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中共当局病入膏肓中风狂走

病入膏肓的中共当局破罐子破摔,治下由此乱象丛生。博讯新闻网5月11日再有报道说,在北京上访的湖南省湘潭市四通村访民辜湘红,被湖南省驻京办秘书长等人强行绑架回长沙,次日被关进了湖南省娄底市的一家精神病院。

“被精神病”在中共治下竟然也成了常态。南都网最近就揭露说河南省漯河市大刘镇农民徐林东,因多年上访,被当地政府强行关在精神病院竟长达6年;湖北省十堰市市民彭宝泉和邓复华在上访现场拍照,被当局关入精神病院。

江苏省射阳县访民陈翠琳最近向海外电视台投诉,当地政府为打压她上访,将她强行关押在精神病院,逼迫她的家人写保证不上访,并交纳五万元保证金,才释放她。这是她第4次因为上访被抓,其中有3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关押。

上海市民张兆林向海外传媒揭露,他的房子被政府强拆,其妻因为上访被关精神病院3年多;山东威海市民阎丽华也向海外传媒披露,她因上访,被当局强行押入精神病院,在这期间她被绑在床上打了2剂毒针,至今还留有后遗症。

……

“被精神病”现象愈演愈烈,而且“被精神病”的多为访民,这与北大教授孙东东的访民“精神病”说,已然形成互为呼应。掉头再看孙东东的惊人之语,多像是一种官方舆论的变调,残害冤民需制造“权威”的“理论依据”。

时评编辑杨耕身先生惊呼:“我们俨然正在迎接一个‘人人都是精神病’的时代。”在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生命的个体在强权的疯狂面前,一如飓风中的弱柳,难有生命的尊严可言。中共当局病入膏肓,肆意演绎着疯狂。

负屈衔冤的国人与日俱增,他们在万般无奈中层层上访,最后不得不走向北京,向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进行申诉。然而,“伟大的首都”不过如此,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中共当局,从上到下蛇鼠一窝,令冤民们一次次雪上加霜。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首都,有的只是一个秀场,这是我早就得出的一个判断。访民在北京上访,普遍访出了什么?访出了被敷衍、被踢皮球、被截访、被殴打、被绑架、被劳教、被失踪、被关押、被冻死、被推进精神病院……

“被精神病”是当局在残害冤民时滥设黑狱的不法延伸。这种灭绝人性的不法延伸,在本质上和当年纳粹的滥设集中营是一个性质,对所残害的群体各有明确的指向。禁锢访民一者为满足伪“和谐”需要,二者遮蔽和姑息罪恶。

真正有病的不是寻求公道的访民,而是病入膏肓的中共当局。冤民数量如此之巨,和国家正气荡然无存有关,和埋有伏笔的《信访条例》有关,和中共当局占着茅坑不拉屎,长期默许纵容黑恶势力杀人、整人、抢人等等有关……

“被精神病”是病入膏肓的中共当局疯态的一种,也是其丧失执政理性,长期以来不把解决问题当成重中之重,以捂住盖子为能事的习惯使然。不惜通过把正常人关进精神病院的手段来掩盖问题,足以说明当局进入了疯癫状态。

这种疯癫状态,凸显着强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高端权力的放任自流,也就没有地方强权不断呈现的疯狂妄为。面对百孔千疮和积怨如山,高端权力对治下恶行听之任之,说明其意识到积重难返,便也干脆就破罐子破摔。

绝望也是一种精神病态,病入膏肓者多感到绝望。破罐子破摔的中共当局百般演绎疯狂,表现的正是病入膏肓后的自我绝望。一个对未来仍怀希望的政体,会井井有条,不会听任治下冤民遍野,更不会让“被精神病”反复存在。

现在的中国多像是个疯人院。当局鲜有理性可言,疯得厉害,疯了还要拿个大喇叭天天说自己疯得有理,病入膏肓仍说自己身强力壮。渴望得到救赎的冤民,纷纷被强权疯子推进了疯人院,这种政府行为显露着前所未有的疯狂。

中共推出的这个傀儡政府,挂着“人民政府”的金漆招牌,念着“以人为本”的陈词滥调,干着“被精神病”等罪恶的勾当,已沦为蔡元培先生所说的“无视人权、挑动人的仇恨、残害人的精神活力的政府”,一样是病入膏肓。

中国本有仁心仁术,不但能治中共当局的这疯病,或许还能让病入膏肓的中共重新拥有健康的体魄,可叹疯得厉害的中共,在疯癫中完全不接受仁心仁术,不但踹了良医的药罐子,还把有些良医推进了另一种形式的“疯人院”。

中共当局中风狂走,国已不国;“被精神病”现象愈演愈烈,强权疯子不受司法追究;社会处在高危状态,在校园内外杀害学生的血案不断发生……病入膏肓的中共,把疯狂当“执政”,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写于2010年5月1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9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