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权斗”迷药不是指李推张的万灵丹

网上遍撒了凤食鸾栖的“权斗”迷药,染神乱志卓有成效。有天真烂漫者,寻思在充满专制罪恶的丛林里,原有好鸟,只因坏鸟扯住了其翅膀,所以好鸟无以腾空飞翔,不能在蓝天中划出美丽的弧形,也不能为这黑夜叼来蔚蓝。

于是可爱复可怜的男女们,在漫漫长夜中痴情地坚守,盼星星盼月亮,翘首期盼专制丛林中的“好鸟”终于成长为雄鹰,搏击长空之同时,也使他们不再被夜色的浓黑所煎熬。于是苦难仍在延续,熬到牛年马月未必能熬来天亮。

殊不知同一个家族或有阋墙谇帚,但在共同利益面前,家族成员会一心无二。在同一片丛林内,同样的物种也往往有着太多的共性。丛林内的软体动物要走出漫漫长夜,若只是等待“权斗”尘埃落定,只怕最终等来的会是幻灭。

花开了又谢,草枯了又荣,这罪恶的丛林里弥散的还是同样浓黑的夜色。梦幻中的雏鹰没有闻弦音引而高飞,也未给天真烂漫者带来春色。亡魂泣久,血泪干结。你还一厢情愿痴情守望么?墨色若能给你曙光,便也早就给你了。

你我只是丛林间的软体动物,猛兽恶鸟是否同类相残,与风月无关,与你我无关。我们只需铭记这常识:既有鸟兽栖于高枝,并自认是这丛林的主宰,那么我们便有权要求其遵循某些亘古不变的固有规则,而不能总是浑浑噩噩。

“权斗”的迷药不是无为而治、指李推张的万灵丹。在啼天哭地面前,在“路有冻死骨”面前,我们有权不再遥遥无期地守望,在以天下为己任的同时,也有权要求肉食者明目达聪,“修己以安百姓”,确实致力于国家的改善。

要让这个国家确真走向正轨,并让数不清的亡魂得到告慰,在遍撒的“权斗”迷药面前,还须记得我们该走的道路,不能只是雾里看花,或是磨杵作针守望。多了火炬和萤火虫,走出黑暗的丛林,在我们也才会是多了一分希望!

写于2010年3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