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败家子叫嚷着要过“紧日子”

温家宝在国务院召开的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上强调,今年是我国进入新世纪以来经济发展最为困难的一年,要求政府带头勤俭节约,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时隔数日,国内某“权威”媒体即报道云:“各地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严控行政成本,压缩公用经费,带头过起紧日子。”啧啧,再过几天,大抵能看到党政官员个个面黄肌瘦的模样了。

他们向来厉行节约,总能“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就在国人普遍为看病、上学、买房等生存要件愁肠百结之时,他们“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在北京折腾了一届耗资史无前例的体育盛会。不愧是“GDP数据连年增长”的中国,一大堆民脂民膏就那样砸在了水坑里,“噗通”一声,就连看不起病的国人,听着也感觉响声分外震耳。

他们目不见睫,却看到了美国人民饥寒交迫,于是善心大发,“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之后没能把“国际友爱”精神这出大戏唱好,患得患失云“说句老实话,我确实有些担心”,“再次重申要求美国保持信用,信守承诺,保证中国资产的安全”。不觉得担心得晚了?其实不必“担心”,大不了还可以免债嘛。

譬如他们“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采取积极措施缓解非洲债务负担,累计已免除非洲国家欠华债务109亿元,目前已承诺并正在办理的免债还有一百多亿元。”就洒脱得很。“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担心”什么?“巨额资金”要不回来,再发扬一次“国际友爱”精神,大慷纳税人之慨,如法炮制,也为穷得叮噹响的美国免债就是了。

就在温家宝要求政府带头勤俭节约,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处的今年,他们又有了“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之新计划,要在“建国”60周年之际举行大阅兵。败家子叫嚷着要过“紧日子”,由此显得分外矫情。君不见美国、英国等等穷得叮噹响的国家,就没有“富国”抛洒上千亿元搞一次阅兵的能耐,更没有把“巨额资金”借给别国的能耐。

他们叫嚷着要过“紧日子”,叫嚷得矫情而又莫名其妙。这么多年来,他们耗费巨资,在互联网上筑起一面“伟大的墙”,而且有黑压压的五毛党在网上“引导舆论”,不就是一种“严控行政成本,压缩公用经费,带头过起紧日子”的伟大创举吗?若能再花几个小钱,把国人的嘴巴也一个个给缝起来,那就更能“确保资金用到最急需的地方”了。

为着伪造“和谐盛世”,他们多年来一任截访的大潮汹涌澎湃,该也属于“严控行政成本,压缩公用经费”。“有的地方政府一年用在一个访民身上的截访、监控费用,竟是25万-30万元人民币,截访人员通过虚报开支等手段进行贪污……在澎湃着的截访潮当中,存在着一根巨大的腐败链条!”(见《廖祖笙:京城在我感觉越发狰狞和陌生》)

他们“带头过紧日子”久矣。那些肥头大耳者,个个俱为赤贫阶层,凡是瘦削得像是火柴棍一般的男女,则一定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在汶川地震中,“公仆”用以办公的危楼无一例外坍塌,而豪华得宛若宫殿的小学,则一概傲笑在地震带之上;许多党政官员不知豪华小轿车为何物,常年步行,出行也从不人五人六,带大群的随从……

在这个腐败泛滥的专制王国,听闻“各地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严控行政成本,压缩公用经费,带头过起紧日子”,上帝都发笑了,顽石都流泪了。敢问这“一系列措施”由谁制定?由谁监督?靠的又是上级监督下级、左手监督右手的老套路?那么再过一百年看看,等到黄河干涸了再看看,那些穷极奢侈的败家子们,是否确能“带头过起紧日子”?

其实在谎言盛行的国家,说道这些,未免较真了一些。杀人的事尚且能够一次次谎言欺世、不了了之,更何况是被阉割了的媒体年复一年浪费新闻纸,言不由衷为败家子们涂脂抹粉。那些祸国殃民的官老爷们,实则也完全不必如此矫情,有了体制的庇护,又有强权在手,就是充当败家子到底,或是把中国给卖了,这十几亿的窝囊废,又能奈你何?

在伪造的“和谐盛世”,你们操纵着一切,当然也操纵着话语权,你们把这个国家掏得满目疮痍,搞得百姓苦不堪言,而后又登上舆论的高坡,似乎“委屈十足”地叫嚷你们在“带头过起紧日子”,这不分明在寒碜挣扎在生存绝境边缘的元元子民吗?你们身置峻宇彫墙,常年丰亨豫大,过的尚且是“紧日子”,那百姓过的这日子呢,还能叫日子吗?

2009年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