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刘云山搞不清状况

新华网3月9日的电讯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同第一期县委宣传部长培训班学员座谈时强调,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十分重要、大有可为,加强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十分紧迫、任务繁重。

纳粹党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认为宣传的目的就是征服民众,他通过操纵各种宣传机器,实行法西斯文化专制主义,结果既未“征服民众”,也阻止不了纳粹德国的溃败,他先让纳粹军医毒死了膝下的6个孩子,自己也自尽在地堡里。

在百姓心智日益成熟的信息时代,刘云山所说的“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十分重要、大有可为”,只能是一厢情愿。近年风起云涌的群体性抗暴事件,印证了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在某种程度上的失效,洗脑文化不再一马平川。

现代人并非吴下阿蒙,种种以血泪凝成的觉悟,不是宣传所能轻易动摇或模糊。只要体制性的压迫和凌辱对基层民众来说真实存在,民怨将久聚不散,并将以各种方式显现,官方的宣传不会奏效,操作不当还可能会是救火投薪。

比如时下“卖地政府”官商勾结,常以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段变相掠夺百姓家园,在此乱象面前,你刘云山让各地的宣传部怎么去有效化解官民之间的对立?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巧言如簧,难道就能抚平百姓家园遭受掠夺后的伤痛?

再比如我孩子廖梦君在校园内惨遭杀害,我夫妇俩亲眼目睹孩子的遗体是何等惨状,公权统一宣传口径谎言欺世,党天下紧密配合,在国内媒体和网络公然剥夺我的表达权……你刘云山能用何种宣传方法,转变我对党国的认识?

刘云山搞不清状况,以为国人依旧憨头憨脑,认为党的宣传机器只要开得隆隆作响,就还能像蒙昧时期一般,蛊惑得国人晕头转向,一个个再跳忠字舞,所以他还会有“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十分重要、大有可为”之类的遐思。

“加强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十分紧迫、任务繁重”,听着怎么又像是大厦将倾?纵使“十分紧迫、任务繁重”,也需对基层的宣传思想文化工作有大致准确的考量,认为“十分重要、大有可为”,只怕来日收获的将会是失望。

“十分重要、大有可为”,但基层宣传不能搀扶百姓走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的沼泽地。每一分苦痛都是真实具体的,宣传在苦痛面前则是轻飘的,对此,我想搞不清状况的刘云山当也能认同。

写于2010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