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话说赵国莉爱上了胡锦涛

深圳女访民赵国莉鸣冤久了,在漫漫黑夜大抵也渐趋绝望和麻木,“每天搂着寂寞入睡,生活过得没有滋味”的她,于是悲愤地爱上了“当今圣上”胡锦涛。这女子爱得勇敢,爱得痴狂,也爱得悲壮,怕会爱得胡锦涛哭笑不得。

她“向名人道德模范宋祖英学习:将性感先进性进行到底”,上网公开给胡写情书,既陈述冤情,也表达她爱的壮烈:“我爱你死而无怨无悔,就是共产党枪毙了我,我也要向世界说出我爱你的心声……爱人的心应该没有罪!”

“深圳访民赵国莉情人节疯狂找寻梦中情人胡锦涛”,2月18日又“寻找心中偶象白马王子梦中情人胡锦涛”,随后“元宵节痴痴寻找情人胡锦涛”……她用仅有的三百多块钱买了礼物,给“梦中情人胡锦涛”寄领带,送汤圆。

她已豁出去了,给“梦中情人胡锦涛”写道:“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深圳访民赵国莉愿意用血的生命的代价来揭穿:共产党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全世界最大的谎言!”

在此我们撇开赵国莉的激愤不谈,单说胡锦涛“被爱”后,是何种反应呢?人家赵国莉爱你胡锦涛都爱成这样了,你就是不爱人家,至少也不能不吭不哈,就这样白白耽误一个女人大好的年华吧?收了人家的礼物,总该言谢吧?

胡锦涛待访民若猪狗,偏偏这赵国莉又姿色一般,还是一个“丈夫被恐吓失踪”了的妇女,而且还曾想“共产党不要脸我也不要脸”,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让她给满世界张扬爱上了,胡锦涛大抵不会沾沾自喜,引以为傲。

可“圣上”即便不爽,就是再专制残暴,也不能真枪毙了这个“讨厌透顶”的赵国莉,正如她所说,爱人的心是无罪的。你胡锦涛不爱访民,不爱赵国莉,但不妨碍赵国莉爱你胡锦涛,她可以这样爱你,直爱到她不想爱的那天。

胡锦涛和温家宝一样,在访民面前故作痴呆多年,又故作痴呆一次,能怎的?可这样一来,问题也来了:一个本已堪怜的女人,爱你胡锦涛都爱成这样了,你还能再傲慢下去吗?能吗?你就是不爱赵国莉,也得说清楚讲明白吧?

这不是民女赵国莉单纯向“圣上”申冤的问题,而是夹带了一个女人爱上了一个男人的问题。爱能感天动地,任何一个稍有修养的男人对于爱他的女人,会心存感激,而不会傲慢得像是掉在茅厕中的一块顽石,除非他不是男人。

赵国莉爱上了胡锦涛,爱会被冷落多久,爱会结出怎样的果实,我们静观后续。其实大家都明白,深圳访民赵国莉为什么会爱上胡锦涛,这个“爱”字,本来是该加上引号的。在扭曲的世道里,我们如此真确地看到了爱的扭曲。

“深圳访民赵国莉因被深国企领导恶意欠薪,贪污巨额奖金,打击报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血泪路!”该冤民的自述,几年前我在网上便已读及,现在则看到她以爱上了胡锦涛的方式鸣冤。叹息,何至于此啊!

赵国莉和千千万万个有冤无处申的访民一样,在这个人间地狱,流淌的是相同的血泪,不知她的爱是否能换得暴政人性的复苏。她以别样的姿势反复奔走在京城,历史和人心将记住她的血泪和背影,也将记住她顽强抗争的美丽!

写于2010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