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一个官民相互羞辱的时代

在暗无天日的中国大陆,卖肾救治亲人早已不算是新闻,现在又有访民要卖肾控告贪官。维权网日前有消息说,来自重庆市铜梁县访民戴月权、孙利秀及綦江县访民张育森,在北京手持卖肾广告牌,表达要告倒腐败分子的决心。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治下,“繁荣娼盛”久矣,多少原本娇羞的女子被掠夺经济逼得走投无路,为求生存,在花花世界中沉沦,卖的又何尝不是器官?形形色色的卖肾资讯不知凡几,在中国卖肾都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述访民在北京街头“卖肾告贪官”,无疑也知道中国并不缺乏肾源,他们也未必就真的是要卖肾,或和深圳女访民赵国莉“爱”上了胡锦涛一样,展示的是别样的行为艺术,透露出内心深深的无奈,进行的或只是悲愤的表达。

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也是一个官民相互羞辱的时代。其实在各种形式的官民对立中,也都可以看到官民之间的相互羞辱。冷血无耻的执政当局,使国人普遍受到体制性的压迫和羞辱,当局无可避免也受到来自民间的万般羞辱。

从这个视角而言,访民在“伟大的首都”“卖肾告贪官”,不排除当事的访民在这个非人间受尽各种屈辱后,忍无可忍,逼不得已对麻木不仁的当局所采取的一种反击。在北京上访期间,我亲见了许多类似官民之间的相互羞辱。

而中共当局脸皮厚比城墙,只要能维持残破局面并守住既得利益,来自民间任何形式的民意表达甚至是羞辱,在其都可以视若无睹。况且暴政权杖在手,在专制社会中又能为所欲为,于官民之间的相互羞辱中还多半占据着上风。

我说过共产党早已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执政党,而中国也早已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当权者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治理国家之上,否则就不会有花样万般的官民相互羞辱,在中国无尽显现。恶性循环之下,中国已危机四伏。

在无耻的犯罪集团面前,目前尚无任何一种形式的民意表达,真正产生启瞶振聋的作用力。毛泽东说过一个人不要脸事情就难办了。而当不要脸以集团形式凸显时,事情就不再是难办的问题。民怨汹汹,“维稳”成了重中之重。

生命的个体相对于强权是弱小的,但无数心灵的怒吼在各个角落产生激荡,得到普遍悲愤的认同时,这股力量终将排山倒海。来自官方的羞辱时常激发民愤,来自民间的羞辱经常遭到打压,自古皆然,轮回前奏的韵律是相似的。

在尊严面前其实并无弱者。倚强凌弱虽能暂居上风,但播撒的会是仇恨的种子。大面积播种仇恨者,最终也将自食其果,这已被许多朝代的更迭所印证。一个时代进入了官民羞辱的恶性循环,也就往往昭示着曙光即将划破黑夜。

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从方方面面所显现的体制性的压迫和羞辱,并不说明罪恶本身的强大,而恰恰折射罪恶框架的绝望和坍塌在即,深知恶行的本身严重损毁了国之根本,已丧失了修补的自信,所以自暴自弃,干脆破罐子破摔。

“维稳”重中之重也泄漏惶恐和无能。“维稳”成了压制民愤、牺牲公平、正义的代名词,更等于自我告白国家机器处在锈蚀和瘫痪状态。倘使这是个常态意义的国家,还有公平、正义可言,访民用得着在北京街头卖肾告谁吗?

所有的访民都是暴政的见证者和抗议者。这个非人间其实已无法治可言,只是仍然装着法律还在的样子。别说上述的访民“卖肾告贪官”未必能筹得伸张正义的所需资金,就是卖肾能遂愿,也难让正义的法槌在官官相护中敲响。

五座大山高耸不说,逼良为娼、逼出人命不说,百姓为“告倒腐败分子”而已,竟要在首都街头手持卖肾广告牌,以明心志,以示悲惨,在官民相互羞辱中摆破釜沉舟的姿态,可见中共“反腐”之矫情,可见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近年愈演愈烈的官民相互羞辱,以各种形式公开化、常态化,是伪“和谐社会”的又一种破产宣言。官民相互羞辱,并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相反只会加剧官民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当对立和冲突达到极限时,鱼死网破就在所难免。

民怨沸腾,一个官民相互羞辱的时代走进了中国。可叹无德无能者已是立于危墙之下,尚未幡然醒悟,还以为用暴力和谎言就能征服中国,还在无尽地演绎无耻和疯狂,愚顽得几乎听不懂人话。窗外乌天黑地,看来天就要亮了!

写于2010年4月2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8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