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奴隶主们的“严打”

博讯有消息说,中国公安部6月13日部署为期7个月的严打,6月14日北京维权律师倪玉兰被警方非法骚扰、拘押,15日北京NGO活跃人士苏雨桐被警方非法抄家、拘押,同时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被从家中带走并遭暴力殴打……

自由亚洲电台也以《北京“严打”开始 端午节先对维权人士下手》为题,揭露警方半夜对刘德军进行抄家和绑架,用板凳等物品殴打他,之后又用车将其带到京郊山中丢弃,扔掉了他的手机,威胁他若回北京就会要了他的命……

原来这就是“严打”。这是典型的执法犯法,是赤色恐怖的进一步扩张和蔓延。维权人士竟成了所谓“严打”第一波暴力冲击的目标,这让我想到艾因·兰德所说的那句话:“这是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

在中国人的惯性思维中,“严打”往往等同“打黑”。执法犯法,这里面所折射出的社会黑暗,莫过于此。带有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执法犯法,给社会安全感所造成的破坏,莫过于此。这种病态“严打”的本身,首先就该严打。

党国“严打”的矛头指向的不是打击犯罪,不是有效捍卫国人的合法权益,而是“先对维权人士下手”,这也符合伪“和谐社会”的一贯做法,暴政要的就是百姓不辨菽麦不主张权利,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

这个新型的奴隶社会有了奴隶主们的嗜血成性,也就有了这般病态“严打”的开端。在这7个月的“严打”中,中国的维权人士将更加举步维艰,中国冤民将更加走投无路,杀害我孩子的凶手也还将逍遥法外……这是可以想见的。

维权律师倪玉兰以及热心于救助访民的刘德军等人首当其冲,成了“严打”对象,盖因他们受社会良知驱使,其所作所为对奴隶主奴役民众造成不同程度的阻碍,使其奴役得不能更加得心应手,就此遭到奴隶主们“严打”报复。

这种打着“严打”幌子,以暴力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群体性报复,不但是在公然向相关国际公约和国家律法宣战,而且是在公然向人类社会的良知宣战,向普世价值宣战……政坛群丑甜美表述的后面,再次默许了这样的耳光响亮。

海外同时有传媒报道说,著名艺术家艾未未表示:“事情是这样的不可思议,我们原道开车60公里去寻一个被国保在深夜中甩出去的手机,找到它静静的呆在深山道旁一片草丛深处的乱石中。要下雨了。”是啊,“要下雨了”。

面对奴隶主们的“严打”,面对令人发指的暴行,不只天公要泪如雨下,相关国际公约和国家律法也得黯然垂泪,整个人类社会都得黯然垂泪!法西斯主义的新变种在一个名叫中国的村落内肆无忌惮至此,全人类为暴政而蒙羞!

写于2010年6月17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33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