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六四”与你息息相关

“六四”与党天下息息相关

21年前的今天,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大屠杀,中共当局动用几十万的军队,对呼唤民主和要求惩治腐败的学生、市民大开杀戒。这是独裁集团对本国人民所发动的一场战争,中共就此翻开了人类史上极其血腥、耻辱的一页。

“六四”的血腥气息经过21年的持续淡化,中共当局至今无人站出来,为这场注定要被诅咒千年的杀戮敲响正义的法槌。这种无耻的“冷处理”,非但无益于“伟光正”形象的修补,相反让世人更加认清了这个政党的不堪救药。

不要以为念着个“拖”字诀,就能让世人淡忘一切。真相在互联网时代会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并且将代代相传。不要以为“六四”与你马牛其风,民主与每一个中国人息息相关,“六四”与你今天的生活质素,照样有直接关联。

“六四”与党天下息息相关,“六四”的碰撞不会发生在民主国家。一党意志凌驾于国家意志和人民意志之上,并催生着社会黑暗,专制冻土上,也才会有国人对法治、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等等价值理念的不断探索。

21年前国人的民主向往遭到中共暴政的血腥镇压,“唯我独大党”经过那次的疯狂喋血,似乎进一步尝到了残暴和无耻的甜头,在方方面面表现得更加狂妄和骄横。中共为自己深掘坟坑的同时,也将国人推进了生存绝境的泥潭。

“六四”与当权者息息相关

中共暴政在21年前的今天,成批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时至今天未承担任何责任,这让当权者们挖肉补疮,误以为强权就能征服一切,从而更加肆无忌惮挥洒权力的傲慢,殊不知危险正在步步逼近,狂妄的权力没有未来。

这种权力的傲慢首先对国家正气进行着全面的荼毒,上上下下蛇鼠一窝之间,各种国家机器已近乎全线瘫痪,社会仇恨就此不断扩散,杀警察,杀妇孺,杀法官……中国已是一团乱麻。民间仇恨官府的社会情绪表现得日渐浓厚。

长此以往,就是逼出了一场暴力革命,中国再次走进血雨腥风的轮回,在世人而言也是毋需惊诧的。就是这般动荡不止,在这种防不胜防、杀和被杀的生生不息中,当权者们就会有真正的安全吗?强权在暴民面前同样是脆弱的。

压迫与被压迫,实际在一定程度上已将中国社会逼迫成了暴民社会。当社会成员通过种种的努力,发现在“正常途径”中寻求公道,只不过是反复被强权蹂躏和愚弄时,长期积蓄的怨气就或将以暴力为出口,流血故而不会停止。

你能杀别人的孩子,别人就不能杀你的孩子?别忘了在工业时代和黑市中,钢枪也好,利刃也罢,都不难仿造或是买到。只要民间有意寻仇,当权者们也一样会是防不胜防。权力的骄横在家破人亡的打击面前,一样是创巨痛深。

收起权力的傲慢,从“六四”大屠杀所衍生的强权春梦中,清醒过来,在现实中摆正自己的位置,这既是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也是对自己的家庭负责。正视“六四”,是对日益病态的国家权力进行强力矫正所该有的一个起跑点。

“六四”与老百姓息息相关

“六四”与中国的黎民百姓息息相关。21年前的今天,专制疯狂的喋血吞噬了文明、和平的诉求,暴力一时征服了国人对于民主、自由和人权热切的渴望,不受制约的公权力自此更加横行无忌,你也为此走过了21个人生的隆冬。

中共暴政批量杀害手无寸铁的孩子和市民,尚且不用受到司法追究,仍能若无其事“执政”,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性戕害着国人,活生生将中国社会演绎成新型的奴隶社会,又算得了什么?你不例外,你也是暴政奴役的对象。

这21年来大江南北一地鸡毛,中共极力拉扯出中国社会的表皮繁荣,而你也成了“GDP连年增长”的水分子,身不由己为这种表皮的繁荣而买单。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申不了冤、就业不易,就这样贯穿着你的一生。

你可以设想一下,假若21年前的今天,那场屠杀没有发生,中国自此走出独裁,国人对国事都有发言权,中国会是而今这般一团乱麻吗?你的人生会累乏、憋气至此吗?你上网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会由当局替你选择吗?……

“六四”与我也同样息息相关。倘使我没有感同身受挣扎在暴政的铁蹄之下,我也用不着为谁去代言,也不至于去触怒谁,而只会在散文和小说的走笔中自娱自乐,不会失去我唯一的孩子,也不会被国内传媒和网络封杀至今……

“六四”与发言人息息相关

“六四”21周年前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那场政治风波和所有有关的问题,早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从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所走的发展道路是符合中国国情和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

中广新闻网去年则有消息说:“有外国记者问,中国是否会为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道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说:使用(道歉)这个字并不合适。他还说,中国过去20年发展证明,中国用军事行动干预六四动乱是正确的。”

对此谬论我去年在《二十年光阴换不来一段柔肠》中,已有所批驳,在此不予重复。“六四”与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也息息相关,“六四”N年前夕,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年复一年被外界追问相关的问题,而他们的答问大同小异。

在这样的体制框架下,我能理解姜瑜、马朝旭等人的言不由衷、身不由己。他们在答记者问时说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所处的,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现实,而中国的血泪现实,在全球有目共睹。事实无疑胜于雄辩。

姜瑜、马朝旭等公门中人,对于是与非、对与错,也该会有起码的认知和判断,但扭曲的社会框架,往往容不得他们袒露心迹。需要用撒谎来“爱国”,需要为屠杀来诡辩,专制暴政对人类文明和人性的摧残,由此就可见一斑。

写于2010年6月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2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