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廖祖笙:两则论坛回复



我一向反对把中国拖进血雨腥风的轮回。即使是在遭遇了这样的人生大痛之后,我也还是在以说理的方式寻求公道,并关注着国家的命运和同胞的艰辛,这本身就是一种保持克制的表现。我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对中共恨铁不成钢。

我也曾是中共的一员,自然知道“广大党员,也是受害者”。在我宣布与该党决裂前,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我所说的“黑帮”,指的是一个组织的存在形式和运作形式,而不是要指摘全体中共党员。这本不该存在误读的。

文字是思想的表现形式也是感情的一种产物。我昨天在文章中说“血和泪写成的现实,终于令我认清了中共其实连黑帮都不如!”虽说得激愤,却表达的是真情实感。我想我当年就是加入了黑帮,黑帮也不会让我这般欲哭无泪。

任何组织和个人哪怕是过去千错万错,也不该是一错再错。我只是一介文人,我深知文字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实改变不了什么。但只要写作还是我的生存形式,我就不会因为人家手里有无耻的盾牌,就自我放弃表达我的不认同。



昨天我的回帖确实有些仓促,如果因此会误伤了你,我真诚地向你表示歉意。

“回到你孩子的具体案件中来才是正道”则不敢苟同。待到某一天,你也万一(我是说“万一”,并且是假设语句)遭遇了公权能全面操纵某件事时,你大抵就不会再说这类想当然的话了。就连我当时请的律师以及我家乡的官方,也都看不了一眼那些“国家机密”,我告到两级法院不受理,多次告到“伟大的首都”,有司也是劝我夫妇俩去拿钱,我能怎么“回到”你说的那个“正道”?想想吧,如果你说的“正道”在今之中国存在的话,那么全国几千万计的冤民又何来?

这事目前情况下难有真正的结果,这是你我都应该能想到的。我一家的苦难,还只是人民苦难的冰山一角。我只是一介文人,当有人要把一介文人化为一个冤民,要我就此空耗余生时,我有权选择不空耗余生。记录一段历史的黑暗,说出我的观感,是我的社会身份的职责所在,也是目前我所能走的“正道”。这里面有许多人生的无奈,许多时候连我自己也觉得倦了,而这种无奈,是有人强加给我的。我只是在被动地行走,走得自己也觉得辛苦。大家何年何月能走到天亮,这在谁也不知道,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拒绝前行。

写于2010年6月29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445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