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胡锦涛时代的弄虚作假登峰造极

胡锦涛时代的弄虚作假登峰造极。虽然“吾皇”曾表示“反对形式主义”、“反对弄虚作假”,但鬻良杂苦于今为烈泛滥中国,伪崛起、伪和谐、伪亲民、伪反腐、伪民意、伪法治、伪自由、伪人权、伪环保等等,既给国人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也令飘摇的中国雪上加霜。

胡锦涛时代的伪崛起。为了吹起“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当局在打肿脸充胖子,在“财大气粗”为多国免债,在悄然“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大国崛起”的背后,是民不聊生,是逼良为娼和逼出人命的血泪现实不断呈现,是抛弃国家责任,以各种方式疯狂掠夺民财。

胡锦涛时代的伪和谐。原来所谓的“和谐”,不是以务实的态度和春风化雨般的柔情,实现社会公平,促进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和有效整合,不是坦然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而是极尽掩盖问题之能事,并以强权压制的恶劣手段,以白诋青,简单粗暴把问题给层层包裹起来。

胡锦涛时代的伪亲民。“亲民”往往挂在嘴上,或展现在表演中,而鲜有具体的践行。京城访民终年张袂成阴,雪天露宿的访民一再被冻死在京城……官老爷送上过人道关怀吗?官老爷舍近求远,千里迢迢走南闯北,或“摸摸被褥、试试温度”去了,或在摄像机前流泪了。

胡锦涛时代的伪反腐。“决不让任何腐败分子逃脱党纪国法惩处”,撂出了这样的狠话,“反腐”的决心够大了吧?可为什么网民举报腐败,竟要到海外的中文网上去举报?为什么访民们在京城各接访单位举报腐败,非但无果,还往往要被截访被绑架被殴打甚至是被劳教?

胡锦涛时代的伪民意。民意也能造假,五毛党确真存在,这在胡锦涛时代乃公开的秘密。随着就业压力的增大,在网上“引导舆论”、伪造网络民意的五毛党有变成一毛党的趋势。衡阳党建网就爆出了“评论0.1元/篇,每月奖励不超过100元”的“网评员管理与奖励”办法。

胡锦涛时代的伪法治。“依法治国”的口号喊得久矣,但口号无以治国。倘真“依法治国”,那么京城数目如此之众的访民何来?虐杀无辜学子的狂徒历时1287天都还能逍遥法外,这也叫“依法治国”?和杀人犯同穿一条连裆裤的政客解释给我听听,什么叫“依法治国”?

胡锦涛时代的伪自由。胡党部和温政府一字不易有过“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表述,中国宪法的第35条也依然存在,但言论自由却已遭到前所未有的践踏。有人就因为写了一些不对独裁者口味的文章,竟被推进了文字狱,且被重判了10年、11年!

胡锦涛时代的伪人权。胡锦涛谈人权,温家宝谈人权……“吾皇”所说的“人权事业健康发展”,令我这个著作颇丰的作家竟不知何为饰词。访民们感受到人权的光辉在遍撒中国吗?自从我家破人亡并在国内再也发表不了任何文字,我就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比美国好5倍了。

胡锦涛时代的伪环保。中国多数城市的天空,已少有蔚蓝的色彩了,虽然为着“发展”牺牲了环保,但无碍这个时代以各种旁门左道进行伪环保。比如云南省富民县农林局用油漆涂绿荒山搞“绿化”,就够“环保”的。环保总局有人说了,环保部门弄虚作假已成家常便饭。

……

胡锦涛时代以公权为依托的弄虚作假俯拾即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或许是我一向深居简出并孤陋寡闻的缘故吧,我就没有看到中国史上,或是别的哪个国家,可以通过弄虚作假,硬是构建出一个“和谐社会”,或是折腾出一个“大国崛起”的。胡锦涛时代,难道能例外?

写于2010年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