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国家正气荡然无存是症结所在

中国的校园安全不断出现刀光血影的大问题,其症结所在是什么?是中共治下之中国已然处在亡党亡国的状态,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在方方面面早就没有国家正气可言。无所谓国家正气,也就无所谓社会安全。

国家正气是一个常态国家执行和表现国家意志的精髓所在,国家正气是一个常态国家不可或缺的精气神。当一个国家的正气无所依附,徒剩的只是一个貌似国家的空壳时,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必然要纷至沓来,并以万般形式显现。

“增强学校安全防范能力”不足以保障校园安全。当国家正气荡然无存时,没有谁会是真正安全的。再好的“防范”,也或将防不胜防。警局的安保力量较之校园,要强大千倍万倍,可结果如何?杨佳的愤而杀警已给出了答案。

杨佳杀警源于他看不到这个国家的正气所在,以血洗警局的方式发泄心头之恨,借此体现自然法则。近期接连发生的校园血案,同样源于肇事者在国家正气荡然无存中深感绝望,最后将其个人的苦痛扩大到了全社会,以示抗议。

谴责滥杀无辜者的疯狂和残忍,不能让遥在天国的生命回归人间,也无以防范和阻止这类血案的再次发生。社会成员一旦陷入绝望,就没有常规的牌理可循。要防范未然,首先就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并给国人以人生的希望。

但可悲的是,中国的这群高居庙堂者,有的只是政坛小丑或平庸的政客,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政治家,其德才所限,注定了这个国家目前还只能是一团乱麻,他们既没有能力让国人看到希望所在,也不能让国家正气得到充沛。

无国家正气也就无社会安全。校园只是整体社会的一部分,当整体社会处在动荡不安的状态,并被一种日益愤怒的社会情绪所笼罩时,别说校园这样一个准公共场所,就连中南海、政府与警局,也不会是百分之百安全的避风港。

访民赵国莉曾想“共产党不要脸我也不要脸”,要赤身裸体冲进中南海,若国家正气还在,她会有此想法吗?瓮安民众愤而“火攻”政府机关和警局,若国家正气还在,会群情激愤吗?杨佳若能正常讨得说法,会去血洗警局吗?

中南海、政府与警局在越发愤怒的社会情绪面前,尚且是如履薄冰,更何况是弱不禁风的校园?可怜中国的孩子,所面临的杀手不但可能是本校的老师,还可能是任何一个绝望的社会成员,他们走出了家门或许就再也不能回家。

读书啊读书,读书固然重要,但若为着读书要冒了家破人亡的风险,这等鸟书不读也罢。在书声朗朗的校园变成当局盘剥百姓阵地的时代,不但执教者能傲然挥动屠刀,而且还常成为绝望者泄愤的场所,这般校园实质已是魔窟。

湖南永州被杀害的那学生被“患有精神病”的老师打死了。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绝人之后的斯文败类在党国公然包庇下,历时1391天能逍遥法外。中国还有国家正气可言吗?共产党还有廉耻可言吗?

无国家正气也就无社会安全。党国“权威”传媒在说什么“已经将校园安全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好一个“国家战略高度”!一个连孩子的安全都保证不了的夜郎国,一个靠“维稳”赖在台上的邪党,能懂得何为“国家战略”?

与其华而不实“将校园安全升至国家战略高度”,毋宁追本溯源,找到问题症结所在,从一点一滴处着手,让荡然无存的国家正气得到充沛,点燃国人的人生希望之火,让正义从此得到天然伸张,让妄为在国家正气中不再抬头。

人之为人,无正气可言,在立身行事上便易黯淡人性的光辉,并易跌穿道德的底线;党之为党,无正气可言,其结果只会遭到社会的唾弃,并被公众彻底埋葬;国之为国,无正气可言,就必然暗无天日,最后面对的也将是轮回。

救救苦难深重的国家,救救水深火热的人民,救救处在险境的孩子!已无国家正气可言的中国,不能毁在锤子镰刀帮的手里,不能被一群政坛小丑和平庸的政客无尽践踏。能给国家以正气,就是给孩子以未来,并给人民以希望!

写于2010年5月6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9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