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

中国是盛产谎言的大国。贺卫方教授诊断说:“国家掩饰真相,谎言所以盛行”。诚哉斯言!在这个遍布专制霉菌的国度里,世人已见识了太多的言论管制、谎言灌输和无耻政客们的公然撒谎、言行脱节。中国会落到“谎言所以盛行”的地步,怨得了谁?这全拜党国所赐。

要改变中国“谎言所以盛行”的糟糕局面,不但需要民间像俄国作家索尔仁尼琴所说的那样,“不为那‘意识形态’僵尸涂脂抹粉,不为那腐朽的破衣烂衫缝补漏洞”,“不订阅和不零买报道失实或隐瞒重大事实的报刊杂志”,而且还需要党国首先有一种乐听真话的姿态。

在纪念国务院参事室成立60周年座谈会上,温家宝表示要提倡独立思考、敢讲真话的精神,把政府参事室建设成为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政府咨询机构。在听取科教文体界代表就《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发表意见时,温也表示好的大学应有独立的思考和自由的表达。

这能否表明温家宝在国人面前已确真摆出了乐听真话的姿态呢?据此给出肯定的论断无疑为时尚早。毛泽东甚至豪放地说过“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可“建国”以来,党国有过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吗?党国表里如一之时还真是不多,这也乃“中国特色”之一。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说真话乃天赋人权,而非政府参事室之特权。党国不乏因为说真话而啼天哭地的警示性标本,加上党国的用人机制是“领导说你行,你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政府参事室在人屋檐下,难免有所忌惮,他们该也怕触痛了某根神经。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指出好的大学应有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这固然值得肯定。可在一党独大之党国,党禁、报禁、网禁高悬,说真话的文字很难见容于国内传媒和网络,你让学人们到哪里去“自由表达”?莫非总理也“翻墙”去看外网,或能钻入某人腹中“听真话”?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解除报禁和网禁,给思想插上一双自由振动的翅膀,任其自由自在飞翔在蓝天,你想聆听什么样的真话,会聆听不到?你那个什么政府参事室,纵为高参,其智慧结晶,该也不及全民智慧结晶之万一。报禁、网禁高悬,让国人如何为政府“参详”?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京城访民来自各省区来自各阶层,走近经历过切肤之痛的访民,你想聆听什么样的真话,会聆听不到?访民一次次冻死在京城的雪地里,政府的关爱体现在哪?访民们来到首都反映各种问题,为什么会总是被截访被敷衍被绑架被殴打甚至是被劳教?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想听真话,党国不但要有一种乐听真话的姿态,而且还需要党国领导人以及各级党官们,率马以骥,首先成为“敢讲真话”的表率,像诗人艾青所说的那样,“人人心中都有一架衡量语言的天平”,面对公众必须说真话,而不能总是说套话和大话。

胡锦涛不是“敢讲真话”的表率。8岁的日本小男孩松田浩季问:“胡爷爷,您为什么想当主席?”胡锦涛答:“我要告诉你,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众所周知这与事实不符,非“敢讲真话”之表现。胡在任上说过许多大话、套话和空话。

温家宝也不是“敢讲真话”的表率。中国仍然停留在人治社会的阶段,温家宝却要“拔苗助长”:“我明确的讲,中国是法治国家……”

他说:“民主法制建设取得新进步,依法行政扎实推进,保障人民权益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得到加强。”而会堂之外的冤民却张袂成阴。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想听真话就不能倒退得不如“文景之治”,不能因为有人说了在党国不想听、不要听的真话,就大兴文字狱,把腐臭了几千年的裹脚布当作压制不同意见的法宝,就该多一段柔肠想到“每逢佳节倍思亲”,不要弄得说真话者大过年的还得骨肉分离。

温家宝果真想听真话吗?作家廖祖笙多年来坚持用良知说话,“莫名其妙”家破人亡,之后在国内再无言说平台,逼迫得我夫妇俩一度落拓为丐,我苦苦申诉,你温家宝或是胡锦涛管过这事了吗?弄得我不得不在“敌对势力”的网站上去“敢讲真话”,还要被烦或被警告?

……

温家宝先生也知齐威王为听真话,曾颁布命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结果齐国大治。可时至二十一世纪,中国人为着说真话,竟得付出这般惨痛之代价,情何以堪?又怎不刺心刻骨?

怨不得这个谎言大国“谎言所以盛行”!党国自己摸摸良心好了,如果良心还在的话,“建国”至今,给过“敢讲真话”者多少该有的尊重?一边报禁、网禁高悬,甚至人为打造“震慑”的标本,一边要人“敢讲真话”、“自由表达”,这难道不矫情?不叫人太为难了吗?

写于2010年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