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凶狂甚于日寇的“卖地政府”

中国百姓的私有物权哪怕是在日寇侵华的时候,也多得到起码的尊重,不然不会有许许多多的中国古建筑,在战争年月完好如初地保留了下来。即便是鬼子进村了,一把火把百姓的房子给烧了吧,土地还在,房子没了还能重建。

可在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治下,今之中国百姓的生存情景,比当年作了亡国奴似乎还要来得更凄惨,中共治下的所谓“人民政府”纷纷沦为“卖地政府”,它不但能强拆了百姓的房子,还能强卖百姓的土地。

《京华时报》报称,河北邯郸广平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去年财政收入仅1.3亿元。今年,县里计划年内完成20多亿元的市政工程建设,并用10天完成33万多平方的拆迁任务,使1000多户群众的房屋被拆,土地被征用。

而这些拆迁都是在没签订补偿协议、没对群众进行妥善安置情况下进行的,是违法拆迁。居民哀叹说:“辛辛苦苦一辈子就攒了这两间房,都没了”。被拆迁户临时搭建的窝棚也面临被拆,李运得哭着问:“有人管这个事吗?”

为孩子惨烈遇害校园之事,我夫妇俩先后5次赴“伟大的首都”上访,惊见各接访单位户限为穿,亲眼看到了无数访民的欲哭无泪,我们甚至也求到了温家宝的家门口……因此我知道李运得泣问“有人管这个事吗”,答案是没有。

一场公然进行的变相掠夺,不是存在一年两年,而已持续得年深岁久,掠夺成性的中共当局不但频频强拆百姓的房子,强卖百姓的土地,还在人民必经的路口设下埋伏,反复展开巧取豪夺,于是便有了中国百姓种种的生存艰难。

同时便也有了当局上上下下的蛇鼠一窝,有了大量冤民的呼天号地,有了当局对维权者和异议者的凶狂打压……中国惨不忍视的许多乱象,不过是共匪对民间展开疯狂掠夺,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掠夺在继续,乱象在丛生。

中共治下的“人民政府”是个傀儡政府,它不过是党的意志的代言人。“新中国”的政体正如袁腾飞先生所言,党在国之上,人在党之上。胡锦涛好大喜功,在大手笔的政治演出中总拼命砸钱,“不差钱”的中共其实非常差钱。

中国新闻网今年3月5日就披露说,中国财政赤字规模将首次突破万亿元,创历史新高,10500亿元人民币的赤字规模,包括了继续代发地方债2000亿元。既要在国际社会扮阔佬,又要在政治演出中烧钱,中共又怎能“不差钱”?

财政缺口大了就要想方设法去弥补,而强盗“来钱”最快和最常用的手段,无非也就是掠夺。没有高端权力的默许和纵容,也就没有“卖地政府”甚于当年日寇的凶狂,没有冤民的行号卧泣,没有中共当局上上下下的蛇鼠一窝。

这些年来,血腥强拆在大江南北不断发生,为此逼出人命的血案也不时衍生,像被强拆户唐福珍那样,在“拆房部队”的威逼之下,只能用惨烈自焚来拼死抗争的事发生了一起又一起,然而“卖地政府”却无一人受到司法追究。

“卖地政府”随便扔出几个小钱,就能找个貌似冠冕堂皇的理由,对百姓随心所欲展开掠夺,这一切都在中共和司法的默许、纵容之下进行,哪怕一再闹出了人命,也若无其事。一座座民房化为废墟,废墟中再找不出红色信仰。

年财政收入仅1.3亿元的广平县,全县仍有5万多人没有摆脱贫困,“计划年内完成20多亿元的市政工程建设”,钱从何来?只能是从卖地而来。“卖地政府”的卖地所得,不会全装入当地腰包,“伟大的首都”一直被全国供奉。

在广平县所呈现的掠夺和被掠夺惨象,只是中国多年掠夺经济的冰山一角。而各地不断出现的“卖地政府”,也不过是“伟光正”手中的一个个提线木偶。凶狂甚于日寇的“卖地政府”,只是傀儡,只是匪徒,而非真正的匪首。

党天下的所谓公有和国有,归根结蒂是党有。靠杀人、掠夺和政治诈骗起家的中共,匪性无改,这些年来更是流氓成性,它所推出的傀儡政府,在掠夺中也原形毕露,由“人民政府”公然蜕变成了凶狂甚于日寇的“卖地政府”。

写于2010年5月2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1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