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她又“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

我曾写过《话说赵国莉爱上了胡锦涛》,有一阵未见这女子网上鸣冤,便想:她的问题或许解决了吧。她已爱成这样了,就是胡锦涛不要脸,他治下的官员也该为“龙颜”考虑考虑啊。岂料她还在“苦苦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

她这次“文不对题”,在向“情人胡锦涛夫人刘永清”血泪控诉。“国父”不顾百姓死活,赵国莉大抵只能看看“国母”是否还有恻隐之心。若“国母”连妇人之仁也没有,那么胡锦涛夫妇就算是绝配——同样有一颗铁铸的心。

赵国莉的冤情不复杂,她自述公司董事长为了贪污巨额奖金,非法解除了她的劳动合同——事情就这么简单!可在鸣冤过程中,她被绑架、被殴打、被拘留、被逼自杀、被劳教……坐黑牢期间,她“受到48次酷刑,九死一生!”

冤民们流淌的是相同的血泪,赵国莉所展示的灵肉创伤,只是人间地狱的冰山一角。赵国莉曾想“共产党不要脸我也不要脸”,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绝望并无奈的她,“爱”上了“圣上”,在“苦苦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

党天下对“招惹”了它的男女心狠手辣,对只是苦苦哀求其主持公道的百姓,也并不心慈手软。多少百姓就这样被当局逼上了绝路,多少冤民为了追寻公道,就此空耗余生,有些冤民甚至在鸣冤期间魂断他乡,再也没有回家……

但共产党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冤民们的血泪历程,在国内传媒普遍得不到片言只语的报道。胡锦涛头发永远梳得溜光,满面红光出现在媒体的聚焦范围,他反复批发党八股、党套子,但不能让哪怕是一个冤民免于苦难!

这就是赵国莉“苦苦寻找”的“梦中情人胡锦涛”。他和擅长表演“亲民”秀的温家宝一样,嘴上总是“亲民”得不得了,可饱遭苦难的冤民们向其鸣冤,他们就装聋子装哑巴,就像惊惶的鸵鸟一般,将脑袋赶紧扎进了沙堆里。

事情具体到赵国莉“苦苦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我就想:若胡锦涛还有一点人形,还稍微有不甘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意识,就该让人过问一下这位女子的情况。他治下的官员若能为胡锦涛负责,就不能让这出戏再演下去了啊。

但他们惯于装聋作哑,总以为用“不要脸”三个字,就能应对种种。曾有政府官员早对我说过,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网看你又写了什么。有官员还拿出了一叠我文章的打印件,我看到有些段落的文字下面,划了线条。

他们怎会不知道冤民群体如此庞大?怎会不知道“深圳访民赵国莉苦苦寻找梦中情人胡锦涛”?胡锦涛不为自己和百姓负责,他治下也没有多少官员在为胡锦涛负责,这就是中国可悲的现状。“公仆”成了混混以及冷血的看客。

所以说共产党已然亡党,得出这一判断并非出于激愤。倘使那些党官们还有一点点为党的事业和声誉负责的意识,中国就不该是目前的样子。就连胡锦涛也如此,党的总书记竟然不为所依附的政党负责,共产党岂能不名存实亡?

中共传承到了胡锦涛的手上,是再悲哀不过的事情。胡锦涛代表的只是既得利益,他既没有长远的规划,也不具有浓厚的责任意识。他就准备这么厚黑混着,混到其脱手之日。他交给下任的,注定将会是一个烂而又烂的烂摊子!

今有报道称,江苏东海县有村民为阻拦镇政府强拆自家的养猪场,两人浇汽油自焚,68岁的男子陶会西死亡,其92岁的父亲陶兴尧被烧伤。目击者称拆迁工作人员对自焚者不予施救,拆迁工作也未停止。无言,人间何至于此啊!

赵国莉寄望法律,法律不能给她公道;赵国莉寄望信访,上访使她雪上加霜;赵国莉寄望“梦中情人胡锦涛”,胡锦涛形同僵尸;赵国莉现在又转而寄望“国母”,接下去她还能寄望谁呢?她的希望在哪里?人民的希望在哪里?

我问苍天,苍天黯然神伤;我问小河,小河呜咽阵阵……大自然的春天潜步走来,窗外却不再有真实的鸟语花香,花也无言,鸟也瑟缩,四处飘飞着缤纷的落英,飘袅着枯黄的气息。不知赵国莉的“梦中情人胡锦涛”,睡醒否?

写于2010年3月28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于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52天!)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