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博讯:维权村长死亡真相——特警杀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2月31日)

2010年12月25日发生在浙江温州乐清的老村长钱云会被工程车轧死一事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据当地多名目击者称钱云会是被几个人强行塞入车下轧死的,而警方则称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

《南方日报》29日的报道称李海燕恰好经过事发的寨桥村村口……被掐住脖子后,钱云会有点昏迷。她曾上前好心劝阻,却被人一把推开,她只好怯怯地缓步离去。但当她回望之际,“一辆停在五六米远的卡车慢慢地开过来,三个人推着他背过去的双手,将脖子推向车轮下”。

中央台记者的视频显示采访目击证人钱成宇时说:“雨天,道路泥泞。道路16米宽,你在路的右边走,你看见路的左边,也就是距你四五米远有一辆大卡车。卡车走了六七十公分……你走到离车屁股一米左右,有四个人从车的左边走出来(事后可以推断,此时村长应已死亡……”

《春城日报》29日报道说:“村民钱成宇对他们说,他看到了现场,4个穿黑色制服的人员按住钱云会,然后让工程车开过来,将钱压在车下……钱成宇说,这些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上面有“特警”字样。”

《新京报》30日的报道称据“警方介绍,12月25日9时45分,安徽人费良玉无证驾驶工程车途经虹南大道蒲岐镇寨桥村段时,遇钱云会撑伞从道路右侧往左横穿,工程车紧急刹车避让未及。”

究竟是目击者李海燕和钱成宇撒谎呢,还是警方在捏造事实?细心的网友根据现场的两张照片做出了判断。

目击证人和警方的说法有个很大的不同是警方称肇事车辆是“途径”事发地点,而两名目击者都说轧死钱云会的工程车是早就停在事发地点的。

根据多方报道,事发当时天下着小雨,所以老村长钱云会打着一把伞出门,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事发当时的道路应该是潮湿的,除非当时上方有遮盖物,多张照片也显示出当时道路的泥泞,但从警方公布的事发现场的几张照片来看,肇事的工程车辆下方有一部分的道路竟然是干的,而据警方公布的信息来看,当日上午9:45肇事车辆将钱云会轧死,9:53警方即赶到现场进行取证,显然车下的道路不会在这几分钟之内变干。

车下的道路一部分是干的与警方宣布的所谓工程车是“途经”事发地点的说法不符,但与目击者李海燕和钱成宇的话可以印证,李海燕说的是卡车从“五六米”远的地方开来把钱云会轧死,而钱成宇说的则是“四五米远”,两个人的说法与照片显示的信息基本吻合。

不会撒谎的照片说明警方在造假,而目击者李海燕和钱成宇的话是真实可信的。浙江乐清钱云会的死亡真相就是:特警杀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天理:维权村长之死——恶毒的谋杀,杀一儆百的震撼!

【阿波罗新闻网2010-12-30讯】

首先这谋杀开始时,已经设计好以后的效果!若是一般的车祸,达不到预期的目的。因为,万事都有可能,意外时时会发生,如果说钱云会被车撞死,那都是意外。

现在,将钱云会压在车轮下惨不忍睹,媒体将现场大肆渲染,当地民众恐惧心剧增,说敢再说些什么?这就是要杀钱云会所要达到的效果,现在成功了。

大家应该明白,任何发生的车祸,撞人后,第一,先看一看被撞者死了没有,没有死去的,再来回碾压几次将人碾死,这样就可一次过赔偿。第二,逃之夭夭。所以,一般情况下,那些不逃之夭夭的肇事司机会将车退后,打电话求救,让医院将尸体拉走。

可是,钱云会事件的车祸现场的却是,让车轮压着钱云会的尸体向全村的村民示威!也就是说,跟谁谁谁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看你们这些刁民日后敢不敢站出来作对!这个钱云会就是你们的榜样!这就是钱云会车祸事件公关之最后的必杀技。

乐清钱云会被杀事件,他不是死在几个人手里,不是死于工程车的碾压,其深层背景是7亿元怎么分配的,3800万给村民每人一万只是这笔钱的20分之1,剩下的6亿多跑哪些人手里,才会导致如此惨烈的“车祸”?要调查钱云会被杀引发的连锁效应,这才重中之重!

2010-12-29天理于佛山


钱云会谋杀案渊沉,中共恐怖组织暴露

(来源:博讯人民思想家文集)

原题:乐清惨案,比谋杀更恐怖的真相

作者:夏小强

2010年12月25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重型工程车压断脖颈,身首异处悲惨而亡。当地村民表示看到“村主任是被4个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下压死”。6年来钱云会为征地事情不断上访,先后3次被投入看守所。事发后,钱云会尸体被大批警察抢走,村民被抓被打被监控。惨剧在中国各大主要门户网站及论坛引起强烈反弹。

12月27日,乐清市共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肇事司机费良玉已被拘捕。但是,惨剧在全国引起的社会关注和震动反弹超乎中共的预料。大陆媒体纷纷发文要求共府彻查真相,同时由由维权人士及律师自发成立的关注团,将于日内启程,前往当地调查真相,并向死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

钱云会之死的新闻也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关注。《纽约时报》在对此作的报导中说:53岁的钱云会任村长期间,带领村民就发电厂涉嫌违规征地,争取土地拆迁权益,连续六年上访告状,期间还被判刑两年。他被舆论称为知名“上访人士”。在36个小时内,有关钱云会惨死的网评高达两万条,还有40万网民点击了刊登这一消息的其他网站。报导援引当地村民的话说,钱云会是被一伙人按倒在地,再用运沙石的卡车将其活活轧死;还有村民对警方交通事故的说法提出一连串质疑,例如,事故现场没有刹车痕迹,出事地段路况监视摄像头出奇地发生故障,事发后司机被特警快速用车带走等等。《华尔街日报》说:钱会云之死使共府陷入 “谋杀危机”。

在强大的民意和社会舆论压力下,温州共党推翻了乐清共党8个小时前刚刚公布的调查结果,在28日凌晨召开的“‘12·25’交通肇事案专题会议” 上,温州共党要求温州市共安局直接介入钱云会案调查,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谁渎职、谁违法依法处理谁,严惩不贷。

但是仅仅一天时间,中共就对此案定性结案:29日晚温州举行钱云会案发布会后,央视新闻频道29日23时播出对温州共安局长叶寒冰专访,叶寒冰表示经过深入调查和严谨勘察,案情就侦查结果来看,可以完全排除钱云会是被蓄谋杀死的,惨祸只是交通肇事案。

且不说网友在网上提出的钱云会案中的种种疑点,但凡一个良知尚存、视力正常的公民,看到钱云会惨死的现场照片,都不会相信这是交通事故。钱云会的女儿这样向大纪元记者哭诉:“证据怎么找,这件事发生的前前后后,共府官员的所有行为,就是谋杀我爸爸的最好证据。第一个证人给抓了,带上手铐投进监狱了。又出来一个新的现场目击证人,新的目击证人他自己出来作证。昨天她在记者镜头出现了,自己被殴打,老公就被共府抓起来了,共府还要证人到他们那里去(这位证人患了癌症),全家人生命都有危险了。我们这一带全都知道真相的,有什么用?谁作证就抓谁。村民不敢出来说话,说一句话,共府就要抓人,连话都不能说了,有证人中共就给抓起来,有看到的都不敢说了。共府这样搞证据从哪里来呀。这样能破案吗?”

这样明显不过的一起谋杀案,虽然本身就是恐怖和灭绝人性的,但如果只是作为一个个案,在案发后通过正常的司法程序找到真凶,使恶人伏法,这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的结果。但是,在钱云会死后所发生的一切使人们看到,比谋杀钱云会更加恐怖和给社会及民众带来更大危害的是:制度性谋杀。

钱云会之死被媒体曝光后,乐清一级共府能做的只是动用警察抓捕知情者,控制真相的传播,但他们无法抵挡和平息舆论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高一级共府温州共府出面了,当然温州共府的出面也是出于中共高层的授意,中共在衡量了如何处理钱云会案的利益得失之后,做出了继续掩盖真相的决定,而保障中共此决定实施的是中共所掌控的公权力:警察、司法、媒体等等。

有了中共这一定性,最可能的结果就是:第一,从此,所有人对钱云会案所再做的找寻真相的努力将会困难重重,都会被当动用强制手段阻止扼杀在起始,包括由维权人士和律师组成的真相调查团的行动很可能无果而还;第二,这一决定更加纵容谋杀者欺压残害百姓,在中共统治组织的保护下,谋杀犯将更加肆无忌惮地对使其利益受阻者大开杀戒,可以预料,全国各地的此类事件还会发生,只是谋杀者为避免像钱云会案这样被媒体曝光,会更加在作案手段和技巧上下功夫。

钱云会之死案决不是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由于利益分配不公所出现的偶然的不幸事件,它所反映出的社会的深层的矛盾是民众和共府制度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表面的经济繁荣和对利益最大限度的攫取是维持中共统治“稳定”下去的唯一保证,说白了,乐清拆迁方也就是谋杀钱云会的人,他们是中共统治政策和中共攫取利益的基层保障,中共处理了他们等于是自断生路。对此认识不清的人还在网上发文说什么“如何处理乐清事件是中共挽回公信力的一个机会”、“希望由公安部直接调查此案”此类天真的话。

钱云会之死只是发生在当前中共国的数不清类似惨案的冰山一角,钱云会遇害是一场有组织的谋杀,从根本上说,对社会真相的调查实际上是民众和中共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是“你死我活”的,从某种意义上说,面对中共统治大厦倾倒前的疯狂和“死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末日心态,每一个华人只有抛弃对中共的所有天真幻想,拿出勇气和智慧,开展武装斗争,共同冲破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转于2010年12月31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63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