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被”字垄断了中国奴隶的人生

中国是被专制恶棍劫持已久的国家,百姓以及国家权力一概遭受了专制暴力的劫持。“被”字会被中国网民票选为“2009汉语第一字”,并不意味着去年对中国民众而言是最不自由的一年,而是网络产生了一个集合共识的平台,2009年网上又恰好有了这么一种共识的集合。

中国民众被如何如何,既非始于2009年,也非始于被“解放”之初。早在民间尚可办报办刊、可以从容向统治者请愿并示威的“旧社会”,中国民众就被一些有政治图谋的野心家忽悠得团团转,他们听信了要“建立民主政府”的政治诈骗,从而也被卷入了“革命”的洪流。

中国由此雪上加霜,生灵涂炭,烽烟四起,血流成河。在总算完成了血与泪交织的轮回、国家权力也进行了又一次彻底的易位之后,中国民众于是被“解放”了。被“解放”的结果是中国民众遭受着更加残酷的盘剥,也更普遍被奴役着,而国人就这样成了“国家的主人”。

被奴役的对象,如何会是“国家的主人”?你拥有种种“纸上的权力”,但这些“纸上的权力”,并无法让你在现实中免于被压迫和被奴役。在这个新兴的奴隶社会里,一切“牌理”都是由奴隶主制定的,而奴隶主许多时候首先不按“牌理”出牌,奴隶们只能是徒叹奈何。

“革命”了一场的结果是又回到了原点,甚至连原点都不如。被“解放”之后,中国民众就像是独裁者笼中圈养的一群傻屄,就那样“被”个没完没了:被代表,被运动,被饿死,被限制,被洗脑,被下岗,被自杀,被抹黑,被删帖,被和谐,被谎言灌输,被高压管制……

“被”字就这样垄断了中国奴隶的人生,你再也不像以往某些朝代的百姓那样,人生能自主经营,而全由极权统治者统筹规划,或收紧或施舍,你也就感受到了史无前例的身不由己。在民主国家,每个人天然是自我的主宰;在被“解放”之后的中国,你一般很难主宰自我。

你无法选择统治者,也一度无法选择自己的“成份”,甚至无法选择户口的属性,你呱呱落地后被人为划分成了农业人口或非农业人口,这种愚蠢的人口划分方式,在一段漫长的岁月里,决定了许多人生悲剧是注定的。高加林式的人生悲剧,在国人来说,应该还记忆犹新。

极权统治者不但主宰你人生的点滴,甚至主宰你和配偶做爱后可能导致的结果。“国家”让你生几胎,你就只能是生几胎,至于你是否老有所养,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超生”成了愚昧的代名词,“超生”的结果是被强行绝育,被罚款,被弄得四处躲藏,被毁了居所……

你的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被“解放”后土地于你而言就不再是己物。你成了这片土地的租赁者,你被告知土地是“国有”的。而在一党独大的国家,所谓“国有”,也就是“党有”。你耗尽几代人的积蓄购房,只能“使用”50年或70年,你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你为国家建设奉献了青春中最美好的年华,当你不再年富力强颤巍巍走向人生黄昏之时,突有一日你被下岗了,你像是一个垃圾袋那样,被榨干了你血汗的奴隶主无情地抛进了社会的垃圾堆,从此你就得自生自灭,你体弱多病、囊中羞涩,走向医院也不例外“被高价”……

你不想让孩子一生也当牛做马,你节衣缩食、砸锅卖铁苦苦供孩子念书,希望借此改变下一代的宿命,那么正好,你又一次“被高价”了,他们就在国人必经的路口埋伏着,就这样让你一次次地被掠夺。掏空了你的所有,你的孩子终于毕业了,可毕业时又他娘的被失业了。

你欲哭无泪:这还叫人活吗?可你的苦,能到哪儿去诉说?你正被幸福着呢。国内所有的媒体,都被党国戴上了“口罩”,能被报道出来的新闻,是被层层把关并被过滤过的。总算有了互联网,这下该轮到你也骂回娘了吧?你试试看,你不被五毛党围攻,就只会是被删帖。

那些用文字说了真话的作家、学者、律师、维权人士等,在苦难的岁月里则要么被迫害被抹黑,要么干脆被投进了文字狱。在这个新兴的奴隶社会里,被压迫被残害被掠夺的已是各阶层,他们被推上了上访的不归路,等待他们的是被愚弄被截访被绑架被殴打甚至是被劳教。

“被”字就这样逼近了国人,鲜有例外。我曾“不信春风唤不回”,寄望他们善待人民,独生子廖梦君被“自杀”或被“不慎坠楼”,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也被封口了,我夫妇俩被逼迫得一度落拓为丐,之后又被置于不生不死的境地,在茫茫夜色中不知何时能等来天亮……

“被”字就这样垄断了中国奴隶的人生,使国人纷纷成了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亡国奴!在这片沦陷已久的土地上,法西斯主义的新变种一如既往,肆无忌惮为害着人间。任何形式的谎言灌输,只不过是北鄙之音,消解不了客观存在的种种,也无改“新中国”的已然亡国!

写于2010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