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胡温何以面对冻死在京城的访民?

1月6日,我在《廖祖笙: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中写道:“我更希望的是‘吾皇’去看看冰天雪地露宿在京城的访民,最好也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熬过一个又一个折胶堕指的寒夜的。”博讯隔日报道说,北京南站又有一个山东的访民冻死了。

这次的平安夜,已有一个年迈的访民冻死在北京南站。这些都有新闻图片为证,铁证如山。可悲的是,这般惨状于国内传媒得不到哪怕是片言只语的报道,非得从互联网上“踏出国门”,才能大致了解到人间地狱的悲惨。专制铁幕下的京城,“莺歌燕舞”、“一片祥和”。

那年隆冬,我在北京上访,蘸着血泪连续写下3篇短文:《访民露宿街头,政府关爱何在?》、《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北京露宿访民折射“盛世”死猪不怕滚水烫》。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京城露宿访民是怎样的惨状,我夫妇俩也是亲眼见证过的。

“冻得瑟瑟发抖的访民说:‘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人性了,如果有人性,也就不会是这样一种现状了。过去的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见《廖祖笙:北京对雪天露宿的访民无动于衷》)此言包含多少悲愤啊。

露宿在京城的访民,那年同我说起当权者的暴虐无道,一口一个“共匪”,其悲怆情形,在我至今仍历历在目。望着窗外灰濛濛的天空,想到这个非人间惨不忍言的种种,我的内心再次涌出了无限的酸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解放”?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新中国”?无言!

“京城无数访民惨不忍视,胡温并没有在某些适当的场合对访民聊表歉意,仿佛那些因了体制的弊端和社会的不公深陷在上访泥潭里的访民,该受非人的煎熬似的,这不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法理上来说,都是让访民难于接受的”(见《廖祖笙:两位领袖,不得无礼!》)。

我不知道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该如何面对这些冻死在京城的访民。“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在这般惨象面前吹弹可破。去年中国免除了非洲32个国家150笔到期债务,却穷得既无法顾及国人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也无法让露宿在京城的访民一回回免于冻死在“新中国”!

抛却国家责任,以各种方式粗暴掠夺民财,在国际社会打肿脸充胖子,吹起“大国崛起”这一肥皂泡,在访民云集中国首都、并且不时有访民冻死在京城的严峻现实面前,又何以自圆其说?又何以保证“大国崛起”的肥皂泡能越吹越大,最后不成为国际笑柄,不吹弹可破?

耻辱啊!中国“解放”了61年,不但国人遭受着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这样5座大山的重压,而且不时有访民冻死在“天子脚下”,公权竟能安之若素,竟然冷血得可以不为访民们送上一点起码的人道关怀——这是“新中国”的耻辱,更是执政党的耻辱!

这无疑也是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耻辱,是总理温家宝的耻辱!要让露宿在京城的访民免于冻死在严冬,不需要几百个亿,许多时候需要的仅只是人类社会该有的一点人道关怀。可这个伪造的“和谐社会”,却能一次次这样视访民的生命若草芥,还有什么资格奢谈以人为本呢?

胡锦涛和温家宝所做的“亲民”秀多矣,已被一些网民讥为“胡影帝”和“温影帝”。他们能一次次走出京城千里迢迢去“访贫问苦”,或“摸摸被褥,试试温度”,或泪挂双腮,却能对京城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吝啬该有的人道关怀!这样的“亲民”秀,如何经得起追问?

就在几天前,胡锦涛先生走进“现在住上了崭新的两层小楼”之村民家中,“摸摸被褥,试试温度”。难道河北农村的那户人家,眼下会比露宿在京城的访民们捱得更加辛苦?你年复一年在“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你怎么就不能给那些露宿的访民一点起码的温暖和关怀?

有冤无处申的访民被逼迫至露宿京城,甚至一个个冻死在首都,这等惨象真实存在,时有发生,“以人为本”这几个字让人根本就无从解读。把访民撂在雪地里,任其饥冻交切,苦苦挣扎,自生自灭,这是在对无可复制的生命进行扼杀,折射出的也恰恰是公权的丧尽天良。

中国是一个在专制泥泞中蹒跚前行了几千年的古国,从来就没有哪个朝代,会像当今红朝这般雪上加霜对待本已堪怜的冤民。与其说当权者残忍,毋宁说当权者愚蠢。为何越来越多的百姓渴盼民主、自由、人权的光辉遍撒中国?因为专制之恶前所未见,天竟黑到了这程度!

公权的残暴和愚蠢就这样不断擦亮国人的眼睛,令国人对于中国往后去向何方,不得不再作思考。虚假的宣传和无耻的遮蔽,抹除不了客观存在的种种。正是这种古之少有的残忍和愚顽,不但毁了许多人的家庭和人生,而且毁了当权者所依附的这个政党,毁得干净而彻底。

至此,举以人为本的旗,走残害人民的路,可以休矣!我们必须追问:当访民不时冻死在京城之时,以人为本的旗帜又飘扬在哪里?胡锦涛和温家宝对百姓真切和具体的关怀,体现在何处?年年“摸摸被褥,试试温度”以示“亲民”的胡锦涛,何以面对冻死在京城的访民?

这些问号将镌刻在历史的追问中,同时也将深植于国人的心田里,胡锦涛和温家宝无可回避,必须作答。同时,我还要对胡锦涛和温家宝再次追问:现在的大问题是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怎么办?请“吾皇”和“当朝宰相”作答!

写于2010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