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控诉渎职者胡锦涛和温家宝

胡温主政中国的时代,是一个公权言行高度脱节的时代,也是一个统治集团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时代。渎职者胡锦涛和温家宝占着茅坑不拉屎,不但长期置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也毁了他们所依附的政党,并毁得焚巢荡穴。

在充满专制罪恶的丛林里,胡锦涛和温家宝以甜言蜜语精心梳理各自的羽毛,极力想把自身妆扮成“好鸟”,幻想以“亲民”形象独立于体制的罪恶之外。可他们迄今为中国百姓做了什么呢?碌碌无为,“成绩单”上一片空白。

胡温的表述无不娓娓动听,胡温的治下黑暗得已是伸手不见五指,悲声载道在中国成了常态。越来越多的百姓见证了公权的横行不法,遭受了体制性的压迫和凌辱,京城访民肩摩袂接,但寻寻觅觅,找不到主持正义的力量何在。

胡温说起依法治国,说得噀玉喷珠,可公权旷日持久横行不法,他们却能选择性失明,不予严加管束,任其自流,从而导致法治精神荡然无存,冤民在京城也有增无减。他们的不作为,多年来对罪恶的繁衍已构成了默许和纵容。

胡温攀上了权力的巅峰,可手中的权杖却是摆设,他们既无男人血性,也无古道心肠。百姓哪怕财产被掠夺、亲人遭杀戮,也寄望不得胡温。他们鸵鸟般老是将脑袋扎在沙堆里,对许多令人发指的恶性事件,不管,或是不敢管。

胡温一边说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一边却在开历史倒车,听任公权大兴文字狱,任由公权掠夺民财,并凶狂侵害百姓的各种合法权益。“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机关”,已成时代共识。

胡温时代严重损害社会公平,“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已成了现实生活真实写照,一方面社会成员的收入差距在无限拉大,一方面国有资产在以“企业改制”等形式,源源不断流进个人腰包。只怕长城哪天也会被人给卖了。

胡温占着茅坑不拉屎,不急吏缓民,导致整个社会管理体系决疣溃痈,腐败愈演愈烈,公权也益发狗仗官势,在民众面前来势汹汹,以致胡温时代堕落成了疯狗时代,京城访民来自各省区各阶层,十之八九为“公狗”所“咬”。

胡温主政中国的时代对内残酷压榨,对外解衣推食。百姓喘息在五座大山的重压之下,苦苦挣扎在生存绝境的边缘,党国形同僵尸,不含蓼问疾不解民倒悬,却把巨额资金借给美国,去年又免除了非洲32个国家150笔到期债务。

胡温能将1+1=2的问题操练成1+1=9999.99。教育高收费、乱收费逼良为娼、逼出人命这么多年了,他们还在耍太极,又是“正在加紧编制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又是“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又是“还要进一步听取意见”……

胡温治下的各级“人民政府”近年来纷纷堕落成了“卖地政府”,房价居高不下,这里面首先就有政府推波助澜的成分。利益当前,“卖地政府”不惜与黑社会沆瀣一气掠夺百姓家园,胡温听之任之多年,为政失职已众目昭彰。

胡温面对百姓普遍看不起病,不是目兔顾犬,以有效措施让公立医院回归本位,而是继续抛却国家责任,把玩“医保”和“财政补贴”的魔方。我问了:看感冒原需10元,现需1000元,财政补贴500元,看病是贵了还是便宜了?

胡锦涛和温家宝也忸怩作态谈民主谈人权,可在举不胜举的专制暴力和每况益下的人权状况面前,你们所说的民主和人权又在哪里呢?不让为民请命者在国内用文字言说,是民主?令人发指剥夺一个无辜孩子的生命权,是人权?

你们的“亲民秀”和甜言蜜语,还能让多少国人再保有信心?被网民誉为“胡影帝”和“温影帝”,荣膺此“桂冠”后,你们可曾或多或少感到羞愧?你们是否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渎职?你们能承载得起人民对你们曾有过的信任?

当年我曾在《杂文报》、人民网评论频道等多家媒体高度赞扬过胡温的“亲民”,可在家破人亡、剩水残山之后的第1326天,我如何还能再轻易相信他们“亲民”的口号和泪水?胡温任内的法律,还要让杀人犯逍遥法外到何时?

和许多饱遭残害的冤民一样,在漫无边际的黑夜,我夫妇俩感受不到这个党的正气何在,也感受不到法律的尊严何在。一些原本弥足珍贵的物事,已毁在了胡温的任上。所以我要控诉渎职者胡锦涛和温家宝,并为他们感到羞愧!

写于2010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