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可悲“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自由亚洲电台日前有消息说,上海世博开幕以来,访民屡被当局拘捕、软禁,甚至判处劳教。中国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表示,访民遭遇体现中国信访制度已陷瘫痪,一旦访民对信访制度失去信心,出国上访将成为维权的新途径。

“信访制度已陷瘫痪”只是表征之一。当负屈衔冤的百姓为伸张正义非但不见阳光普照,反而乌云压顶,得遭受被拘捕、被软禁、被劳教、被精神病等等形式的迫害时,说明这个国家的公共权力和司法机制已近乎陷入全线瘫痪。

多么可悲的“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这“新途径”的可悲之处在于,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事实上已彻底沦陷,这个国家不再是中国黎民百姓的国家,这儿已经没人主持公平、正义,中国蜕变成了强盗和既得利益者的乐土。

那些油头粉面的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能容忍这种非人间一般悲惨的现象连年存在,并且在各种表述中把冤民完全当作透明物,说明他们在默许、纵容治下杀人、整人、抢人……他们和匪帮已是同类,他们在公然率兽食人。

中共用暴力手段篡权,只要中共的执政仍非民选结果,其执政就不具有合法性,而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只不过是强盗的传人。“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该让国人悲从中来,中国人应该想想:中国怎么就落到了这田地?

“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的可悲之处,还在于国格沦丧。世博难民胡燕在联合国上访,“只要求上海市政府按照法律给我补偿”;泱泱大国,冤民在国内竟会找不到说理处,得到海外中文网上去鸣冤……中国还有什么国格可言?

“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无非是在国际社会羞辱了这个寡廉鲜耻的匪帮,并向全人类揭露着他们的罪恶。他们早已无耻得无以复加,若还真要那么一点点脸面,中国社会又何至于会这么个状况,访民又何至于要去联合国上访?

当残暴和无耻成了摧毁人类文明、国家尊严、司法尊严、社会尊严的一种利器,并且所向披靡,完全不受遏制时,全人类都该为此感到可悲和羞愧。这说明这世界在一定程度上还处在麻木和自私的状态,否则专制不敢这等妄为。

不是“一旦访民对信访制度失去信心”。作为被劫持者,中国人太熟悉绑匪的“吃相”,不但普遍对信访制度没信心,对只会拿个大喇叭天天说自己“伟光正”的那混蛋,也早没信心。冤民们上访,只是在进行可悲可泣的抗争。

中国社会目前所呈现的百孔千疮和百弊丛生,只是一种社会大变革之前,所显现的前兆和铺垫。当一个高压锅所承受的高压突破了极限时,锅中的蒸汽就会即刻全部喷出。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在血泪中孕育,随时可能会来临。

奴隶主容不得奴隶们抗争,不断用各种残暴和无耻的行径封堵抗争空间,要奴隶们甘于成为被奴役的对象。但国人不甘为奴,于是“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便随之伴生。可悲可泣的抗争里,写下了中国人不甘为奴的历史性悲壮。

写于2010年5月13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39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