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所谓“两会”

所谓“两会”,就是两套花瓶班子“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在“伟大的首都”再次召开。就是红男绿女戴着“代表”的面具,四面八方云聚京城,为极权统治装点“民主”的门面哼哼哈哈捧场而来,再例行举办了化妆舞会。

所谓“两会”,就是“盛会”期间,戴了“代表”面具的那些红男绿女,在化妆舞会上个个装作承载了人民重托的样子,拿出“国家主人”的气派,跳“代表人民”的街舞,哼“畅所欲言”的圆舞曲,说些闲言碎语,打打哈哈。

所谓“两会”,就是风声鹤唳,就是剑拔弩张,就是把民众当洪水猛兽当劲敌,就是将戴着“代表”面具的那些专制傀儡,与访民们彻底隔离开来,将与会代表置于几十万安保力量的“保护”之下,直到本次化妆舞会曲终人散。

所谓“两会”,就是专制傀儡不约而同准备了不痛不痒的所谓提案,提出议案时,极力迎合党老大口味,把议题的味道调得不咸不淡,瞻前顾后,避重就轻,在统治集团面前装作在修修补补的样子,柔声地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所谓“两会”,就是专制傀儡在病入膏肓的病患面前,只字不提绝症所在,他们没有带来听诊器,没有带来药到病除的猛药,只带来了奴颜婢色和花篮。他们对绝症病人说:“你真健康,就是指甲长了些,修剪了就十分完美!”

所谓“两会”,就是参加化妆舞会的红男绿女似乎个个健忘,已然一概不再记得了“村民”的斑斑血泪,完全不提“村霸”的杀人、整人和抢人,甚至完全不提“村霸”经常打赤膊在“村内”晃荡,他们说“村霸”是一名绅士。

所谓“两会”,就是你们来给我捧场,我投桃报李用纳税人的钱让你们吃好、住好、玩好、拿好。有报道称,这次“两会”给5224名与会者发手提电脑,3447万元的公共资产就此化为私有。“两会”也谈反腐,却在搞集体腐败。

所谓“两会”,就是开和没开一个样,说和不说一个样。“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开完,与会代表作鸟兽散,而暴政执行者们仍然是故态复萌。百姓还是普遍年复一年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

所谓“两会”,就是与会代表们将对胡锦涛和温家宝多年来的严重渎职屁都不敢放一个。他们在会议期间一团和气,没有为国家前程和人民福祉直言极谏、据理力争的执著和胆气,更没有挺身而出、群起弹劾渎职者的俯仰无愧。

所谓“两会”,就是把国家意志和人民意志踩在脚下的劫持者,对民主向往再敷衍搪塞,就是党天下装作还能倾听的样子,就是专制王朝里例行公事的闹着玩。昨天的夜色和今天的夜色同样浓黑,独裁者治下哪会有什么新鲜事?

写于2010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