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流氓党治下一地鸡毛

无德无能的中国共产党公然变身成了流氓党,治下一地鸡毛。法新社昨天报道说,佛山南海区一名妇女日前被砍伤后因伤势过重医治无效死亡。南海区一名20岁的谢姓男子在上星期天手持菜刀砍伤6名年轻女子,其后坠楼身亡。

这是什么世道啊。每天拿着大喇叭说自己“伟大、光荣、正确”的那个混帐东西,竟将中国逼进了这般境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类似血案不断发生。章文先生在《九常委应集体谢罪》中,罗列了这样一串血淋淋的数字——

“3月23日清晨,福建南平市男子郑民生,在南平实验小学门口杀死8名、重伤5名小学生。

4月12日16时30分左右,广西合浦县西镇小学门前约400米处发生凶杀事件,2名死者中一名为8岁小学生,另一名为老年女性。5名伤者包括:两名小学生、一名未入学小孩和一对中年夫妇。

4月28日下午15时,广东湛江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学发生行凶事件,一男子持刀砍伤15名学生和一名为保护学生而与歹徒搏斗的老师。

4月29日上午9时40分,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恶性伤人事件,一名男子持刀冲入幼儿园,砍伤32人,包括29名幼儿、2名教师、1名保安。官方的消息称,其中5人伤势较重,危重2人,但并无人员死亡。

4月30日7点40分,山东潍坊一男子骑摩托车携带铁锤、汽油,强行闯入尚庄小学,用铁锤打伤5名学前班学生,然后点燃汽油自焚。王永来被当场烧死,5名受伤学生目前无生命危险。

5月12日上午8时左右,陕西省南郑县林场村一幼儿园发生一起砍伤儿童事件,已造成7人死亡,20多人受伤。”

这串血淋淋的数字,足以让每一个稍有知觉的中国人感到窒息。校园血案频发,中共当局首先想到的是大量占用警察资源,往痛处姑且贴块膏药,可“校园安全上升到国家高度”的大戏才开唱几天,佛山南海又发生了这样的事。

流氓党治下一地鸡毛,人人自危的时代已来临。不要以为大祸未降临到你头上,你就还是安全的,危险就在你身边。我在南海定居多年,南平与我现在的居住地是隔壁地区,杀害我孩子的狂徒在党国公然包庇下迄今逍遥法外……

你无法想像这类“无厘头”的血案会在民主国家不断发生。正因为中共劫持国家、军警和人民,并且公然变身成了一个流氓党,肆无忌惮摧毁着中国社会的公平正义、法治精神、道德传承,中国社会才会有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以血腥手段和政治诈骗抢得江山蒙得江山的中共,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假仁假义至今,流氓本性已暴露无遗:“公有”和“国有”的背后是党有,法治体系形同虚设,舆论监督几近于无,掠夺民财剥肤及髓,践踏民权穷凶极恶……

在这种流氓党治下,中国社会怎能不是一地鸡毛?深圳女访民赵国莉的血泪历程很能说明问题:赵国莉寄望法律,法律不能给她公道;赵国莉寄望信访,上访使她雪上加霜;赵国莉寄望“梦中情人胡锦涛”,胡锦涛形同僵尸……

掠夺成性的中共当局把百姓普遍逼入生存绝境,以人为方式给国人造成生存高压。当国人负屈衔冤时,又上上下下蛇鼠一窝,层层腐烂层层包庇。一个个被逼入了人生死角的国人,在这样的一地鸡毛中,又如何能一一保有理性?

把仇恨的砍刀挥向无辜妇孺的血案在如此频密地发生,这里面无疑挥洒着肇事者的绝望和疯狂,其间也存在着巨大的问号:是谁让他们走向了绝望和疯狂?倘使共产党不把残暴和无耻当“执政”,这个国家会落到今天这田地吗?

中国共产党公然变身成为流氓党,这个变身的过程,暴露的正是该党首先就已陷入绝望和疯狂。一度拿手的欺骗在互联网时代不灵了,对国人已是骗不下去了,“维稳”也已疲态尽显,于是连伪装都不要了,干脆就破罐子破摔。

有绝望和疯狂的流氓党像横行海中的乌贼般,把触须伸向全国,也就有了绝望和疯狂的国民在毁灭自己的同时,也毁灭他人,把个人的苦痛扩大到了全社会,给世间留下罪恶的同时也留下功德,教会世人更真切看清中国的苦难。

一个来之不易的政党把中国一度杀得血雨腥风、血流成河,苦心经营几十年,结果变身成了一个流氓党,把中国“治理”得这般一地鸡毛,赖在台上何益?胡锦涛若无力改良中共,那么你还能在全党面前说两个字,那就是——

解散!

写于2010年5月1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0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