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  首页  尾页  目录  繁體  博客   阅读上篇  阅读下篇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大纪元2011年01月04日讯】浙江乐清钱云会之死事件引起的社会关注仍在持续中,国际媒体对此事件的报导接连不断,日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对此做了报导。数个由律师、维权人士和社会活动人士等组成的民间观察团已赴乐清展开了真相调查。与此同时,乐清警方如临大敌,成百上千的警察武警特警荷枪实弹,继续打压试图向外界透露真相的村民。警民冲突现场、警察殴打村民的视频录像已经被网友放在了网络上而广为流传。

我原本以为,在当局给钱云会事件定调之后,由于警方对乐清以及相关证据的严控,公民调查团很大程度会无功而返。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一个公民调查团在到达乐清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公开发布了一个“乐清钱云会之死是一起普通交通事故”的结论报告。

对此,网络作者李承鹏发文评论道:“前几天我说过决定不去乐清了,后来想像中的事情发生了:民间观察团按照警方规定路线、规定人选走访了一遍,在双规的情形下无意实现了配合警方的作用。双规观察团证明警方是正确的,花的时间比警方自证正确还要短,掌握的证据比警方还少,破案的动作比警方还要迅捷……就普交了。警方送客之后势必相当高兴,坚定了下一次仍要这么虚怀若谷,并在年底全国警界大会上推广怎么与知识份子开明沟通。祖国刑侦事业有救了,普交事业也有救了。但知识份子没救了。”

同时,一些有名气的知识份子也在网上对此事发表看法,以独立敢言著称的韩寒对此发表了一篇《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的博文。但是,文章一向受到追捧称赞的韩寒,这篇文章却受到网友的诟病质疑。韩寒在文章中对乐清官方的明显涉嫌违法的行为只字不提,却将网友和村民合情合理合法的作为称为“情绪化”,称网民对要求了解的真相只是“符合需要的真相”。

韩寒的最新评论很滑头,开篇觉得他一副真相在握的样子,最后读完才发现他也不知道真相,倾向性很明显,貌似公允,实则废话,是指责网民对“官方真相”的质疑精神。真相就是真相,民众需要有确定性的真相,倒是官方只提供一种真相,就是符合需要的真相。对于从来就缺乏真相甚至质疑权利受限的民众,韩寒这种批评显得过于草率。

那么,钱云会之死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在警方尸检、证人、监控录相等必须公布的第一直接证据都被当局用强制手段封杀或掩盖的情况下?何处寻真相?

其实,真相也很简单。当局所做的一切封杀和掩盖真相的行为,以及对追寻真相者的报复及杀害就是“真相”。

新疆《北疆晨报》记者孙虹杰12月18日在奎屯市一个建筑工地门外遇到袭击,被一伙人殴打,医院在12月28日正式宣布他死亡。孙虹杰现年30多岁,2004年5月起从乌鲁木齐调至奎屯,其报导主要以舆论监督和揭黑类新闻为主,今年12月升任该报奎屯专刊主任,之前是首席记者。报导还说,孙虹杰的报导涉及过拆迁纠纷。孙虹杰被谋杀,是因为作为记者对真相的调查和报导。

大陆时评作家廖祖笙,闽籍作家,定居广东多年。当过兵,经过商,上过大学,作过编辑、记者,以笔杆立过军功,有多部作品出版,并在多家报刊开设过专栏。廖祖笙原本抱着一颗知识份子的忧国忧民之心,用手中的一支笔直言论世,不过是希望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等问题,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会的作用,没想到却遭到灭顶之灾。

在廖祖笙发文痛斥教育积弊、笔锋直指广东教育系统最高官员之后,2006年7月16日,廖祖笙16岁的独生子、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906班学生廖梦君,在校园惨遭杀害。孩子尸体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惨不忍睹,被殴打致死后抛尸楼下,但官方掩盖真相,把一起血腥的谋杀说成是意外坠楼。这和今天的钱云会案是何等相似,只是几年前互联网还没有如今发达,官方成功地封锁消息而没有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

廖祖笙夫妇经历如此人间惨剧,从此开始了为死不瞑目儿子讨回公道的艰难之路,几年来,无论他们怎样地泣血哀号,得到的结果是多次的被抓捕关押及监控,廖祖笙曾经被迫乞讨为生,但最后得到的是无尽的绝望和家破人亡的结局。如今,廖祖笙刚刚被关押放回家,获得自由的交换条件是不许再写文章为儿子伸冤。(廖祖笙旁白:在京上访期间,我夫妇俩被广东官方劫持到一家宾馆,门口有人彻夜“站岗”,白天也不让出门,就是到宾馆大堂买点东西也不许,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夫妇俩那次也被关了黑监狱。去年党国警察来势汹汹包围我的住处,我迫于无奈,不得不拿出菜刀、铁棍和煤气瓶与警方僵持到深夜,后来他们撤走了。是夜我一秒也没有合眼,在家人的反复劝说下,次日我满心疲惫去接受了所谓的“传唤”,受尽凌辱,被强加了“涉嫌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枷锁,并“取保候审”至今。年前我已披露警方的这次行动,是“几条线压下来的结果”,这半年来我被迫沉默着,一者我感觉自己已处在了险境,不想在天亮前被灭口,导致我孩子的冤魂得不到救赎;二者我不能不考虑到家人的感受;三者我一直感觉到文字在这个时代的无奈和乏力,又没有“解放区”可投奔,在沦陷区挣扎的我,在这种时候也只能是忍辱负重等待天亮。钱云会之死与廖梦君惨烈遇害事件有相似之处,从方方面面的迹象来看,为的还是打造一个“震慑”的标本。钱云会之死足以在一定程度上“震慑”到整个访民群体,就如同把我廖祖笙迫害到这境地,国内要说党国不是的秉笔者,在以文字言说时,就不能不想想我父子俩的惨状,在此后的为文中多掂量掂量。在新纳粹横行的地带,钱云会之死最终多半会和廖梦君之死一样,在天亮前将不了了之。中国往后还将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杨佳,这也是不难想见的。被暴政当作提线木偶的党国警察,实质上和被压迫的人民一样可悲可叹。)

更多的像廖祖笙先生遭遇的这样人间惨剧,由于当局对真相的封杀封锁,人们还无法知道。廖祖笙的遭遇廖梦君之死的真相和钱云会之死的真相何其相似,本质相同。

当局不断地用下一个罪恶来掩盖对真相的调查和揭露,他们过去在这样干,现在在这样干,将来还会这样干。

所以,任何人对真相的追寻决不是什么“情绪化”和寻找“符合需要的真相”,找寻真相是结束罪恶和清算罪恶的必须,邪恶最害怕的就是它们干的坏事被曝光,当所有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也就是罪恶解体和恶人被清算之时。

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拿出良知和勇气去寻找真相,为弱者和被迫害者发出声音,那么罪恶将提前结束,光明就会越早到来。

转于2011年1月4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63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和相关照片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公然剥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