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

温家宝3月13日会见中外记者时谈到:“我们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我以为在当前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一是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权利;二是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三是加强各方面的监督,使政府的行政运转依法进行,并置于监督之下。”在漆黑的夜里,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

“我们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倘使此言非虚,那么譬如郭泉譬如刘晓波等等,为着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同时也为着将国家权力导入正轨,不过是多写了几篇破文章而已,竟然在“和谐盛世”因言获罪,这又作何解释?“专制的原则是恐怖,恐怖的目的是平静”(孟德斯鸠)。赤色恐怖中,“要积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是要搞倒退?

“要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障人民的自由和权利”?类似的表述车载斗量,可党国的伏而咶天,已是路人皆知。作家廖祖笙大抵也算是人民的一员,原本一年要写几百篇文章的我,而今忍气吞声几百天,才写了篇随笔类的文字,怎么竟然受到官方登门严厉警告?我的自由和权利在哪?挣扎在今夜的草民,可曾确实享有自由和权利?

“推进司法体制改革,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这类“党套子”一直洋洋洒洒,可实际情况又如何呢?京城年复一年“上访的是人山人海,截访的也是人山人海”,不断有访民走投无路,乃至悲愤自尽在“天子脚下”——“公平正义”到了这般境地,不愧是“法治国家”!杀人的事都能一次次谎言欺世、不了了之,怎么去“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加强各方面的监督,使政府的行政运转依法进行,并置于监督之下”?算了吧!媒体已成党的私器,在各种人间惨象面前作鸵鸟状;直言极谏者以各种形式遭罪,在国内根本就没了说话处;“建国”60年来,人民对村级以上的官员不曾有过选举权和罢免权……如此,若能“使政府的行政运转依法进行,并置于监督之下”,岂不成了天方夜谭?

同日,温家宝先生在回答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的提问中说:“我们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当然关心我们资产的安全。说句老实话,我确实有些担心。因而我想通过你再次重申要求美国保持信用,信守承诺,保证中国资产的安全。”在温总理的如是答问中,我看到的只是“国际友爱”精神,我想国人也同样未必能看到所谓的“公平正义”。

我仍然记得新华社2007年5月16日的那条电讯:2007年非洲开发银行集团理事会年会开幕,温家宝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他透露:中国给予部分非洲最不发达国家输华商品免关税待遇,为非洲商品进入中国市场提供便利。采取积极措施缓解非洲债务负担,累计已免除非洲国家欠华债务109亿元,目前已承诺并正在办理的免债还有一百多亿元。

呜呼!“GDP连年增长”的中国,“经济腾飞”的中国,对洋人慷慨解囊、对国人敲骨吸髓的中国!苦难的中国人民长期负重前行,年年喘息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大山之下,政府“爱莫能助”,但能把“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也能“采取积极措施缓解非洲债务负担”,为外人免债一免就是几百个亿!当真“公平正义”啊!

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让十几亿人活得犹如苦命的工蜂,为获得最基本的生存要件而挣扎得分外艰辛,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让来自各阶层的访民有冤无处申,甚至在“天子脚下”悲愤自尽,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让原本娇羞的女子迫于生计典卖自我,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

  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让国家机器这些年有如脱缰的野马,变异得几乎成了绞肉机,各地“民告官”多如牛毛,却永远处在下风口,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让怀有报国热忱者身陷囹圄,或以别的形式遭罪,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不让良知未泯者为民代言,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

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以各种凶狂姿势打击“秦香莲”,让正义的法槌一次次这样无法敲响,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让一个个冤魂无所归依,让杀人恶魔一次次逍遥法外,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听任国家权力自甘堕落、反向作为,甚至与杀人犯翩翩共舞,这难道就是你们所说的“公平正义”?

……

在前所未有的漫漫长夜,一任数量如此之众的人群在家仇国恨中煎熬着等待天亮,不是办法;在侃侃而谈中只见刮风,不见下雨,对于干旱连年的土地而言,同样不是办法!时间的长河在苦难的河床里哀伤、怨愤、呜咽淌过,要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要真正致力于人心的回归,不在于谁说了什么,而在于救寒莫如重裘,是否敦本务实做了什么!

今夜,敢问总理,您说的“公平正义”在哪?

2009年3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