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请温家宝进铁笼与狗同住

《京华时报》报称,河南有木姓一家8口蹬三轮车步行月余到京,两个孩子与狗同住车上的铁笼。流浪的原因是:“孩子们以前也上学,后来家里遭遇一些事情,孩子没法上学,在老家没生计,我们拿上所有家当,流浪到北京。”

台湾女作家三毛也四处流浪,但她的流浪动力是浪漫的情怀,有歌词为证:“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流浪远方……”

流浪到京的木姓一家,无疑不会有三毛这般浪漫的情怀,他们流浪的原因是“家里遭遇一些事情”,是什么事呢?是木家人不愿说,还是报道因为“纪律”或“潜规则”,做了“必要”的隐瞒?报道的五要素中少了事情的详因。

能让一家8口蹬三轮车步行月余到京,单凭了这分坚忍,“家里遭遇一些事情”,就应该不会是一般的“一些事情”。北京街头巷尾凄惨的远不止木家,在京上访期间,我亲见不少冤民露宿在雪地里。有些冤民被活活冻死在京城。

《南方都市报》曾报称,一个84岁的孤寡老人,因生活无着,居无定所,从湖南株州跑到广州火车站行窃,就为了能被抓进牢里,有个吃饭和睡觉的地方,被抓后恳求法官重判,被处一年有期徒刑,他对法官“一再表示感谢”。

类似的悲惨故事,在非人间的万般惨象中,还只是冰山一角。“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不再只是存在于古诗词中,而是不断真实呈现在血泪凝成的现实里。权贵家族富可敌国、夜夜笙歌,民间在死亡线上挣扎者大有人在。

但这并不影响“伟光正”煞有介事“执政”,也不影响国内“权威”传媒日日批量制造“莺歌燕舞”,更不会影响温家宝对其所依附的统治团队进行自我表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

木姓一家8口当然也涵盖在人民之内。隆冬冻死在京城的冤民,血汗工厂里做牛做马而后绝望到自杀的青年,为了救治家人卖房卖肾卖儿卖女的男女,为生计在花花世界中沉沦的女子……谁不是百姓的一员,谁不是人民的一部分?

这样的人民是否能感受到人之为人的幸福和尊严?记者问文前提及的木家人:“怎么把孩子和狗锁在一起?”木家人回答说:“不锁不就摔下来了嘛,笼子太小不能都进去,谁走累了才能进笼子休息。狗很乖,它不伤害孩子。”

“狗很乖,它不伤害孩子”!可人世间却有那样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东西,它不但伤害孩子,还明火执杖杀孩子。不但21年前批量杀孩子,这21年来,也将中国演绎成了一个魔兽世界,在以各种方式杀孩子,吃孩子,荼毒孩子……

温家宝在最近的出国访问中,练太极、作汉俳、打棒球……不但“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而且生活得更有雅兴,更加精致。多少人曾对温家宝寄予过厚望,但到头来他既不能给孩子们以公道,也没能保护好中国的孩子。

“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温家宝办公的中南海,非达官贵人不得入内。他居住的豪宅保卫森严,我夫妇俩也到过他家门前,竟然会连一封申诉信都递不过去。这样的总理能给予人民什么?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击败吴国。温家宝倘使真想“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就该感同身受,有崇高的体验。而毕生难忘的体验方式唾手可得,既可和冤民露宿街头巷尾,也可以和木家的孩子一块,在铁笼内与狗同住。

我乃一介文人,家破人亡后被中共当局逼迫得连续数月行乞街头,我珍视期间的体验。温家宝练太极、作汉俳、打棒球……这是与洋人同乐的体验,易泯灭心志。请温家宝为国家为人民,丰富崇高的体验,也进铁笼内与狗同住。

写于2010年6月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2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