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灾害肆虐前所未见

公元2010年6月18日,也就是我写作此文的前一天,我的家乡福建泰宁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洪涝灾害。洪水导致许多商店被淹、房屋坍塌、车辆被冲走、桥梁被冲垮、山体滑波、河堤损毁、农作物绝收……居民普遍陷于惊慌之中。

这天清晨,我在睡梦中被妻子摇醒,往窗外一看,但见河中的水位上升了一米多,河对岸的不少菜地已经被洪水淹没,原本温顺的河流正在咆哮,流得喘急并混浊。不少邻居撑着雨伞走到河边,议论纷纷,密切关注着水位变化。

临近中午时分,窗外的河流浊浪排空,水位开始迅猛增高,不断有木头、板块及瓶瓶罐罐的东西,从上游急速漂流下来,河边原本挺立的竹木被洪水连根拔起,河对岸的电线杆在浊浪中不时倒下……小区内的居民为此一片惊呼。

河对岸的那片竹林里,有个山庄式样的酒家,其中的一幢板房,蓦然被冲倒,在激流中转眼就不见了……一会儿有传言说上游的水库在开闸泄洪,一会儿又有传言说上游的水库已崩溃,小区内一片慌乱,有居民开始往高处逃生。

端午节我在雨后的草地上滑倒,右腿扭伤严重,这时也只能拖着一条伤腿,和妻子一块想把母亲送到住在更高处的兄弟家里去,可这时已经出不去了,出入小区的桥面被淹,必经路段也已没入汪洋之中,整个小区成了孤岛一座。

因为有“水库爆了”之说不时传来,小区内的居民多半不敢呆在家里,有的居民带了手电、干粮和瓶装水,就近走上小区内的山坡,做好了情况不对就跑向山顶,在山上过夜的思想准备。我和妻子也把老母亲送到这些人群之中。

小区内的部分车库已被淹,有的邻居在把小车停放到更高处。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水位退了一些,居民们陆续返回家里。这时大家也惊见河对岸的那个酒家,整个儿被冲得不见了,但竹林旁那个低矮的厕所,还孤零零耸立在那。

手机信号在这天时有时无,亲友们在电话中互相问候和关心着对方。晚上有乡亲陆续来我家小坐,同我说起外面救灾和百姓自救的情况,我听了只能是一声叹息。是夜我得知,连接泰宁南北两岸最重要的南桥,已被洪水给冲垮。

在忐忑中过了一夜,今晨我往窗外一看,洪水已基本退去。但居民仍处在惊慌之中,从外面回来的人说,街上的人几乎跑光了,都跑山上去了。“水库爆了”之说再次甚嚣尘上,小区内的大部分居民,这天清晨也跟着人去楼空。

住在街旁的我二哥一家,也随大流跑上了山顶。后来大家见没有洪水再来之势,陆续背着大包、小包下山。我们把老母亲送到三哥的家里。街上到处是淤泥,许多铝合金的店门被洪水冲得扭曲变形,地下超市的门前堆着沙包……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存在的南桥,沿着河堤齐刷刷地断了,被洪水冲得连河墩都不见了。许多地方的河堤严重损毁、坍塌……有邻居告诉我,他哥新买的小车,昨天午饭前还在,午饭后就被冲跑了,有些人的摩托车也被冲走了……

泰宁是世界地质公园,同时也是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平时游客如梭,游过泰宁金湖或漂流过上青溪的男女,对湖畔石壁广阔无度,或如利剑直刺苍天,或若水兽俯饮浅滩的地质风貌难于忘怀。可今天的泰宁,灾后城区一片狼藉。

街上也有一些人和牲畜被冲走了的传闻,传闻而已,我没有亲见。中国新闻网今天有消息说,席卷南方7个省(区)的强降雨已持续了6天,致使广西、广东、江西、福建等地暴雨成灾,山洪、滑坡、泥石流和塌方等灾害频繁发生。

其中福建、广西受灾较严重。福建受灾人口106.8万人,因灾死亡16人,失踪28人,紧急转移安置15.3 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87.2千公顷, 其中绝收面积8千公顷;倒塌房屋1.2万间,损坏房屋1.9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7.8亿元。

翻过网上那面“伟大的墙”,在外网又看到当局加强网络审查和网站控制、三口之家5年遭2次强拆、河南农民到县政府求见领导被拘留、访民登塔喊冤、北京市政府出现红杉军上访、济南11名初中生学校门口遭砍等消息,无语。

天灾和人祸同谋,多年来就这样左右夹击苦难的中国和苦难的人民。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何时才能真正走出阴霾密布的雨季,何时才能为黎民百姓确实撑持起恒久的晴空,让百姓们不再流血又流泪?洪水无语,同样哽咽不止。

写于2010年6月1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3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