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垃圾党打造垃圾国

垃圾围城,垃圾围镇,堆积如山的垃圾,正与水资源稀缺、能源紧张等一样,成为城市未来发展的绊脚石。在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的上海世博会,如何更好地应对垃圾处理问题,成为不少展馆倾力讲述的热门话题。

以上这段文字,是今天中国新闻网一篇报道的新闻导语,这让我想到了垃圾国里的垃圾制造者。在中共国你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垃圾”,看到的还只是问题的表象,这只是感性的认识。对于事物的本质属性,要有更深刻的把握。

“垃圾围城,垃圾围镇”,不足为怪,中共国本就是一个垃圾国,苟全性命于乱世的中国百姓,有谁不是生活在垃圾场内呢?中共国在“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治下,不折不扣成了垃圾场,不但荼毒着国人,也污染着全球。

“伟光正”就是垃圾国里的垃圾制造者。江山是中共抢来的,就“理所当然”成中共的了,就自说自话“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这根本就是强盗逻辑,其认识停留在“成王败寇”的垃圾意识之上,与现代政治文明格格不入。

有了“必须始终坚持党的领导”这种垃圾意识,也就有了中共在野时所说的“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也有了中共篡权后种种的无德无能,中共国在世界之林已俨然成了垃圾国。

中共国自吹自擂61年,也还是一“发展中国家”。无德无能的中共当局一边变相掠夺民财,一边以杀鸡取卵的“改革”模式,靠廉价的劳动力向别国大量输出粗制滥造的垃圾产品……垃圾场上总算吹起了“大国崛起”的肥皂泡。

“崛起”的中共国,反而成了一个“活不好”、“死不起”的非人间,绝大多数的中国百姓,就像一个个垃圾袋那样,被中共当局无情抛进了垃圾桶。为了拥有最基本的生存要件,国人宛若苦命的工蜂,在为苟活而扑腾而挣扎。

我们的孩子,有着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抗污染基因,在毒牛奶、毒奶粉等等垃圾食品里度过了婴儿期,在捧读垃圾课本中走过童年或少年,但终于经不起垃圾场上教学楼的一再坍塌,经不起惨绝人寰的血腥杀戮,在一个个地夭折。

我们在这个绝无仅有的垃圾场上含泪讨生活,为了保卫或建设“共和国”,奉献了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我们从牙缝中挤出钱来,不断给中共国纳税……可当我们的财产被掠夺、亲人遭杀戮时,上上下下竟然会是蛇鼠一窝。

我们每天翻开报纸,或打开国内的“权威”新闻网站,涌入眼帘的多是谎言,在种种的垃圾新闻中,我们难于看到这个垃圾场真实的全貌。互联网时代来临了,垃圾场上筑起了“伟大的墙”,五毛党们手忙脚乱在网上倾倒垃圾。

……

垃圾国里的的垃圾制造者们,在种种垃圾意识的驱使下,在百孔千疮和百弊丛生面前,没有能力也没有信心改变这么一个垃圾场,他们所能做和所擅长做的事情,无非是哪里已经恶臭薰天了,便找块“和谐”的花布将其捂起来。

中共国成了垃圾国,愿与这个垃圾国热乎的国家在明显减少。在这次的世博会上,除了一度交恶的法国之外,“中国高层”竟然只能和朝鲜、柬埔寨等20个小国开展“一系列密集的‘世博外交’”,独裁的中共落寞到这步田地。

那些头发梳得溜光的权贵,虽然还行走在这个垃圾场里,但也仅只是将其当作淘金的场所,他们的子女不少被安排到了国外;明星们纷纷拥有了别国的国籍……越来越多的人逃离了这个垃圾场,在民主国家享受真实的鸟语花香。

而被垃圾党长期劫持的我们,还得在这样的垃圾场中继续挣扎,为了祖国不再成为垃圾国,为了子孙后代有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在进行力所能及的抗争。我无疑也是爱国的,但我知道,我爱的不会是这样的中共国,或是垃圾国。

我曾为之奋斗过的那政党,早沦落成了一个垃圾党,它也被我抛进了垃圾桶多年。“垃圾围城,垃圾围镇”,不是问题,中国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垃圾党的问题。“如何更好地应对垃圾处理问题”,近年已成了海内外的热门话题。

写于2010年5月16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01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天下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