汇多如牛毛的中国,“开放”二字其实也该列入“敏感”词汇系列,因为它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与“开放”不符的人事。比如往古代联想,会想到男人的脑后挂着长辫子,女人的脚上缠着裹脚布;往近处联想,会想到当局对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高度禁锢,以及对异议人士的残酷打压……“开放”的反义词是“封锁”。

互联网上那面高高耸立的“伟大的墙”,多年来把十几亿人封锁在资讯的孤岛上,使人民无法看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这大抵谈不上“开放”;国内不少仅只是因为说道了党国不是的男女,长期遭受赤裸裸的迫害,有的身陷囹圄,有的以别样形式遭罪,这大抵也谈不上“开放”……心胸狭隘得连秦政、清府或也不如的党国,不说“开放”还好,一说“开放”,上帝便发笑了,人民便流泪了。

“开放”的背后是雾锁中国。文前提及的那篇报道,说汶川地震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这与事实不符,最起码也是有争议的。震前几天,四川省政府的网站上,在对地震将至的传闻卖力地“避谣”;“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见朱健国《专家曾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到压制——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中国地震局说谎》)……由此,“突如其来”之说便不堪追问。强震将至,事关百姓生死,党国漠视险情或对险情秘而不宣,这样的“开放”作派,令人悲愤并无言。

就在国内传媒渲染中国“开放”的同一天,我看到自由亚洲电台有消息说,教学楼倒塌导致280多名师生死亡的都江堰聚源中学家长就教学楼质量问题的申诉受阻,当局出动过百警察封锁学校阻止媒体采访,赶走外国记者;中央社有消息称:“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今天表示,本月三日和四日两天,中国大陆各地被拘捕的请愿人士超过一千一百人,猜想可能与临近‘六四’敏感时刻当局加强管制有关”;来自《中时电子报》的消息则说,“天安门母亲”网站“一开通即遭中共网管封锁”……

再想想国内重重叠叠的新闻审查制度;想想国内热门论坛国人发个帖子,也要经专人“把关”,稍微“敏感”,便不得发出;想想一个作家家破人亡,在国内竟还得被公然剥夺表达权和生存权,到现在已被封删博客3个、网站40个……我孩子惨遭杀害了692天,其尸检报告和伤情照片仍为“国家机密”,律师完全介入不得,国内媒体噤若寒蝉,包庇杀人犯者不但至今能安之若素,还能图谋对我进一步迫害……这世道,太“开放”了,太“和谐”了!快借张纸巾给我,好让我擦干了泪水,“唱支山歌给党听”!

纳粹党当年在《二十五点纲领》中,也“开放”得白纸黑字写道:“一切德意志公民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禁止雇佣童工”……希特勒成了元首之后,纳粹党便成了德国唯一的政党,对本国实行一体化极权统治,并派出大量特务监控国内的评论家和异见者。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纳粹党被宣布为非法,该党的领导者遭逮捕,并被宣判犯有危害人类罪。危害人类者,最终为人类所抛弃!

“开放”在某种程度上是思想前卫、不受拘束的代名词,也是检阅统治阶级是否与时俱进、贴近人民的一杆重要标尺,它绝不意味着把纳粹党的某些做法原样搬来,强加在人民的头上,有意制造某些恐怖的气息,或是以某种违背法治精神的下作手段,给人民的思想和言论自由造成某种高压或禁锢。“开放”是一种胸怀坦荡的体现,是拒绝守旧、向往进步的起跑点。“开放”是一种尊重,同时也是一种高贵。

而禁地遍布的党国,显然还没有学会尊重,学会高贵,学会以真面目示人。十分有限的“开放”背后,人们吃惊看到的,恰恰是种种可怕的倒退,而且这些倒退在一党独大和红色恐怖之下,目前还得不到有效的遏制。于是,专制的屋檐之下,便也有了一边是信息封锁、思想专制、人权践踏,一边是有关“开放”的自弹自唱,有了灾难深重的人民,有了可悲的雾锁中国!

2008-06-06(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692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