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对“你们”的回应



你说的:“走极端否定中共,用敌对方式对中共,恐不是民主潮流方式。”

廖祖笙:中共的老虎屁股就摸不得?踩了中共的痛脚,在语言层面批评了中共,就是“走极端否定中共,用敌对方式对中共”?人和人之间,个人和群体之间,都只会是相互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自古皆然。一个群体长期肆无忌惮祸害百姓、迫害良善,竟还一厢情愿要百姓仍把这个群体当神供,去赞美它,拥抱它,或是不去指责它,这也“恐不是民主潮流方式”。民主的要义,应该不是要人们唯唯喏喏臣服于暴政或是人权恶棍,甘于被压迫、被奴役、被掠夺甚至是被杀戮。民主的要义,当也不会是不让人说话,或害怕人说话。

你说的:“中共党章追求是不错的,只是坏人当道把一个追求民主的党蜕化为一个专制法西斯党。中共坏人,只是一小撮核心利益集团,广大党员,也是受害者。积极的方式或许是用民主普世的趋势影响中共的良心和广大党员,让他们造当权独裁者的反,让中共回到民主道路上来。若把中共往死路上推,大家血战一场,恐不是中国人的福。”

廖祖笙:纳粹党的党章追求也是不错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中共党章表述得更加富有人性。纳粹党的坏人当时也只是“一小撮”,“广大党员,也是受害者”。真不该有二战,因为“积极的方式或许是用民主普世的趋势影响纳粹的良心和广大党员,让他们造当权独裁者的反,让纳粹回到民主道路上来”。中国百姓是温和的,同时也是窝囊的,以各种方式“影响”了法西斯新变种61年,可惜还是没有让其“回到民主道路上来”。谁在把谁往死路上推呢?谁恃强凌弱,更有“血战一场”的资本呢?说了“一个追求民主的党蜕化为一个专制法西斯党”的不是,就是“走极端否定中共,用敌对方式对中共”,也“恐不是中国人的福”。

你说的:所以本人对轮子及类似轮子的语言不敢恭维。

廖祖笙:“轮子”是个筐?啥都能往里装?有了这套路和思维,也难怪一个信仰群体日见壮大。什么叫为丛驱雀、为渊驱鱼?这就是!看见出现了反对的声音,就弄些人站在群体歧视的“高坡”上,使劲将其往“轮子”筐里推,动辄扣上“轮子及类似轮子的语言”的大帽子,或以“泛轮”诬称,我也同样“不敢恭维”。



我的谷歌博客上有我孩子遇害后,我写下的所有文字。在该博客被删除的当天,有人在论坛内“建议发个廖梦君遇害专帖,以共同、继续关注”,令我感到 “建议”得“特别及时”。你给出的链接我看了,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廖梦君是“自杀”是他杀,只需把相关现场照片和尸检照片给出,世人即一目了然,但这些照片、尸检报告和相关卷宗等等,一概成“国家机密”了!

我的新浪博客被封删前浏览量也有150多万,当时的关注者不算少。天安门大屠杀,则举世关注了21年。对于一个穷凶极恶的群体,对于一个不要脸的群体,网友们大抵“关注”不出什么。当年在国内某论坛,我已见识了五毛们的搭台子唱戏,我没有太多的心情和工夫去应付这种搭台子唱戏。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的,在告慰我孩子的亡魂之前,在我能真正重新展开生活之前,我仍然只会做我该做的和能做的。不要幻想用某些卑劣的方式能让我屈服,我这人生来就服软不服硬。这也算我对“你们”的一种回应。

写于2010年6月28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4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