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

摸被褥可是胡锦涛的招牌动作。因为这“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人并非无名之璞,而乃“当今圣上”,所以在中国就不但有了“新闻价值”,而且有了纷纷献上歌颂帝王德政之词的必要。类似“天子有善,则兆民赖之,其乃安宁长久之道”的文字,于是便也早见网海——

比如“要想真了解下情而不是若明若暗,要想心中有数而不被蒙蔽,要想帮助群众解决问题而不是做做样子,就得像胡锦涛总书记那样,走村入户,嘘寒问暖,亲自去老百姓家里“揭锅盖,摸被褥,看粮袋”,这就叫‘一枝一叶总关情’。”(见2003年12月19日 新华网)

好在胡锦涛先生是个“戒骄戒躁”的人,是个经得起表扬的人,在类似的盛赞之下,他并没有忘记乐善好施,而是一直保持着“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好习惯,就是在今年年初,在日理万机之余,胡锦涛也又摸被褥去了。于是党国的传媒,便也又有了“新闻”和盛赞——

这是过去进行时:“农村孩子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条件,始终是胡锦涛关注的一件事。离开备课室,总书记又来到学生食堂,了解学生的伙食情况,叮嘱学校负责人一定要把孩子的伙食搞好。他还特意走进寄宿学生宿舍,看床铺、摸被褥……”(见2008年9月11日 新华网)

有关摸被褥的最新“新闻”则是:“胡锦涛来到刚住上新居的村民张福泰家看望。74岁的张福泰和老伴原来住的是简陋的土坯房,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总书记走进卧室、厨房,仔细察看各项设施……胡锦涛摸摸被褥、试试温度……”(2010年1月3日 中国青年网)

我热泪盈眶,自恨写不出类似的盛赞:“如果说总书记新年伊始察农情着眼于战略和全局的思考,而这个‘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细微动作,则给各级领导干部考察工作、调查研究上了生动的一堂课。”(见1月4日的人民网-观点频道《从总书记农家摸被褥试温度说起》)

我感动啊,快拿张纸巾给我!就是在北国白茫茫、万里雪皑皑的严冬,“我们的”的总书记也依然没有忘记走出伟大的首都,在“察农情”之时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给各级领导干部考察工作、调查研究上了生动的一堂课”。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忘我工作的精神!

这一精神必将彪炳千秋,也必将惊天地泣鬼神!但是,纵使“皇恩”如此“浩荡”,“我们的”胡总书记也不能年复一年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呀,“吾皇”的身子骨怎经得起这般折腾?这“生动的一堂课”,其实不用再上的,因为党官们已纷纷这等热衷于摸被褥——

“捏捏卧室的被褥够不够厚,看看厨房里的米面油是否充足,(省委书记)徐光春关切地问:“对党委、政府还有什么要求?”王环笑着说:“啥要求也没有,得劲得很!”一句话逗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见2007年12月18日 大河网-河南日报)

“省委书记杜青林专程前往宣汉县清溪镇金鹅村疏散群众安置点,看望慰问疏散安置群众,和大家共度佳节……杜青林还走进安置了53名疏散撤离群众的金鹅村3社村民李德兴的三层楼房和伙房,摸摸被褥的厚薄、看看有没有吃的……”(见2007年1月6日 宣汉之窗)

“这些问题牵挂着省委书记刘奇葆的心……刘奇葆走进他家的板房,仔细察看床上的被褥厚不厚、暖不暖,询问老人家有没有棉衣,在板房里能不能过冬,新房好久修得好,过冬还缺什么?刘奇葆还送给他一床电热毯……”(见2008年12月6日 新华网四川频道)

“为了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每一户群众,赵乐际与李锦斌、魏民洲等省上领导临时决定分头慰问。赵乐际走进蹇军家,在厨房揭开锅盖看炖肉、指着饺子问荤素、看着炉子问储煤,在卧室翻起床单摸被褥、看薄厚、问冷暖……”(见2009年1月25日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你瞧瞧你瞧瞧,果然“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皇恩浩荡”,因为“吾皇”勤于“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一枝一叶总关情”,各地的首席党官已“从善如流”,已自觉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在一而再、再而三摸被褥了,哪里用得着再上这“生动的一堂课”?

我在感动和担心“吾皇”龙体之余,寻思:既然“74岁的张福泰和老伴原来住的是简陋的土坯房,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那么那被褥一定是不用再去“试试温度”的,因为被褥无非就是一两百元一床,都已经能住上崭新的两层小楼了,又怎会缺乏足以御寒的被褥?

我更希望的是“吾皇”去看看冰天雪地露宿在京城的访民,最好也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熬过一个又一个折胶堕指的寒夜的。前段时间,海外的中文媒体又报道说,有露宿的访民冻死在京城。我相信那一定是“谣传”,因为访民们可是铁铸的。

我想:年复一年“亲自去老百姓家里‘揭锅盖,摸被褥,看粮袋’”,固然是一种“亲民”的彰显,但“亲民”不能流于某种固定的模式,“亲民”也该有所创新,而不该总沿用一种剧本。2003年在摸被褥,2008年在摸被褥,2010年又在摸被褥,这般“亲民”未免单调些。

我想:胡锦涛先生作为国家主席,事必躬亲,着眼于微观“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之余,似乎更该从宏观上运筹帷幄。现在的大问题是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怎么办?国家主席和总理应该拿出可行的办法来,真正解救民众于水火。

我想:新闻该有“新”之所在,不能2003年摸被褥是“新闻”,2010年又是“新闻”,且谀词滔滔、马屁滚滚。亲民不仅可在逢年过节时进行,日常也可进行,最好在没有记者大肆渲染的情况下进行。圣经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

“‘对党委、政府还有什么要求?’王环笑着说:‘啥要求也没有,得劲得很!’一句话逗得大家开心地笑了起来……”类似的“新闻”年复一年反复播报,娱乐性极强,这一点我无可否认。读及此“新闻”,我也含泪“笑了起来”,我能想见那草民一脸“幸福”的表情。

廖祖笙在“皇恩浩荡”、“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年月,也挺“幸福”的:“幸福”得终于家破人亡,“幸福”得冤无可诉,“幸福”得在国内再无言说平台,“幸福”得被频频警告,已由作家跃升为坐家,“幸福”得至今不敢再有一儿半女……“吾皇”圣明,圣明啊!

写于2010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