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谁是“重大隐患”的制造者?

《求是》杂志本期刊发了温家宝的“重要文章”,文章说,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体现。收入分配问题到了必须下大力气解决的时候。如果收入差距继续扩大,必将成为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

温家宝的这段文字令我感慨万千。当年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以均贫富的方式,激发了国人“革命”的热情,如今却贫富悬殊,就连老温也在说“如果收入差距继续扩大,必将成为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

实则“重大隐患”已经存在。社会财富过度集中在某些阶层或集团,经济垄断势力随之形成,缺失了良性竞争与互动,社会总体经济发展就变得不可持续。收入差距无限扩大,衍生社会心态普遍失衡,怨结民心的现实广泛存在。

中国落到这田地,拉出了巨大的问号:谁是“重大隐患”的制造者?朝九晚五的工薪阶层无力制造这样的“重大隐患”,为生存挣扎的草根阶层,更无力制造这样的“重大隐患”。制造“重大隐患”的,恰恰就是中国的统治者!

换言之也即中国社会之大船的掌舵者。在集权社会里,权力机关的任何决策都可能让社会生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和制衡,许多重大公共决策往往极易受到权贵集团和利益集团的双重绑架,从而造成决策失误。

你要过得好,起码也要让人家能过得下去。抛却国家责任,变相掠夺民财,连年将国人凶狂逼入生存绝境的泥潭,这绝对是决策层的一个重大决策失误。无所谓民本的思想,便也无所谓仁政,更无所谓“我心熙熙,民心怡怡”。

国家爱人民,人民爱国家,自古如此,相辅相成。中国史上从来就没有哪个丧尽天良的群体能传之久远,也没有哪个漠视百姓疾苦的朝代,能给中国带来真正复兴。蹂躏国人爱国热情的决策,怎不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

公权在专制通道暧昧运行,再加上当局顽固抗拒公众零成本的监督,这样就使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天平,大幅度朝权势所在的一方倾斜,而大面积权力寻租现象的出现,也会给整体经济发展带来失衡,不法暴富的原罪难于清算。

收入差距的无限拉大更多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人为制造的。多年前我在《杂文报》上说过国企“年薪制”的正面写着堂皇,背面写着可耻。“背面写着可耻”的收入分配机制,不止于国企。回回加薪,首先是向哪类人群倾斜?

这样的党国,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我以文为生十几年,家破人亡前真未料及一个自由作家也会面临了失业。他们“资助”我在家乡安了个新家,令我孩子死不瞑目,便能这般无尽剥夺一个作家在国内的表达权和生存权。

温家宝意识到“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体现”,固然可喜可贺,但这样的一种体制,谁能真正打造出一种“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并使制度不再成为“纸上的权利”?说到社会公平正义,我日前说过了——

重塑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须如中共在野所言,“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党天下“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没有有效的权力制衡和制度保障,党魁党徒坐而论道公平正义,“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在苦难能人为制造和公然制造的黑夜,温家宝说什么“如果收入差距继续扩大,必将成为影响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既是可笑的,也是矫情的。统治集团能红脸和白脸齐唱?国破至此,谁是“重大隐患”的制造者?

写于2010年4月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于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56天!)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