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党天下的“有权”和“有办法”

党天下的无法无天,由李毅中的不可理喻可见一斑。《南方都市报》报称,中国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对记者说,工信部正与谷歌进行磋商,以解决争端。工信部有权吊销谷歌中文网站的执照,并有办法屏蔽谷歌在中国的全球网站。

中文谷歌不是李毅中的掌中玩偶,不是工信部豢养的家丁,不是党天下栽种的盆栽。中文谷歌是信息时代所有喜欢用谷歌搜索网上资讯的网民,所离不开的上网工具。李毅中的“有权”和“有办法”,蒜味重,口气大,够蛮横。

一党独大之下公权的蛮横宛若沧海横流,李毅中也是横流中的一股浊浪。他一方面表示“工信部正在与谷歌进行磋商,以解决争端”,一方面竟公然宣称工信部“有权”和“有办法”扼杀中文谷歌。这是“磋商”该有的姿态吗?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不但无益“解决争端”,相反只会激化党天下和谷歌之间的矛盾。无所谓平等,便也无所谓磋商。从李毅中对谷歌的言语威胁来看,二者之间并无平等磋商的基础。李毅中要以专制的蛮横,令谷歌焚香礼拜。

换言之也就是要谷歌违背一贯遵循的商业道德,“入乡随俗”,在党天下的屋檐下,凡事就得对党国千依百顺。换言之,谷歌倘使不抛弃“不作恶”的信条,李大人旗下的工信部,就“有权”和“有办法”,把中文谷歌给灭了。

他以赤裸裸威胁的方式,要全球最著名的搜索引擎协同党天下作恶,重返原先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的轨道,让党国见不得人的恶行,再藏匿在限制网络自由之中。党天下所谓的“有权”和“有办法”,狰狞展露出了恶霸的嘴脸。

无中文谷歌的存在,党国确“有权”和“有办法”,对国内搜索引擎任意进行操纵,即使展开种族灭绝,在搜索结果中也波澜不惊。“不作恶”的谷歌对党天下的资讯垄断和操纵影响不小,于是党天下对中文谷歌已是磨刀霍霍。

一个享誉全球的搜索引擎,在党天下的地头上,尚且经受着要么屈服、要么走人的高压,更何况是命根子攥在党天下手中的升斗小民。一党独大之下,国人对公权的蛮横并不陌生,也见识了党天下太多的“有权”和“有办法”。

多少私有物权沐雨经霜年深岁久,在共党的卵泡尚未形成之时,就已存在,但党天下“有权”和“有办法”,将百姓的祖屋装入“国有”的筐内,而一党独大之下,所谓“国有”就是党有,于是血腥强拆,在中国便也不断演绎。

党天下“有权”和“有办法”,将十几亿人就这样活生生逼成暴政的奴隶,令其年复一年挣扎在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的泥潭里,不能自拔,而党天下在变相掠夺之后,竟会沾沾自喜“不差钱”。

党天下“有权”和“有办法”,对致力于反对专制、呼唤社会公平、为百姓维权的男女痛下杀手,或令他们饱遭恐赫与骚扰,或令他们家破人亡,或干脆就搬出遗臭了千年的裹脚布,公然罗织文字狱,将他们推进大牢内喂蚊子。

党天下“有权”和“有办法”,给呼唤民主、要求政府惩治腐败的大学生们,泼上一盆“暴徒”的污水,然后公然动用军队对其实行肉体上的消灭,之后时隔20年,仍能公然宣称当初用军事行动干预“动乱”,“是正确的”……

这个国家的绝对公理何在呢?这个国家已经没有绝对公理可言了,一党独大之下,共产党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一切都在强权可操纵的范围之内,在可予可夺之间。党天下总“有权”和“有办法”,还要的什么绝对公理?

流氓进化成绅士的过程何其缓慢。党天下“有权”和“有办法”,行走姿势犹如螃蟹,迄今还是没有学会怎么通过平等磋商来解决争端,只会倚仗了强权的蛮横。谷歌遭遇了党天下的“有权”和“有办法”,或也不再莫名惊诧。

写于2010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