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

中国共产党主政中国大陆至今,别无所长,唯一的“能耐”就是绑架中国,将无德无能演绎得登峰造极。不幸苟活在人间地狱的劳苦大众,“改革开放”以来就更是举步维艰,普遍面临着一个“活不好”、“死不起”的问题。

CCTV《新闻1+1》日前披露说,比房地产更赚钱的是殡葬业,一个骨灰盒批发价200余元,到了消费者手里价钱或已逼近2万。北京一般墓地均在3万元一平方米以上,贵的高达近百万。殡葬业连续数次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之列。

这已毫无行业道德可言。但单纯谴责某个行业的不道德,无异于以毛相马,并无助于社会整体道德的复苏。中共对道德传承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大陆连年呈现着全面的道德滑波。要扶正道德大厦铢积寸累,需几代人来倾力矫正。

用道德示范主动造就社会,会比用法律被动约束社会,更有恒久的效果和价值。古人治国信奉“服民以道德,渐民以教化”,中共则信奉暴力和谎言。在以圈钱为目的的伪“改革”中,中共的道德病菌已污染了全民的道德血液。

中共从“为人民服务”的道德高坡滚进了“为人民币服务”的山坳,在人民必经的路口设下埋伏,对国人进行变相掠夺,百姓也普遍由此“活不好”,被推进了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的生存泥潭。

殡葬业会位居暴利行业,同样是当局变相掠夺民财的结果。各地的殡仪馆是当地民政局的下属机构,而民政局的幕后老板是党和政府,殡葬业一样是党天下的垄断行业。因此百姓现在不但是“活不好”,而且也已经“死不起”。

在表皮繁荣的中国大陆,你随便找几个百姓深谈一回,便能了解到其现在的生存压力,比“改革开放”之前还要大。中国的有些网民常说北朝鲜是“流氓国家”,可那“流氓国家”至少在上学和住房等方面,还能实行国家负担。

中国百姓“活不好”,“死不起”,多年悲声载道,以掠夺为能事的中共当局,竟无耻炫耀“不差钱”,且在国际社会扮大款,吹出“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外界往往只看到中国“繁荣”的虚火,其实根本就不存在着富强一说。

“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怎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崛起”?一个靠了抛却国家责任、大肆掠夺民财的暴发户,颤巍巍站在民怨沸腾之间,它的骨子里更多的只会是心虚和心慌,其内在哪里会有“崛起”了的那股精气神?

刘易斯说“政府不仅是一个组织社会生活的机构,而且是一个道德理想。”可这些年来,国人还能看到政府的道德理想在哪吗?“人民政府”堕落成了“卖地政府”,为了变相掠夺百姓家园不惜一再逼出人命,其道德理想何在?

“伟光正”打造出了“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不仅全面暴露了执政党的无德无能,也让政府的公信力渐趋为零,故此近年官民对立与冲突日趋频繁也水到渠成。任何朝代的百姓,与生俱来,有着不甘遭受奴役的天性。

为什么“伟大的首都”数目如此之众的冤民声声泣告,会长期讨不到一个公道?因为对百姓合法权益施以严重侵害的一方,基本上就是无法无天的公权力。党天下有些东西吃下去了,就不可能再吐出来,所以也就只能干脆赖帐。

为什么中共当局近年来总视为百姓维权的男女若洪水猛兽,对其施以残酷的迫害?因为当局在展开变相掠夺的过程中,不希望有人站出来,干涉或制止这场没完没了的掠夺。抢劫无以持续,“大国崛起”的肥皂泡便会骤然告破。

“为人民谋幸福”的中共,走火入魔就这样走向了自我理想的反面,专捏软柿子,不只欺压、掠夺一般的劳苦大众,还对一些教授、作家、学者、律师凶相毕露,已不记得了执政党的天职所在,也完全没有了执政党该有的风范。

“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将中国制演绎成了一个“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此情此景,再回顾一下自己当年的某些政治宣言,又作何感想呢?一个党无德无能至此,是否偶尔也良心发现,感觉愧对国家和人民?

写于2010年4月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于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58天!)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