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美国国务卿日前就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演讲,谈到中国互联网管理政策,认为中方限制互联网自由。有记者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称:美方指责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违背事实、损害中美关系,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

谁在违背事实说话?马朝旭在违背事实说话!他不但谩辞哗说否认了当今红朝限制互联网自由这一基本事实,还用不堪一驳的说词,极力粉饰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正运行在“自由”、“法治”的通道之内。这种作派,萨达姆政权的新闻发言人过去就在全球面前表演过了。

多么荒诞的逻辑。指出中国错误所在,就是“损害中美关系”。难道帮着中国讳疾忌医,对独裁政权舞爪张牙旷日持久悍然剥夺网民的言论自由,不置一词,甚至予以奉承,就是“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一个国家若没有听得进诤言的胸怀,也就不会有诤友的存在。

中国的互联网“自由”到了什么程度?“自由”到了几乎变成局域网的程度!这么多年来,网上高耸着一面“伟大的墙”,论坛内不但有人常年删帖、审帖,还有大批五毛党的存在,中国关论坛、关博客的功夫也全球为冠……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也是马朝旭无可否认的。

中国不但公然限制互联网自由,还常以不齿于文明世界的下作手段,对努力说真话的网民进行恐赫。胡佳、郭泉、刘晓波等人因言获罪,无非也就是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些说真话的文章,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风牛马不相及,当局将其推进文字狱,目的就在于“震慑”。

广东作家胡迪在网上表现活跃,女儿遭毒打及威胁;上海学者岳海剑批判法治环境持续恶化,女儿被割掉半个鼻子;山东教授孙文广以网文呼唤民主,被打断几根肋骨;深圳郭永丰在网上提倡公民监政,光天化日遭砍杀;我长期撰文呼唤社会公平,结果独生子惨遭杀害……

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自由”到了什么程度?“自由”到了一篇文章要在国内网上贴出,就不得不以错别字来代替“敏感”词汇的程度!“自由”到了人尽皆知删帖是怎么回事的程度!“自由”到了竟以行为暴力扼杀言论自由、只能唱赞歌不能说当局不是的程度!

对于中国是否有“网络自由”,我有最真切的感受,也最有发言权。我的新浪博客在被封删之前,连续几百天有人猫在我的博客内删帖!一个以文为生十几年的作家,家破人亡后不但在国内媒体和论坛再无表达权,建在国外服务器上的50多个个人网站,也悉数被黑手删空!

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马朝旭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纯属弥天大谎,要是中国的互联网真有“网络自由”,这种无耻的谎言不但会遭到网民铺天盖地的批驳,而且还将被愤怒的口水所湮没。你或能用谎言强奸和掩盖真相,但你无法强奸良知。

马朝旭等官方发言人无视客观存在的某些事实,用一些连小学生也蒙骗不了的谎言为当局极力掩过饰非,其无原则的“爱国”言行虽不难理解,但说谎无助于中国社会的进步和完善,也乃人尽皆知的常识。希望马朝旭等能记得这常识,并且在将来不要为说谎背负历史责任。

历史的洪流无可阻挡向前奔流。不论专制走狗以何方式为暴政搽脂抹粉,也阻挡不了中国人民最终沐浴在民主、自由、人权的光辉之下,与世界同步前行。网络自由终将成为中国网民之己物,我想马朝旭在有生之年,或许就能看到这一点。因此,切记“风物常宜放眼量”!

写于2010年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