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凭什么始终要被你中共领导?

有清华学者在《人民日报》刊发歪理邪说,贬损了“三权分立”政治体制模式,再归结“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绝不能搞在西方国家也很少采用的‘三权分立’。 ”

这通歪理邪说,说白了就是不想要真正有效的权力制衡。两位所谓的“清华学者”,在文末掉出自己的底裤——“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这难道也是专制到底、“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之理由?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系严重背离现实的伪判断。一个生产资料在不断进行私有化,于方方面面表现得根本不顾国家前程和人民福祉,正在大批量制造无产者的国体,如何还会是“社会主义国家”?学者也能强暴社会主义?

这是个“四不像”的国体,绝非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退一万步说,就是要强词夺理,硬说“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这也不是“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的理由。凭什么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

请给国人一个可以真正心服口服的理由。事实上,别说这两位酱缸学者,就是“建国”至今,还不见谁真能写得出这方面无可辩驳的理论文章。国人是各自的爹妈生的,而不是你中共“党妈妈”生的,凭什么必须始终被你领导?

中共的江山是抢来的。“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这好比说有人在大街上抢了一家店铺,就自订了一条店规:凡是在我这个店铺屋檐下的男女,就必须遵从我的颐指气使。这一“必须”,是一种强盗逻辑,对国人不具说服力。

“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属于“四项基本原则”范畴,写入了中国的宪法。而法律无非是人制定的,法律条文是否具有普适性、正确性,不但是可以追问的,而且法律条文也是可以修改的。中国宪法不就经过了多次修宪吗?

“绝不能搞在西方国家也很少采用的‘三权分立’”?难道在中国实行“三权分立”,中国的人权状况会比在一党专制的构架下还来得更加糟糕?几权分立,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国家要常态运行,要有有效的权力制衡。

而文章作者所说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完善”至今,给中国带不来确实有效的权力制衡。倘使“举手党”、“拍手党”和其它花瓶机构,能真正制衡得了“唯我独大党”,中国又何至于百孔千疮?

中国是全中国人民的中国,不是你中共实验室内的某种实验品,爱往烧杯内倒点啥,就随心所欲倒点啥。长达61年的一通试验,在国人的斑斑血泪中早就宣告失败了,你还要将专制体制“完善”到何时?还要将中国试验到何时?

“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中共领导至今,领导出了什么?“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遥在天际,腐败泛滥,人权缺失,国人普遍被逼进生存绝境的泥潭……就连夺人家园、绝人之后的事都没人管,中共欲将中国导向何方?

文章说“在议会制下,政党政治实质上是主宰议会政治的幕后之手,‘议会至上’实质是‘执政党至上’。”莫非党天下是“人民政治”?是“人民至上”?民主国家的选民尚有选择议员和执政党的自由,中国百姓有此自由吗?

文章还说“西方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国家的上层建筑,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机器。”纯属信口雌黄。西方国民不全属资产阶级,民主国家国民的合法权益,得到了制度的有效保障。党天下的这个体制,是在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

两位学者竟给认可“三权分立”的“极少数人”,扣上了“妄图改变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或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之大帽子,好一个“妄图”,文章多处存在“文革”理论的遗风。民主潮流浩浩汤汤,试看泥沙堤坝能阻挡到何时。

国人不是盲人不是傻子,歪理邪说并遮蔽不了中共独裁的罪恶。“建国”至今国人所经受的苦难,基本上源于一党专制。中共要想逃脱被中国人民彻底埋葬的宿命,就要有一个理性、华丽的转身,靠了蛮力和邪说,是靠不住的。

泱泱大国总得要有个群体来主持公平、正义并打理国家事物,寻常百姓其实不在乎哪个群体执政,在乎的是执政群体是否能确实秉持公道,能否贴近于人民。而中共的罪错已罄竹难书,既如此,国人犯贱,要始终被你中共领导?

写于2010年5月10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9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