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胡古董和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

被网民誉为“温影帝”的温家宝又上演了一场“亲民”秀。国内媒体日前报道说,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温家宝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百色等地,看望慰问各族群众,共迎虎年春节。温在当地写了幅对联,“横批是‘日新月异’,表达对少数民族地区发展的美好愿望。”

胡锦涛和温家宝主政中国以来,乏善可陈。历史留给他们在政治舞台上起舞的日子屈指可数,若不能长袖善舞,沉下心来从宏观上运筹帷幄,而再这般东奔西走,痴迷出镜频繁,那么不难想见,他们在任期内将会是一事无成。中国的日新月异,在其也只能成为美好的愿望。

胡温上任后没有任何值得国人津津乐道的政绩,这与其思想守旧有关。要让国家日新月异,不但需要主持国家事务者具有不步人脚、勇于创新的大胆识、大智慧,且需有集结全民智慧和能量的大方针、大胸怀。而胡锦涛和温家宝均属老古董,卻行求前,且有政治复辟倾向。

胡古董和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其治下的各级“人民政府”时不时凶狂凌辱人民、与民争利的人事大量发生,冤民们在民告官的博弈中十之八九有冤无处申。温家宝亲手签署的《信访条例》,不但为最高权力机关的敷衍了事埋下了伏笔,也将官官相护演绎得于今为烈。

在“文景之治”时期就已被前人抛弃的文字狱,在胡锦涛和温家宝主政中国期间,再次散发出了犹如裹脚布一般的恶臭。为了护卫一党之私,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伪“和谐社会”,容不得不同观点的碰撞,有人就因为写了一些不合独裁者口味的文章,就被重判10年、11年!

明朝的厂卫制和清朝的文字狱恐怖,但还不及胡古董和温古董主政中国期间的赤色恐怖来得可怕。这时代不仅大兴文字狱,还闪烁着刀光血影:岳海剑的女儿被割掉半个鼻子,胡迪之女被毒打及威胁,孙文广被打断几根肋骨,郭永丰遭砍杀,我的独生子廖梦君惨遭杀害……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胡锦涛和温家宝治下的这个伪“和谐社会”,已成了掩盖事实、压制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民愤的代名词。国内传媒噤若寒蝉宛若小媳妇,国内网络也无法成为自由言说的平台。近年还冒出大量需纳税人供养的五毛党。

《后汉书·来历传》曰:“朝廷广开言事之路。故且一切假贷。”西哲说:“当新闻获得自由,而且任何人都能阅读报纸的时候,一切都平安无事了。”而胡锦涛和温家宝置若罔闻这类浅显的道理。中共以为令媒体“听话”了,再将网络据为一党己物,天下也就一切太平。

胡锦涛在十七大报告中称“必须坚持统筹兼顾”,要“总揽全局、统筹规划”。而信息时代的人民不再是计划时代的愚民,他们有独立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人民从未邀请或推选哪个组织“总揽全局、统筹规划”。未经人民许可,任何组织实无权“总揽全局、统筹规划”。

温家宝这些年来在频繁地给小学生们“亲笔回信”,十分受用小朋友们喊他“温爷爷”。冤民们蘸着血泪写信向其鸣冤,则似乎一概“收不到”;学者们呼唤政改,给温写信,无一不石沉大海;郭泉教授多次给胡温写过呼唤政改的公开信,而今郭泉已被暴政推进了文字狱。

两个老古董之任内,党天下许多方面不断出现惊人的倒退,譬如法治环境和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譬如公权肆无忌惮的横行不法,譬如治国无方,整人有术……整个党天下给人的感觉,是在对皇权时代的某些罪恶进行简单复制,为保极权统治不惜给整个社会造成广泛高压。

无可否认,胡锦涛和温家宝主政中国期间,各地市容市貌因形象工程的投入加大以及高楼大厦的新建,确有改观,但即便如此,也不足以吹出“大国崛起”的肥皂泡,且谈不上日新月异,因为其表象奢华之内在,是斑斑血泪,是不断的掠夺和被掠夺,是民心的批量流失……

胡锦涛和温家宝是中共“治国”史上的一对“绝配”,似欲独立于体制万恶之外,以“亲民”形象写就“出淤泥而不染”,有浓厚的“微服出巡”情节。他们四处“亲民”,事关民生、民权的社会问题无一解决,人民普遍喘息在五座大山的重压之下,怨声载道,鬼哭天愁。

胡古董和温古董治下焉有日新月异?保残守缺,难免总体框架率由旧章,某些方面甚至倒退得不如秦政和晚清。天愁地惨中,我们不只悲哀地看到人民苦难的深重,也看到了国家机器可怕的变异,看到了政以贿成,看到了道德传承产生断层……于是黑夜便有了悲愤与叹息。

写于2010年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