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吾皇”与谁“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

“当今圣上”总是内外有别。本月20日,胡锦涛与来华进行国事访问的奥地利总统菲舍尔举行会谈。胡锦涛说,建交近40年来,中奥关系日益深化,不断发展。两国领导人交往频繁,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读罢此消息,想到“和谐社会”卻行求前之种种,我不由一声叹息。

“建交近40年来,中奥关系日益深化,不断发展”,诚然可喜可贺,但一个国家倘使不想内外交困,在与别国“关系日益深化”的同时,还得更加注重本国的霁风朗月,否则不但会让人悲哀地看到执政者的内外有别,而且会令官民对立情绪日重,从而严重影响到社会和谐。

“两国领导人交往频繁,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是邦交国家“关系日益深化”的基础。而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同样极之必要。自古最突出最难缓解的社会矛盾,必在官民之间,无所谓官民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也就无所谓官民融洽。

胡锦涛时代严重缺乏官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这个锈迹斑斑的官僚体制,在“和谐”惯性的作用下,因为一团乱麻,开始心烦意乱,权力的傲慢和专横也由此毕现,且既无自信,也表露得对国民极不信任,懒于了解国人的所思所想……官僚与专制的作派更甚。

信息时代官民要多一些互动,“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本不困难。“和谐社会”干了些什么呢?有目共睹,网上那面“伟大的墙”在越筑越高,不但论坛内一年到头有人在删帖、审帖,而且关论坛、关博客的功夫高强得全球为冠。当局对网民的自我判断能力,竟不予信任。

当权者“不想听不要听”的作派,也未止于严管、整肃媒体和互联网。随着因言获罪的人数增多,我们同时更加悲哀地看到,中国史上臭名昭著的文字狱,在“和谐盛世”正公然死灰复燃。这哪里还有半点尊重言论自由的影子?这哪里是要与国人“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

这根本就是历史的倒退和反动。胡锦涛或是别的官僚凭借舆论垄断的优势,在对国人长篇大论言说那些党八股、党套子之时,有谁给他们扣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屎盆子吗?有谁不由分说,抢走了他们的话筒或是鼠标一点,删过他们的文字吗?没有,从来就没有!

那么这就是说,言论自由是统治者的特权,而被统治的“屁民”们是没有资格享有言论自由的。当权者采取重判郭泉、刘晓波等人这一下流伎俩,寄望达到杀鸡儆猴之“震慑”效果,无非是要爱说话、说真话的人群“闭嘴”。道路以目,能与国人“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

还怎么去与国人“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呢?言为心声,为封堵言路已丧心病狂到这般地步,官民之间要“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岂不是官方就可海阔天空,而民间则得“眉目传情”,才能“相互了解”?官民之间并非心有灵犀之情侣,不让人说话,怎么“相互了解”?

宋太祖赵匡胤曾刻石碑一块,立于太庙密室,碑曰:“不得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人;子孙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文景之治”时期,也能广开言路,毅然废弃以言治罪之恶法,对“上书言事人”敬重有加……可而今却是这状况,不愧是唯物主义者,不惮“天必殛之”。

说到“信任加深”,苍天便流泪了。国人天坍地陷之初,往往“坚信党和政府”会如何如何,可党和政府又是否确真对得起民众这分本比金子还珍贵的“坚信”?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大刀舞得哗哗作响,是对言者的信任么?谁吃饱了撑的去“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各种国家机器锈迹斑斑这不可怕,打开中国这扇大门的钥匙,就在集思广益里,就在俯仰无愧的直言极谏中,只看你有没有慧眼、是否懂得去发现和找寻罢了。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不但堵塞了官民“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的便捷通道,还势必直接导致管理层的盲人摸象。

“吾皇”与“友邦”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或做得够好,但与国人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真不敢恭维。信息时代要反腐,可在一定程度上借重互联网,要体察民情,也完全可以利用互联网……你却弃置不用,偏偏要千里迢迢去“摸摸被褥,试试温度”,无言!

与“友邦”“关系日益深化”重要,注重本国的霁风朗月,官民之间“相互了解和信任加深”,更该是玉圭金臬,因为官民之间的关系一旦日益恶化,将意味着国泰民安不再具有坚实的保障,甚至意味着新的开始。但愿“吾皇”不会因为手里有枪,就不再记得了点滴常识!

写于2010年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