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

一个政治集团凝聚人心、并存不悖的要素是什么?是执政品德和执政才能。这里面仍有主次之分,执政才能尚在其次,执政品德务须摆在首位。一个显见的例证是,当年的刘备与刘阿斗并非庸中皦皦、铁中铮铮,一样是应者如云、驰骋天下。而一个政治集团的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其结果只会是早晚消亡。昔日纳粹集团横行逆施,何等强大,而今纳粹安在呢?纳粹党不见了,已被人类社会彻底埋葬了。

人类社会从石器时代磕磕碰碰走到科技时代,经历了一个从绝对无序走向相对有序的艰难历程。在逐渐成长的过程中,人类社会也渐次明了这般常识:每个人来到人世间,他(她)的母亲绝对没有同时也为其诞生一群油头粉面的统治者。每个生命的个体,鲜活于世,其实也如同空中飞翔的鸟儿和水中遨游的鱼群一样,本该享有某些与生俱来、不可予夺的天然权利和自由。有谁,是为着被奴役而降生红尘的?

人类同时也了然这般常识:正因为这个星球上人满为患,人和人之间,难免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冲突和摩擦,因此也就需要有国家机器和律法的存在,否则无以调解矛盾与秉持公正。正如足球场上需要有裁判员及时吹哨判罚、客车上需要有驾驶员在必要时果断踩刹车那样,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执掌了国家权力的政治集团对执政品德有所保障,因为这是国泰民安、各种社会枢纽得以正常运行最基本的要素。

在崇尚民主、自由和人权的国家,一个政治集团的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其表现形式首先是不再为人民所信任,用不着经历血与火的轮回,就会自动退出政治舞台,还人民一方更晴朗的天空;在抱住专制的裹脚布不放的独裁国家,一个政治集团的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则通常不顾人民的唾弃,一味倚重暴力和谎言,赖在台上,其表现形式往往为人性泯灭、腐败泛滥、横征暴敛、藐视民生和民权……

正因为执政品德事关政治集团的存亡绝续,也关乎国家的兴衰和民众的福祉,民主制度因此也才会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同,而世上绝大多数的政党,早已走出独裁的丛林,甘愿放弃一党之私,勇于接受人民的筛选和考验。人民或许会有看走眼的时候,但不会总是看走眼,政客的谎言只能是欺瞒人民于一时。克林顿不会有第二次在总统职位上犯“生活作风”错误的机会,陈水扁也不会再有第二次贪污的机会……

这留给我们的是艳羡。我说过:“专制的魔爪扼住中国的咽喉已久。千百年来,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无权自由选择统治者,是幸福是苦难,基本上得仰仗自己是否生逢其时。适逢明君,国泰民安;受制暴君,亿辛万苦。而明君和暴君之分,除了执政才能方面的一较高下,更多的也还在于执政品德上的判若鸿沟。由是专制王国的执政品德决定政区面貌,那是一定的,上行下效,从风而靡,从古至今不外于此。”

这个“文明古国”的权杖传承,历来只在皇家或小集团内部黑箱进行,许多在别国不是问题的物事,到了这个伪大的国家,于是全成了问题,而且会是老大难问题。冻土之上,但见政治集团的执政品德出了大问题,积怨如山,积重难返,便总是开始考验人民耐心的底线,总是将暴力和谎言加剧——这是一种沿袭了几千年的演出套路,没有新鲜可言。所谓中国史,不但是一部原地踏步史,而且是一部血泪史。

这部血泪史,令即使是“崛起”了的当今中国,“发展”至今,也还是一“发展中国家”;这部血泪史,因其固有的自我束缚,而无法真正做到使贤任能,也无法保证当权者的才高行洁;这部血泪史,把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民推到了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这部血泪史,让多少人家破人亡,让多少怀有报国热忱的仁人志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专制的罪恶,一向史不绝书!

这片板结已久的冻土留给人们的选择微乎其微。加之长期的血腥统治,令整个民族的血性在不断退化,几乎快成为一个完全没有血性的民族。于是人性和品格,在令人几乎窒息的生存环境里,在芸芸众生中,也不断演变、扭曲和分化着。有人为蝇头小利和饭碗一个,而选择了甘当专制的走狗;有人恪守了心灵的净土,选择了为国家的前程和民众的福祉而战……卑下和高尚、苟且与悲壮,在苦难中同时演绎。

我写作这篇短文,适值天寒地冻的隆冬,我发现隆冬能让世间的许多物事和表演现出原形。就在美国总统访华的那几天,我看到了一条消息,说是一名衣衫单薄的流浪汉死在广州街头,有人抬走其遗体时,与之相伴的狗儿亦步亦趋,后来这只狗蜷伏在主人原来睡觉的凉席上,神情哀伤……我又想到了那年在北京上访,所看到的那些露宿在雪地里的访民,想到了残杀我无辜孩子的狂徒竟然至今还逍遥法外……

霜雪满天的日子,可还有谁为露宿在雪地中的访民送去一盏热茶,或是一件寒衣?北京街头那些“名贵”的树木,在这个冬天是否又由工作人员进行了认真细致的防寒处理?我知道胡佳等人在隆冬给露宿的访民送去过御寒的大衣,可胡佳因为撰文主张基本人权,所以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访民提供过帮助的郭泉以同样罪名身陷囹圄,他可怜的老母亲不向当局要人权,仅只是要人性,不知要到否?

我只是一名饱遭迫害的作家,我无意对哪个政治集团的执政品德做出个人评判,因为我相信更为客观的评判,一定会留存于历史和人心。我只想对世间所有的政治集团提出我善意的忠告:面对乱象丛生,面对人民所经受的诸多苦难,请尊重常识,整人不是办法,强权遮蔽不是办法,无视现实、伐功矜能同样不是办法。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任何一个政治集团,都该随时检点执政品德是否出了大问题!

注重品德建设是如此的重要。胡锦涛先生就曾在《中国共产党十七大报告》中语音铿锵地指出:“大力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思想,以增强诚信意识为重点,加强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建设,发挥道德模范榜样作用,引导人民自觉履行法定义务、社会责任、家庭责任。”一隅三反,我更加相信凡是政治集团执掌重权,则更需加强执政品德的建设,因为它肩负了更大的责任!

由此及彼,既然社会成员的诚信意识要增强,那么政治集团的诚信意识更要增强,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总是空口说白话,永远只是说一套做一套。只要人民尽责,而一个掌握了国家权力的政治集团凡事总当甩手掌柜,甚至穷凶极恶公然奴役人民,或以某种阴毒手段,毁灭某个公民的家庭和人生,令其有冤无处申,并以强权压迫的方式逼他装哑巴,这样的混帐观点和做法,我想胡锦涛先生当也不会认同的。

隆冬是萧瑟的。偶有所感,闲叙至此。空中战战兢兢飞过的鸟儿说:天冷,多说无益呢!一面破旗于寒风中哗哗作响,曰:和谐,和谐……

写于2009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