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迫害在继续,并在赤裸裸进行!

妻子从北京回到了福建,絮絮向我讲述着她的所见所闻,我黯然听着,已倦于用文字转述京城访民是怎样的情形和心态。纵有神来之笔,能写尽人间沧桑,文字在中国也并不能让恶棍从良,或让无耻的嘴脸面带羞色。无边的黑暗,令人对社会改良就这样不断产生幻灭。

类似于“莫谈国事”的告诫,我此前已听得不少。关于家事,我夫人带回来的是以下信息:

1.在一个人治社会,在这种冤案层出不穷的大环境之下,同他们抗争是无法抗争的,只能是多争取经济上的补偿。廖梦君案已在国家信访局备案(公安部在接访时也已建档多次),若真翻案,从上到下不知有多少人要丢官丢命。

2.广东财大气粗,工作做到家了。广东在撂挑子,把担子扔给福建,但案子并非发生在福建,福建也制衡不了广东。福建对我夫妇俩已做了大量相应的工作,广东仍是那态度,由此这事便也陷入了胶着状态。

3.我家乡的政法委、信访局、公、检、法组成了一个7人小组,于近期去了一趟佛山南海,“协商解决”依旧无果,提出能否将廖梦君案的相关材料复印一份带回福建,南海方面请示上级后,拒绝了这一要求。

4.我在写作中要“就事论事”(只能写有关我孩子的事),不能去评论体制方面的问题,或把笔锋指向北京。广东方面设了一个套,巴不得我往套里钻,我写得越多,写得越激愤,来日就越是能给我罗织罪名。他们一直在搜集我的相关文字“证据”。

5.……

所有这些信息,其实可以简单归结为一句话:迫害在继续,并在赤裸裸进行!

两条路全给堵塞了,无非是要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达到灭口甚至灭门的目的。无非是在继续耍赖,还是不想对这事做任何实质性处理。以有形的利刃杀我的孩子,以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迫害在进行,杀戮在继续!

广东早前被一些论者称为“迫害试验田”,而今,张德江离开了广东,这块“迫害试验田”似乎也还继续存在。假使下辈子不幸又投生在中国,那么,我哪怕是会要饭,也不会再踏入广东。

问题并非全在广东。广东没有能力在全国范围内,剥夺一个作家的表达权。在这件事上,党和国家主持正义的力量何在?为什么只是让福建陷入扯皮,而不是北京责令广东做出某种适当处理?难道广东已经独立,不再归中央管辖?难道执政党和国家的存在,就是默许和纵容黑恶势力欺压百姓,要百姓无尽打落牙齿和血吞?

作为一名长期呼唤社会公平的作家,对血淋淋的命案非得“协商解决”,我本无法认同,考虑到妻子对迫害的承受能力,并在见识了公权太多的无耻和蛮横之后,我可以尊重妻子渴望重新展开生活的意愿,也可以“顾全大局”。可我一步步退到了悬崖的边缘,那些光天化日之下绝人之后、助纣为虐者,竟还是如此嚣张。推己及人,谁能接受这样凶狂的压迫和凌辱?

既然“协商解决”也是哄、骗、拖,是要我夫妇俩不生不死、无尽让步,那么,我还是坚持要对方兑现当初的承诺,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和尸检照片给我,并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这样做,在“你们”还一分钱都不用花,“你们”极力卡住这些东西,到底在担心什么?到底想要掩盖什么?一个孩子被打成那样捅成那样,能否“跳楼自杀”或“不慎坠楼”,何不光明磊落亮出铁证,让世人自行分辨?

“你们”不断以各种方式向我施压,甚至“技巧”地一次次向我发出死亡威胁,这并无助于事态的平息。被“你们”逼迫到了这样的绝境,在我生又何欢,死又何惧?没错,“你们”掌握了国家权力,哪怕“你们”做得再过份,百姓一时半会也拿“你们”没辙,可百姓终归不是“你们”花钱买来的奴隶,可供“你们”任意凌辱和折磨。“你们”在把百姓逼入死角的同时,往往也就是在将自己逼入死角。百姓走投无路,剩下的或也就是以死相拼。要开辟一条大家能走的道路,往往得以血泪和悲壮的沙石筑成——中国进化了几千年,进化出的也还是这样一种最原始的结果,这实在是人类社会莫大的悲哀。

“你们”只管用放大镜去看我的每一篇文章,去寻找进一步迫害我的文字“证据”。别说我负屈衔冤,别说我是一名著作颇丰的作家,我就是斗大的字只识得一箩筐的农人,我也有秉笔写春秋的权利,有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有评说任何人任何事的权利。暴政不等于国家,政党不等于国家政权,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判断。没有谁真吃饱了撑的,要去“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在巨大的悲伤中强撑着敲打这许多文字,无非也就是在追寻公道,在祈求国家的更加完善,任何人无权剥夺公民追寻公道和祈求国家更加完善的权利。

要给我罗织罪名也行啊,但请按顺序站好,并请恪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在试图对我司法构陷之前,先依法将我孩子被无辜伤害致死的案子给办清楚了再说,否则,便也就不配在我的面前讲什么法律。

生命的尊严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因为强权的邪恶和蛮横,就完全自我矮化成一捧任人踩踏的黄土。“你们”可以将迫害继续,也可以将迫害赤裸裸进行,但记住了:当“你们”残暴到了极致时,或也就是“你们”好日子的结束。“你们”再怎么“耍狠”,也狠不过当年的法西斯主义,你看:已是一度风停雨歇,那个纳粹党被国际法庭宣判为非法组织,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们”对内残酷镇压,对外卖国求荣,以为掌握了暴力机器,便能对国内的百姓肆意进行压迫和凌辱。天要令其亡,必先使其狂,对百姓百般“耍狠”,其代价终究要付出。“你们”好心当作驴肝肺,一直以来听不进善意的忠告,这也正意味着“你们”在自掘坟墓、不可救药。百孔千疮,民怨沸腾,国已不国……“你们”,也真该好好反省反省了。

在此不多说什么了,只想再问一句:这个党和这个国家,到底还有没有人在管事?倘使仍然是对这起虐杀学生的惨案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仍然试图不了了之,那么,7月1日之后,我也就不再巴望“你们”什么了,我求联合国去,求各国首脑去,求别的崇尚正义的党派或组织去……对这般赤裸裸的迫害,我受够了,也早隐忍得仁至义尽了。

2008-06-24(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10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liaozusheng.gethosted.info/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space.aboluowang.com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