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

“被”字成为“2009汉语第一字”,从侧面反映了中国蚁民不像民主国家的公民那样,能天然成为自我的主宰,在现实生活中不仅有深深的无奈,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被”字一旦垄断了你的今生,便也意味着你的人生周而复始处于被动状态,个人意志遭受了反复强暴。

“被”在党天下是一种常态,这种可悲的常态多缺失蚁民原有的意志成分。比如近年百姓一再受到因言获罪的阻吓,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者日众,而党国所谓的“国家政权”,其实执行和表现的常常并非国家意志,也鲜有其它党派和本国人民的意志成分在内。

在党国施以“被”的一方,基本上是横行无忌的公权力,党国的被统治者不会比统治者来得更强势,蚁民“被”得越多,越说明公民社会还在遥不可及处。苍生是平等的,权力只是自然人的附属物。“被”如何如何,既显露了权力的专横和傲慢,也强化了苍生间的不平等。

正因为不平等,你才会被代表,被下岗,被强拆,被高价,被和谐……在缺乏有效监督机制的党国,公权力“一不小心”,就易凌驾于公众意志之上,造成“被”字的再次泛滥。比如本月10日就有消息说,不仅你我被胡锦涛给代表了,而且全国人民又一次都被他给代表了。

《光明日报》称胡锦涛让人给金正日带口信,在口信中他代表中国党、政府和人民向金正日和朝鲜党、政府、人民致以新春的祝福和良好的祝愿,表示中国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朝关系,愿同朝方一道,进一步深化传统友谊,加强务实合作……胡锦涛欢迎金正日方便时再次访华。

胡锦涛不仅“代表中国党、政府”,而且代表人民“向金正日总书记和朝鲜党、政府、人民致以新春的祝福和良好的祝愿”,可事前他未征得人民的同意啊,如此不由分说代表人民向朝方祝福和祝愿一通,国人被代表时,并无自我的意志成分在内,这一点该是无可否认的。

而在这样的语境里,胡锦涛所说的人民,泛指的当是全中国的人民。那么何为人民呢?《辞海》说了,百姓就是人民!换言之,胡锦涛在让人带口信时,未征得百姓的同意,就代百姓“向金正日总书记和朝鲜党、政府、人民致以新春的祝福和良好的祝愿”,百姓被代表了。

别人被胡这般不由分说给代表了,作何感想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我既然被胡锦涛给如此代表了,那么我就有话要问了:胡锦涛先生,你也代表我向朝方祝福和祝愿前,你征得过我的同意吗?我乃人民的一员,你所说的人民,也包括我廖祖笙在内,我没让你代表我啊。

我了然胡锦涛让人带的这个口信,有些话纯属套话,可哪怕是套话,人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被代表的,就是国家主席也不行,就是天皇老子也不行!因为未征得人民同意,就随随便便代表人民发话,极易对人民意志构成某种程度的扭曲和强暴,乃对人民意志的不尊重。

倘使认为这一论断有问题,那么“当今圣上”不妨看看历朝历代的皇帝言说时,是何等以慎为键的。过去的皇帝从来不会随随便便代表别人说话,他们谦虚得很,自认是孤家寡人,他们称自己为“孤”,这一方面道出了高处不胜寒,一方面在强调所说的话只代表个人意见。

怎么历史的车轮滚动到了胡锦涛的时代,“圣上”未征得人民的同意,就能代表人民随便向一个极权国家示好呢?这是一种尊重人民意志的表现吗?胡锦涛所说的人民,涵盖的是全国人民,这不但包括我在内,也包括我所有的亲友在内,我们什么时候让你这般代表我们了?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我的独生子廖梦君“莫名其妙”被虐杀了,我不但有冤无处申,而且在国内媒体和网络的表达权也“莫名其妙”被剥夺,千呼万唤,中国蚁民还是喘息在重压之下……我烦着呢,我怒着呢,我哪有闲心,让你胡锦涛代表我向一个极权国家去示好?

请胡锦涛不要随便代表我!以后胡先生若让人再给金正日带口信,你要“代表中国党、政府”,我没意见,可你如再代表人民示好,那么请胡锦涛先生一定特别说明,你所说的这个人民,没有包含我在内。我不喜欢随便被人代表,而任何人民的一员,也有不被代表的权利!

胡锦涛曾说:“尊重和保障人权,依法保证全体社会成员平等参与、平等发展的权利”。“被”字泛滥,说明人权状况堪忧,说明苍生之间不平等。为了使“被”字不会又被票选为“2010汉语第一字”,包括胡锦涛在内,国人现在有责任有义务,积极致力于去“被”字化!

故此,我恳求:胡锦涛言说最好多考虑人民的意志和意愿,别再随便“代表人民”,也别随便代表人民的一员——我,或是我夫人说话!我所有的文章只代表个人观点,愿“圣上”也明白这常识:古往今来,匹夫匹妇也好,古今天子也罢,其实谁都不喜欢随便被人给代表!

写于2010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