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穿行在午夜丛林的无奈

▲简复网友yung5957bf——

您好!信悉。感谢您的垂注和宽慰!他们监控的方式不少,不只您说的这些。我一生坦荡而率真,剩水残山至此,也不在乎谁用何种方式监控我。不论黑夜有多漫长,终究会有暮色消隐之时,相信国家和人民必有挣脱黑暗之日。

让我们共同期待。您也多保重!

廖祖笙 即日敬上

▲回复冤民潘翔——

您好!您的状况我早有所闻。我同样有冤无处申,您与其他一些冤民一样,万般无奈中,竟会想到向我“呼援”,可见这世道之天昏地暗。您或许应该知道,这是一座用无耻撑持的大厦,文字层面的东西,实难改变其一分一毫。

日前在一次简复中,我已和人说起过这认知。我目前仍在敲打这类文字,并不是因为我还怀有文字崇拜的情节,也不以为文字在这样的环境下,能起到改良社会的作用。我无非是每天给自己找点事做,借此消磨时间,如此而已。

在前所未有的漫漫长夜,冤民们流淌的是相同的血泪。我们不幸穿梭在茂密凌乱的丛林之间,面对利爪和扑咬,哀号是你我的宿命,也将会是所有软体动物的宿命。文字的绵针若能刺破黑夜,您大抵今日也不用向我“呼援”了。

因此我只能一声叹息,愧对着您的“呼援”,正如我此前也愧对着其他一些冤民的“呼援”。我的一位朋友因为网上助人,失去自由已久,我却连为他写些什么也不能够。黑夜有太多的无奈。未因舆论声援而重获自由的人多啊。

穿行在午夜丛林间的万般无奈,是你我都能感知到的。要走出这片黑暗的丛林,已是需要另辟途径,不能明知前行挡着的将会是绝壁,还自我幻觉就这般行走着,便能旅及山的那边。这话我不只对你说,是早就想对许多人说的。

而在开辟一条能走的路之前,我们所能做的大抵也就是暂且抹干淋漓的血泪,在踯躅中多些坚忍。穿行在这样的丛林,面对这般浓黑的夜色,我们必须坚忍,而且须有百般的坚忍。要走向光明,往往须付出这样或那样的代价的。

我闻及您之低吟,正如沉静的午夜,我闻及大江南北此起彼伏的悲声一片。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呢?我的同胞,我的兄弟姐妹!我是如此的无奈,即便想为谁洒泪一哭,我的泪水也早已流干。而遭绑架的祖国呢,我该怎么拯救您?

抱歉,说远了。即此,打住。请您多保重!会有天亮的时候。

廖祖笙 即日敬上

写于2010年3月16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于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40天!)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