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处置瓮安事件中共智商等于零

俗话说众怒难犯,中共在处置瓮安事件的过程中,居然两次触犯众怒,把自身置于非常被动的境地。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共党,向来喜欢“把坏事变成好事”,这次浑浑噩噩,竟两次错失“伟大”和“把坏事变成好事”的绝妙良机,又一次成为众矢之的,此乃做事不动脑子,行惰政、行庸政的必然。在整个事件的处置过程中,中共在惯性思维中存在重大失误,起到的是反作用,智商可谓等于零。

两次触犯众怒,无异于中共当局两次公然选择了站在民众的对立面。因为事件非比寻常,瓮安事件对民心的摧残是剧烈的,影响也将会是深远的。倘使当初处置得当,不但北京城内往后的访民数量将锐减,整个基层官场的面貌也将焕然一新,中共“反腐”几十年的功效,可能还不如这次顺应民心、“接力打力”的功效来得显著。在北京奥运临近之际,中共做事还在沿用老套路,不知审时度势,乃愚不可及。

谁会相信“俯卧撑”以及李树芬是“跳河自杀”这般拙劣的谎言?民众取信的是李树芬被奸杀。瓮安当局的徇私枉法,在当地引发社会公愤,本为一错,引发了社会公愤将错就错,又为一错。事态扩大后,中共当局调用大量军警对瓮安民众予以暴力镇压,对出自义愤的民众大肆搜捕,更是错上加错,事后虽然对瓮安相关官员进行了免职,但板子打得明显偏轻,非但不足以平民愤,反而再次引发社会不满。

瓮安对无法包庇的事情强行包庇,导致民怨汹汹,仍“死扛到底”,最后不但弄得无可收拾,而且导致了一些“太岁爷”乌纱滑落,是为不仁不智。中共当局对义民予以残酷镇压,搜捕义民达数百人,对“土皇帝”却呵护有加,板子轻举,这不但进一步在情感上伤害了义民及其家人、邻里、亲戚、朋友、同学和全国各地的同情者、支持者,给官民双方所带来的负面心理暗示,就更是不可小觑,后患无穷。

见此,全国各地的基层官员或将寻思:你瞧你瞧,瓮安事件都闹成那副模样了,责任链的末端大不了也就是免职嘛,平常横行不法、贪污腐败、欺压百姓,还有什么好怕的?事情搞大了,哪怕是政府大楼和公安大楼被百姓一怒之下给放火烧了,只要平时俺捞得勤快,腰包鼓囊,万一会被免职,也还可以安安稳稳做个富贵闲人嘛。有我党这般罩着“帮内弟兄”,就是做事再出格,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见此,瓮安当地民众和全国各地的关注者或将寻思:靠!类似的“自杀”事件不是发生一两次了,而是发生许多次了,百姓都闹成这样了,“上头”也还一样是偏帮狗胆包天的昏官,而且抛出做“俯卧撑”这种再拙劣不过的谎言,公然侮辱百姓的智慧到这地步,你这个党还有救吗?百姓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这样做事,并调用军警把枪口对准百姓的吗?你们有枪就能对百姓“耍狠”啊?好,这回算你们狠……

所以说,在瓮安事件的整个处置过程中,中共在惯性思维的支配下存在重大失误,不但智商等于零,而且也埋下了多种严重隐患,无助社会稳定。假使当初跳出惯性思维,能够审时度势,抛弃老套路的强权压迫和对暴力镇压的迷信思想,瓮安事件根本就不至于发展到那般状态,也不至于在方方面面搞得这般被动。不知那些达官贵人的幕僚们,究竟是干什么吃的,老是出这种馊主意,官民之间冤冤相报何时了?

瓮安的昏官酷吏在众怒面前不自量力,群情激愤还要强撑下去,“死扛到底”,此乃基层“土皇帝”当久了的惯性使然,也是这个党不断丧失公正中立的立场,导致基层官员日趋有恃无恐的惯性使然。在那种情况下,瓮安的“父母官”们束手无策,竟不知如何及时有效地疏解民愤。扮演“包青天”也不会?“大义灭亲”也不会?见机行事也不会?见风使舵也不会?蠢啊,本来瓮安可以有一段“官场佳话”的。

而高层对此事件的关注,竟然还是没能跳出暴力镇压的框框。可惜了,可惜了,“一箭双雕”的大好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当时换成这样一种方式处置:胡锦涛或温家宝赶到瓮安,一边安抚民心,一边把责任官员“拿下”,瓮安民愤顿时消解于无形,全国网民拍手称快,昏官酷吏也受到无声的严厉警告:你们看好了,做事别过头!把百姓惹急了,中央也保不了你,往后还是好自为之,好好“造福一方”吧!

倘若这般处置,我相信当时就会有人激动得高呼“胡主席万岁”或“温总理万岁”,甚至会高喊“共产党万岁”,对中共的幻想也会再次萌生。可瓮安事件,处置出的却是这等局面,这算个什么鸟事?把瓮安官方还是置于相对“正确”的高坡上,把抗议民众置于绝对“不法”的泥潭里,这有利于以儆效尤吗?有利于人心的回归吗?有利于共党的更加“伟大、光荣、正确”吗?急吏缓民学不会?何谓急吏缓民?对官员严格,对百姓宽和,即为急吏缓民。任何善治的时代,一定是个急吏缓民的时代。而今恰恰相反,这世道怎不民怨沸腾、黑暗无边?

瓮安当初群情激愤,表明零成本的民众监督已经到场,这种监督虽然让政府机关的脸面一时不太好看,却有利于消解社会不公和政府在处理各种事务中可能存在的不公。中共当局当时若能善用瓮安事件所具有的警示意义,那么不用再等到百姓怒发冲冠,北京城内的访民潮往后也将自然消退,而各地基层官员也不会再等到把百姓惹急了,再来确实扮演好“公仆”的角色。善用瓮安事件所具有的警示意义,即意味着中央政府在严厉警告地方政府:中央坚定不移地站在正义和人民的立场上,对严重渎职和涉嫌犯罪的官员,决不手软,决不包庇和纵容!

然而瓮安事件,当局不是以适当的方式去及时有效消解民愤,而是以高压态势增进民愤,既没能以仁政姿态做到急吏缓民,展示政府方面对民众该有的包容之心,也没能善加利用这个事件,对整个社会起到一种良性的推动作用,相反处置手法简单粗暴,给官民双方带来了各种不良心理暗示,而且增加了整个事件的处置成本。总体而言,瓮安事件的处置,是远远谈不上成功和适当的,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失败的。

2008-07-06(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22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国内请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hu.tl/

http://liaozusheng.p2web.biz/

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http://liaozusheng.900megs.com/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http://space.aboluowang.com/1018/spacelist-bbs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liaozusheng@gmail.com(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