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严家伟:也谈所谓“攻击温家宝”

读了陈奉孝先生2010年5月9日发表在《观察》上的《海内外民主人士不应攻击温家宝总理》—文后,有些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陈先生虽未对他所谓“攻击”—词的内涵作出界定,但在中国的现实语境中,尤其自1949年后历次政治运动至今,“攻击”在政治话语领域中已几乎成了“诬蔑”、“诽谤”的同义语。如“攻击领导”、“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等等不一而足,绝对是个贬义词。因而陈先生文章的的开头便称:

“共产党内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极力反对政治体制改革,因此他们攻击温家宝,不足为怪。令人遗憾的是有些极力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海内外民主人士也加入了攻击温家宝总理的行列,这实在是一种不智之举”。

由此可见陈先生的所谓“攻击温家宝总理”,无疑认为是些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甚至认为是恶劣愚蠢的行为,因而对其完全持否定的态度。但读完陈先生大作的全文,也未见他举出哪怕—个实例,说明这种“攻击”是如何的“不智”或是存心诽谤诬蔑。于是作者又接着说:

“这些人之所以攻击温家宝总理,我想源于他们都具有想尽快改变中国目前的政治现状的强烈愿望,因而觉得温家宝的讲话和行事不够激进,因此对温家宝进行讽刺挖苦,说温家宝是在‘做秀’”。

原来陈先生仅是根据他的“我想”而没有任何的事实依据,便断定所谓“攻击温家宝总理”的“海内外民主人士”是“觉得温家宝总理讲话和行事不够激进”于是便对“温家宝进行讽刺挖苦”。说温家宝在“作秀”。因而被陈先生定义为“攻击”行为。是“不智之举”。我看陈先生这一切建立在其主观臆断基础上的“我想”的结论,才真正是信口开河的“不智之举”。

以个人的孤陋寡闻,还未见过有任何“海内外民主人士”,要求温家宝要说如何“激进”的话,更遑论做任何“激进”的事了。所以陈先生的“我想”恐怕是想入非非吧!

至于批评温家宝“作秀”,所谓“作秀”,犹言表演、演戏,说白点就是言行不一,行不履信。这对温家宝先生来说,可说是实至名归,国人有目共睹。不但不是什么挖苦、讽刺、“攻击”,也不是要求他作出什么“激进”行为。只是要求他把自己说了的话、表了的态付诸实行。人们对他如此低的要求有什么错?难道陈先生认为—个人、特别是一个政府高官、中央大员,可以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吗?,谁要求此人言行一致,就是对他的刁难或“攻击”吗?

至于温家宝言行不一的事,可以说是一抓—大把。姑且不去谈什么他肯定普世价值观,提倡言者无罪这一类的“空炮”。因为这些话在陈先生看来也许又是什么“过激”言论和行动了。不妨看看几年前,面对矿难死者的家属,温总理老泪纵横,不知感动了多少人,但事后却不见任何严厉处置失职官员和无良矿主的行动,任由地方当局“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地处置—下,或“判三(年)缓二(年)”,或异地为官。之后,矿难还是“外甥打灯笼 ——照舅(旧)”。中国仍是全世界矿难事故的“冠军”,而温总理对此过问了吗?出台了什么切实有效的措施了吗?他完全有权干预,且大可作为,也不须什么 “过激”行动,但他就是懒得管。再看汶川大地震,面对死在豆腐渣校舍下的孩子,我们尊敬的总理又哭了,我等草民又“被感动”了。但当愤怒的遇难学生家长和正义人士,提出调查豆腐渣校舍时,流泪的温总理却噤若寒蝉了。学生家长正义的要求被打压,谭作人先生被判刑。作为中国最高行政首长的温家宝,完全可以过问和干预这些事。但他做了什么?人们因此说他“哭”是作秀难道冤枉他了吗?难道这是要他采取什么“过激”行动吗?这是他份内之事,他却不作为。有人批评,挖苦,讽刺了他几句,就被陈先生定义为“攻击温总理”。陈先生对温总理—往情深,感情深厚,别人无权“说三道四”。但陈先生对死难的民众、特别是死难的学生也太无情了吧!

以上仅举两个实例,类似的事可谓俯拾皆是,我若再举下去,既离题远了点,也怕被陈先生视为是“攻击温总理”的“过激”专论了。不过我想要说明的是,批评和监督官员是每个公民、尤其是知识人的良心和职责,也是民主政治必不可少的题中之义。美国前任总统乔治·布什先生说得好:

“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

当今之世,世界上—切先进的民主国家已经、或正在实现这个将统治者“关在笼子里”使其“不会害人”的梦想。然而我们可悲的中国,别说“驯服”统治者,只要你对统治者拒绝歌功颂德,或稍有不敬之词,便说你是“过激行为”、“攻击党的领导”。轻则便有什么“学者”、“高人”对你或“含泪相劝”,或进行“教导”,晓以尔等关于我国、我党特殊的“党情”、“国情”。申斥尔等的行为是“过激”、“内斗”、“互相攻讦”等等罪名一大堆。并警告你这样会“造成社会动荡”,“会影响到生活水平”。千事万事, “稳定压倒一切”!如果你再不知趣,再不听话,恐怕“煽动”、“妄图颠覆”之类的“桂冠”就会接踵而至了。

这既是中国可悲的“国情”,更是某些中国人可悲的奴性!

2010年5月10日 完稿

文章来源:新世纪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